风中追风 作品

第四十六章 伍松求雨

    第四十六章伍松求雨

    鸟群有富余,小雯把它们带了出来。

    一路都有鬼控尸朝我们跑来,正是这些小鸟替我们争取了时间,我们才能游刃有余地一路前行。只是牺牲有些大,没多久,小鸟也快死光了,幸运的是,在小雯的战斗力耗尽之前,我们冲到了后面的花园。

    这家医院的花园好大,好像地皮不要钱似的。

    花园里只是种上花草树木修一些林荫小道,没有什么假山池塘之类的东西,估计是怕人疯起来不好控制,所以大部分都是开阔地,我一眼就看见了中央平地上的伍松。

    他居然穿上了一件道袍,在最中间的开阔地上摆了一张桌子,桌子上点了香烛。

    这是要跳大神了,我们走过去,他正在拉起一道符墙,也就是在一条绳子上挂许多的符,等一下估计要像晾衣服一样拉起来,这东西靠不靠谱的,别说是鬼控尸,刚才几只鸟就可以轻易冲破了吧。

    我让小雯和徐慧先进后面的礼堂躲着,自己过去问伍松要不要帮忙。

    他在摆摆手:“你帮不上什么忙的,作用有限,还是到后面和其他人一起吧。”

    这是在嫌弃我啊,我也忍不住水了他两句:“你这有用吗,就这几张纸,能挡得住蜂拥而来的尸体?那又不是虚的,它们把自己砸过来你这符就不管用了吧。”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低头继续忙,然后说道:“这符不是用来挡它们的。”

    不挡他们,难道现在还有闲工夫做其他事?以我对电影上道士的理解,他这莫非是要请来天兵天将?

    他又看了我一眼说:“你既然这么闲,帮我把那边的竹竿拿过来。”

    我一看果然有根长竹竿,很长很长,是一条整根的大竹子,有碗口粗。

    一整根的竹子很重,我费了好大劲扛过来给他,他就开始在竹子一端编织,把刚才串起来的符编织成大大的一面,原来不是晾衣服啊,我好奇地问他:“你这到底是做什么?”

    “求雨。”他头也不抬地加快了速度。

    好机智的伍松,他这是要求雨灭了山上的两堆火啊,很不错的想法,直接破鬼阵。

    不过那么大的火,真能下点雨就灭了?

    此时我发现了另一个奇怪的现象,刚才我们外面的跟鬼控尸折腾了这么久,它们居然没有骚扰到这里来,还让伍松慢条斯理地弄了这么久,难道它们只围攻住院楼?

    往大路上一看,似乎有人影在晃来晃去的,徘徊着就是不过来。

    “松哥,你怎么做到的,它们怎么不敢过来?”

    “这里。”

    伍松拍了拍那张桌子,一块布铺在桌子上,桌子前面挂着一块铜镜,“这镜子挡着呢,看见香炉了没有,这一炷香烧完之前,他们不敢过来。”

    我机智地说道:“你傻啊,一根烧完再点一根呗,一直点到天亮为止。”

    “那样就没用了,我们只有这一炷香时间。”伍松郁闷道,“不是什么香都有用的,我也剩这最后一根了,可惜离茅山太远,否则回去拿根长点的,一根就能烧几个小时。”

    “那你怎么不随身带跟长的,带这么短有用吗?”

    “你看我身上,有什么地方能带很长的东西吗?”

    我看着他挎着的布包,遗憾地说:“你可是茅山道士,不应该有个乾坤袋什么的吗?”

    他无奈道:“你以为这是看小说啊,我还有储物戒指吗?”

    很快,他手脚麻利地把符编完,这竖起来就是一块幡,伍松说这是求雨幡。

    期间仍然有人零零散散地退到花园里面来,我指挥他们到后面大礼堂去了,人也越来越少,大部分都已经聚集在大礼堂里,还没有来的,估计已经凶多吉少。

    伍松让我帮忙把幡给竖起来,我一边说:“看过那么多电视电影,求雨是最不靠谱的,一点依据都没有,你要说直接攻击鬼控尸可能还有点效果,道士求雨那都是骗钱的啊,还不如打电话让人帮忙往天上打干冰呢。”

    “我这骗谁的钱了?”伍松怒道,“再说,我这个手段是最有效的了,竖起来只需要两个小时,也就是一个时辰,天上必降大雨!”

    听他这么一说,我转头去看香炉,那根香就只有短短的一截了……

    “你觉得,你那根香还能烧两个小时?”

    伍松也发愁地看着香炉,叹道:“那我就在这里坚守两个小时,你到大礼堂去吧。”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