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追风 作品

第二十章 上身

    第二十章上身

    这还是老夫妻两个,相互间再怎么撕也不会闹人命啊。

    村里人都说是中邪了,他们信这个,也怕这个,妇人都躲得远远地看,既怕又好奇,虽然不敢过来,但这个时候从家里出来的人更多了,她们只是进行围观。

    近距离看管老汉的是几个男人,他们的面色也不好看。

    我那个便宜岳父现在知道水哥是有点本事的,就对我说:“要不把阿水叫过来吧,他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这就让大壮回去叫。”

    大壮很快把水哥叫来,水哥的表情也很震惊,对我们说:“这是上身了,很麻烦,人都离远一点,不要站在他身边,要不然没法对付,还会害别的人。”

    这就好像是挟持了人质,你要对付他,那被他上的那个人还活不活了?

    村民似乎也知道岳父家来了位高人,几个看管老汉的男人早就怕了,听到这话再不敢待在老汉身边,散得比鸟都快,水哥又对岳父说:“把村子里的人都叫回家,别看了,人越多越麻烦。”

    主要是怕上身,人多机会就多,上了这个上那个,神仙都拿不住。

    没我啥事,我也要走,水哥却拉住了我说:“你留下,他身边没人看住也不行。”

    “我就不能被上身了吗?”其实我也挺怕的,没人不怕,承不承认而已。

    水哥摇摇头:“你不要紧,身边已经缠着一个了,其他就会有顾忌。”

    是虱子多了不怕咬的意思,既然他说了我也不能跑,就留在那老汉身边照看,反正他现在身上绑着,也没我块头大,应该还看的住的吧。

    一些族老在屋里呢,商量着事情怎么办,老太婆挂了,老汉又这个样子。

    麻烦的是他们儿女都在外地打工,不在身边,所以商讨着让人把老夫妇的儿女叫回来,同时先收敛尸体,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一点动作没有也不好看。

    大家就忙开了,先处理老太婆的事,这时候老汉没人理。

    都很让人头疼,明天再说吧,是送医院还是请神棍再作打算。

    水哥也在想办法,这种上身的情况他自己似乎也不太拿手,主要是没实习过。

    没多久水哥应该是想出办法来了,拿着把桃木剑过来,另一只手还抓着几张黄纸符。

    一直没见过水哥真正显神通,这回可得开眼界了,看看真正的神棍办事是怎么样的。

    但我没有注意到,身边的老汉虽说身上绑了,可脚是没绑的,他嗖地一下就蹿了出去……

    “站住!”我赶紧追了上去。

    这个时候再让他跑了,回头上哪去找,虽然现在月光很亮,但村民大多都回去了,在这样的夜晚,我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要抓个人可太难了,他们还得指责我看人不牢。

    老汉跑得是没我快,可无奈他身形灵活,再说又对这里很熟悉,所以我竟没追上。

    这里可是山区,障碍物太多,又不是球场上一马平川,他都不跑直线,随便绕绕田埂,不时还钻灌木丛,没片刻就出了村,我紧紧追在后面,还好没让他脱离视线。

    后面远远的大壮和水哥也跟着追来,他们反应比我慢一点。

    那老头可真能跑啊,直接跑上了村边的山坡,追他的还都是壮小伙,一时竟谁也没能追上,这体力,要去踢球的话跑满全场没问题,看看年纪人家都多大了。

    跑着跑着就来到了山崖上,他没路跑了,转过身看我。

    我不敢马上冲过去抓人,怕不小心就把他逼下去,在哪里喘得像条狗,而老汉居然一点疲惫的意思都没有,呼吸平稳,月光下看他此刻静若处子……

    “别跑了,我们又不会害你。”我弯腰撑着自己的腿,在尝试说服。

    他又咯咯地笑了起来,那就是小姑娘的笑声,这老头不会是唱戏的吧?

    “你老婆都被你气得上吊了,你还不回去看看,一把年纪了还闹。”

    我一边说着,听到后面的脚步声,是水哥大壮他们赶来了,回头想示意他们包抄。

    这时候老汉说了一句:“爸爸。”

    这……可不能乱叫啊,颠覆人伦的,您老汉多大了,再说我和你不认识,排辈分也不能搭在一起啊,何况再怎么亲戚也没有“爸爸”这个辈分。

    等等,能这么叫我的,难道是……我疑惑地看着他:“你是,小熊?”

    山崖上响起咯咯的笑声,老汉却一转身往下跳!

    大壮他们冲上来,还有其他几个人,他们跑到山崖边看,但我完全呆在那里。

    是她,就是她!

    人是没救了,这里跳下去不可能有活口,剩下的也没我什么事,他们到山下找人,水哥也要看着他们,不让阴煞有再次上身的机会,否则死的就不止一个两个了。

    我一个人回去,也不知道怎么回的房间,一人躺在床上纠结。

    一开始小鬼的出现把我吓得半死,可渐渐地,我发现就是挺吓人而已,我也没事。

    从心理上,我察觉自己似乎有点逐渐接受了她,似乎也挺有意思的。

    可她为什么要杀人呢,这次居然对活人下手了。

    脑子混乱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水哥回来了,也上了床……

    不要误会,这叫抵足而眠,古代高士都这么做,以体现牢不可破的革命友情。

    “怎么了,你情绪不对。”水哥问我。

    我问他:“你说的鬼……阴煞,他们肯定是会害人的吗?”

    “那当然。”水哥说道,“人有元气才不会死,死了就是没了,阴煞也会没,他们之所以能存在是因为还没完全死,要维持自己存在,就需要人的元阳,这个不难理解吧?”

    居然有这种解释,小伙子挺标新立异啊,和平常说的都不一样。

    我又想起了那小鬼,终究还是不容于世界啊,哪怕我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她也会害别人。

    存在即是错误,所谓的人鬼殊途不是白说的,从平常的道理上说,百姓们讲究“入土为安”,别再折腾了,什么招魂,什么再让他活过来都是邪道,会破坏平衡影响其他人的。

    “你不对劲,肯定有事。”水哥又发现了。

    我也只好承认:“是今晚上的事,那老两口子中邪的事。”

    “是她?”水哥马上就猜到我的意思。

    没错,我还以为是自己要挂,没想到先害了人家两口人,不过这是我一个人的事吗。

    又不是我生的,也不是我愿意开始的,一切都发生在酒醉之后,是酒后误事。

    水哥踢了我一脚:“不会吧,你居然对她抱有希望,这是得多糊涂啊。”

    “我又不像你,学过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辩解道。

    “这需要学吗,是常识好不好?”水哥语重心长地说,“哪怕你从来都没读过书,是个文盲,也应该听过各种故事吧,故事里的鬼都是什么样的?最后结局有一个好的吗?”

    “那也有好坏吧,有的就挺好,比如报恩什么的……”

    “不要看那些情节,是糊弄文青的,一定要看结尾,那才是真正要说的事。”

    水哥耐心教导:“最后的结局,才是千古原来人们的共识,这是常识,必须是这样的结局才是正常的,你看各种鬼怪什么的报恩故事,最后结局绝对是分开,如果在一起,那还怎么编下去?”

    他说得好有道理,如果在一起的话,那也只有变鬼了,之后的事反正写书的人不可能知道,反正不是他们两人分开,就是他们两人和世界分开,偏离这个结局的是现代网文……

    确实,不能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