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追风 作品

第十八章 父女

    第十八章父女

    小鬼跑了,竟真的被我喝跑了!

    不管她藏着什么阴谋,但刚才那一刻我的感觉真不错,心里只想着有这么个女儿也挺好。

    我真是疯了,人鬼殊途啊,还能怎么样,我是不可能接近她的。

    正在发呆,忽然有人在我身后拍了一下,把我所有的情怀都吓跑了,回头一看竟然是水哥,他身后还有大壮和他父亲,他们竟然能进来来,看来我是把小鬼给赶走了。

    “没想到我还真的行。”我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水哥说。

    水哥看了看忙着收拾屋子的父子,对我笑道:“那肯定,我不知道她对你到底有什么图谋,但肯定不会马上动手的,所以近期你还是有能力镇住她,她也不会逼你太过。”

    我百思不得其解:“那到底是什么图谋,我身无长物,也没有天赋异禀……等等,你为什么说图谋,难道她不是我女儿吗?如果是我女儿,那找到我不是很正常吗?”

    “不好说,但如果以阴煞重现,就不能当人看待了。”水哥神情神秘地说,“你一定听过养鬼的故事吧?那些人养的都不是自己的儿女,那些养出来的小鬼,连父母都反噬,怎么可能跟人一样,我看你是不是抱着这种幻想?”

    “怎么可能。”我连忙笑着说,“我最怕这些东西了,还能有什么指望。”

    “那最好。”水哥四处看了一眼,“我肯定她现在是走了,同时我也想到了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还记得那个小芳下葬的山谷吗,那可是一块宝地,利用这里的风水,我就有把握将那小鬼解决了,今后你都不会有这个烦恼。”

    “真的,你能确定?”我怎么感觉心情不是那么高兴。

    水哥点点头,跟我说了一些风水的知识,从头到尾我没听明白,反正那里有山,山谷里有小溪,山是好山,能形成祥瑞之气,阻止阴煞形成,同时已形成的阴煞进入也能被抑制。

    所以他无法给小芳招魂,怨气早已被风水局化解了,尘归尘土归土。

    同时如果小鬼进去的话,也会被祥瑞之气镇压,直到完全被化解为止。

    他又说得好有道理,我们能来这里仿佛是天意。

    按照水哥的意思,这事得准备准备,每一个细节都得讲究,包括我们动手的日子。

    他把大壮父子俩招过来,一起商议,那父子俩听说有除掉小鬼的办法,都很感兴趣,搞得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这是对待亲戚的态度吗,怎么说也和你们也有关系,不至于这样吧?

    “找口棺材,再选个好日子,最好是阳气最盛的日子,提前一天,我们把棺材埋下。”

    水哥低声对我们说:“半埋,就在山谷中央,棺材板也别盖上,等她进入之后再合棺。”

    大壮疑惑地问:“就算是鬼,她也不能这么蠢吧,会自己乖乖进棺材?”

    一般老百姓不会有这个忌讳,什么“鬼”啊“鬼”的就随便说出来了,而且他这话说得还真是不对劲,是在说他外甥女吗?

    水哥斜眼看我:“这就需要你的努力了,只有你才能把她引进棺材。”

    “我?”

    “对,就是你,进去之后你还负责合棺,只有你能抓住她。”

    我转头看了看那父子俩,他们也都期待地看着我,老汉还说:“姑爷啊,就看你的了,咱们家不能这么闹着,祖宗牌位都烧了,不解决的话祖宗会怪罪的。”

    谁是你姑爷,还咱们家,这冥婚一旦过去,我就直接和你们没关系了吧?

    他们家也就做个面子,女儿嫁出去了,家里也了却了一桩事,哪怕今后再见我都不会认。

    现在却煽动我抓我女儿……咦,我真是疯了,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那不是活人啊!

    此刻我陷入了一种纠结的恐慌中,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水哥继续对我嘱咐:“我们去办事,你就不用帮忙了,还有千万别和我们在一起,因为你是被盯上的人,如果和我们在一起的话,我们做的事可能被察觉到。”

    “那我就天天躺着睡觉?”

    “也可以,但最好在我们忙的时候离开这个屋子,这样她也会被带出去。”

    我不高兴:“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你们赶我出去怎么住?”

    “不是,你就白天出去而已,晚上还是要回来的。”水哥解释道,“白天你把她带出去,我们就能专心安排了,去爬个山游个泳什么的,注意安全,不过你别担心,身上有我给你的木葫芦呢,多少管点用。”

    管毛用啊,刚才我都摸到小鬼了。

    最后事情确定下来,各自回房休息,准备明天开始。

    不敢一个人住,就因为这事情,大壮和他爹一起睡,我和水哥一起睡……可想而知,两个命里缺水的睡在一起,干旱得跟沙漠似的。

    一夜过去,再没发生什么事,大清早起来我们就开始各自分工。

    水哥去看地形,大壮父子去准备棺材,而我,开始了游手好闲。

    日子定在几天以后,水哥认为那是个好日子,阳气足,虽然没有端午那么合适,但结合这里的风水地形也足够了,我不懂那些,由他们去整,自己一个人出了村子。

    好在这里风景不错,我也没有太无聊,所谓风景,也就是自己觉得好的地方。

    比如这里,我觉得是好风景,但在这里的很多人看来却不是,在他们眼里这是穷山恶水,荒山野岭,远没有繁华的大城市好看,所以风景也是一种很唯心,很个性化的东西。

    当然我也没有什么玩性,心里装着事,心情不适合游玩,经过一条小溪的时候就赖着不走了,坐在大石头上,用清凉的小溪洗脚。

    忽然我心中一动,想起水哥说过的,她会跟着我一起出来。

    于是大声喊道:“出来,我看见你了。”

    下一刻,小鬼果然出现了,然而她却是从我脚下的溪水里冒出来的……

    小手抱住我的脚,凉丝丝的,这个时候反而觉得很舒服,头发被溪水弄湿了,两只眼睛如同黑珍珠一样盯着我,有种怯怯的感觉,我怎么觉得她没那么恐怖了?

    我勾起嘴角,对她露出微笑,然后她也笑了,又不是僵尸,当然会笑。

    心里被揪了一下,我忽然说道:“你什么时候学会走路的,什么时候学会说话?我竟然都没能看见……”

    她顺着我的脚爬了上来,然后坐在我旁边,身上的水一下就干了。

    仔细看看,还是个相当漂亮的小女孩,她脑袋和眼睛一直冲着我,眼睛眨都不眨。

    “不许把眼珠子掉出来!”我警告她。

    她咯咯地笑,我也跟着笑,天啊,我连女人都没碰过的人,居然有了当父亲的感觉……那个,碰过没感觉的不算。

    总是这样很尴尬,我叫她:“小熊?”

    “大熊。”她居然也叫我。

    “……”

    我拿过她的手,好小,好冰凉,按在我两手之间搓了一下,想让她温暖一点。

    可是我又犹豫,这样会不会对她不好?毕竟是两个世界的人,我这个世界的东西对她不利,她那边的东西也对我不利吧?转头看看她,却诧异地发现她脸上仿佛有了一丝红晕。

    不好,这肯定是发烧了,就好像我着凉会感冒一样,她不合适这个。

    赶紧放开她的手,她却不甘心地抓了过来,扯住了我的衣袖。

    怪了,我为什么一心要除掉她呢,这么一对父女坐在溪边的画面也挺好的。

    “小熊,还记得你妈妈是谁吗?”

    “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