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追风 作品

第十七章 父亲之威

    第十七章父亲之威

    我们看着大壮都愣住了,哪怕是老汉着急灭火,都呆在那里。

    “怎么回事,你不是出门喊人了吗,怎么从里面出来?”我感觉好神奇,刚才跟我们一起出屋子的那个是谁?

    大壮也惊讶道:“是啊,我刚才是出门喊人的,怎么一出去就到了这里?”

    这话好混乱,老汉也回过神:“那别管了,我们先救火!”

    大壮也过去拿起水桶,打水救火,我首先拎着一桶水冲进去,看见神龛那边烧得正旺,红双喜早没了,损失肯定不小。也罢,老汉就看重祖宗牌位,我先把这个保住吧,一桶水就冲了过去。

    水灭了神龛上的火,但周围火势依然很大,很快又烧了过来。

    神龛里的东西都烧焦了,我觉得保住什么牌位的可能性不大,尽人事听天命吧。

    回头一看,我竟没有看见其他人,这是我家还是他们家,这么久都不进来救火吗?

    赶紧冲出去看看怎么回事,正好看见那三人从大门外冲进来,我纳闷:“你们怎么回事,这是救火啊,你们还有空跑出去一趟?”

    大壮是慌了神,焦急地摇头道:“不是,我们就是进了屋门,不知道为什么,然后就从大门口进来了,三个人都这样。”

    “看来,我们是被困在这院子里,出不去大门,也进不去屋子了。”水哥沉着脸说。

    “那你们再试试。”我建议道。

    反正现在正救火呢,没空管别的,要真是这样我也帮不上忙,等火灭了再说吧,如果不灭火,火势燃烧起来恐怕连院子都保不住,院子里的引火物太多了。

    于是我提着水一桶桶往屋里跑,他们也跟着跑,但进入堂屋的门之后,下一刻他们就会出现在大门外,正往院子里跑,感觉好奇怪,为什么只有我一个是正常的?

    终于我把火灭了,他们拿的还是手上那桶水。

    其实不是我灭的火,该烧的基本已经烧完,我也没保住什么,奇怪,这样的火势周围的邻居竟也没发现,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什么人来过问一下。

    好好的婚事也泡汤,我们都坐在院子里,他们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神龛保住了吗?”老汉带着点期望看我。

    我遗憾地摇头,光我一个人哪里够,能把火势止住已经是我最大能力了。

    老汉顿时双目闪烁泪光,他痛苦了一阵之后又问我:“就是刚才那闺女?”

    说的就是刚才出现的小鬼吧,大家都看到了,我点点头:“怎么样,是不是挺可爱?”

    光缠我不行,得让她多缠几个人,我就轻松了。

    “可爱什么啊!”老汉捶大腿,“能惹上这种东西,你身上也不干净,既然是你闺女,那你也不管管?”

    这我怎么管啊,不是一个世界的,再说那是你外孙女,能说“不干净的东西”吗?

    我看向水哥:“你本事大,再想不出能对付她的办法,咱们就被玩死了。”

    “这个……还得让我想想,但是我们眼下还处于困境。”水哥愁眉苦脸,“现在就连我也着了道,可见她的能力有多么强大,你们想想今晚怎么过吧。”

    我们面面相觑,这能有什么办法,一辈子没见过啊,要有办法也不至于刚才闹成这样了。

    “水哥,咱们这些人里,也只有你知道点事,你一定有什么想法的对不对?”

    我试探问了一句,他忽然点头:“想法是有,就是不知道灵不灵。”

    老汉听着都急了:“事到如今,什么办法也得试试啊,这样坐着总感觉是等死。”

    水哥就伸出手,指着我说:“只有你去解决,才有希望成功。”

    “怎么会是我?”我惊道,“我什么也没学过啊,最先遇到麻烦的是我,我要是有办法还找你干什么,让我去,不是让我送死吗,她的目的就是缠着我。”

    “不,你是她爸爸,有可能哄走的也只有你。”

    水哥肯定地说:“起码能让她暂时别闹,想想,她缠着你,对你做出的这一切肯定有大图谋,是不会让你马上死的,如果是这样你早就没命了,因为她一直有机会。”

    想想也是啊,我好奇道:“那有什么大图谋呢?”

    “谁知道,也许是想吸你的阳气,慢慢养着你,慢慢弄死吧?”

    我去,慢慢弄死这么恶毒?水哥忽然凑到我耳朵边,声音放得很低说:“前几次你没事,这次也不会有事的,其实我就是想证实一些事,如果是真的,那我就有办法了。”

    “什么事?”我也低声问他。

    “秘密,在这里不能说。”他摇摇头,眼睛斜往旁边。

    那意思是在这里说会被听到,听到就不灵了,那我还能说什么,为了今后的幸福生活,这个险我得冒啊,而且我也觉得水哥说的有道理,这里面一定有个大阴谋。

    我又凑他耳边低声问:“那么,我该怎么做?”

    他凑过来:“你进屋里去,现在只有你能进去,一个父亲该怎么做,你就怎么做。”

    说得好抽象,我就没做过父亲,怎么知道父亲该怎么做?

    在他们的殷切期望下,我磨磨蹭蹭地进了屋,屋里一片黑烟,到处都很凌乱,酒席还在,我拿起一杯酒灌下去,没什么用,这个度数太低,喝了没有太大感觉。

    “出来,你在哪里?”我干脆大声喊。

    忽然一阵咯咯的笑声,仿佛在远处,又似乎在耳边,我转着耳朵听了很久,才往一个方向过去,那里有一面镜子,我来到镜子跟前,照出的竟不是我的影子,而是那个小鬼。

    铁青的小脸好吓人,眼睛直勾勾看着我,咯咯地笑个不停,但全身都不动。

    很诡异的感觉,一般小孩笑的时候,身体会颤动,她就像是摆出个样子然后就发声了。

    我汗毛都竖了起来,紧接着身后呼地一声响,我回头一看,一张椅子又着火了……

    不是吧,又烧?

    她还烧上瘾了,这里面的火也是我一个人好不容易才扑灭的,现在她又来!

    我板起脸:“不准笑了。”

    笑声马上停止,她还在看着我,不知道在想什么,我接着说:“你说我是你爸爸?”

    “嗯。”她对我点头。

    然后我大喝一声:“那你就赶紧把火给我灭了!”

    我感觉自己好霸气,这才是教训孩子的派头,长辈的威严啊,不容忤逆。

    然而她没有动……

    这回是真怒了,我气往上涌,冷笑着咬牙道:“我是你爸爸,难道还要我求你?”

    忽然间,身后的火突然就灭了,就剩下一阵青烟,我从镜子里看到的,看来这个身份真好使啊,她要缠着我的理由是这个,我一样可以用这个来镇住她。

    之前我真是太傻了,怕个毛,直接教育她就行。

    “你出来。”我伸手指着她说。

    她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一直看着我,然后小心翼翼地迈出了一条腿,竟从镜子里走了出来,好夸张的画面,如果不是她形象太吓人的话,这都跟童话差不多了。

    脚下的小凉鞋露出珍珠般的脚趾,一脚踏在地上,来到了我跟前。

    我又壮起胆子,伸手去摸她的头,碰到了,那小脑袋直往我手心里蹭,又开始咯咯地笑。

    不行,这不是活人,我必须坚定,心中不断告诫自己。

    “笑个屁!”我大喝一声,小鬼的笑声立刻就停了,抬头看我,有种怯怯的眼神。

    “你是不是真要我做你爸爸?”我认真地问她,她在幅度很小,频率很快地点点头。

    “那你给我滚,马上滚!”我大喝道,“别到处害人给我添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