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追风 作品

第十六章 大闹喜堂

    第十六章大闹喜堂

    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这种事情大壮居然信了。

    在他接受了这个事情之后,冷笑着看我:“该,她会把你带过去,和我妹妹一起的!”

    “哎,你怎么可以咒我!”我怒了,“当时的情况下,也不是我能控制的,我也算是个无辜受害者,如果她第二天说出来了,我哪有不认的道理,可他没说我怎么能知道?”

    大壮瞪着我喘了半天说:“先回去,把事情告诉我爹,让他来定吧。”

    他说完就往回走,我和水哥对视了一眼,也跟着他回去。

    路上我问水哥:“怎么样,能招出来帮忙吗?”

    水哥摇摇头:“给我点时间,我想想该怎么办,办法总是会有的。”

    好吧,我就在这里忍受一下岳父和大舅子的折腾,最后能把小鬼的事解决就好。

    回到了家里,大壮直接把事情跟他父亲说了,真是简单粗暴,也不知道旁敲侧击一下试探老人的神经,万一老汉听了出事怎么办,看他这样子听到这种事撑不住也是可能的。

    然而老汉出乎意料地坚强,听完之后只是呆了十分钟,烟斗都灭了还拿着。

    然后他对我说:“事情已经发生了,命也拿不回来,如果你说的这些都是真事,那你确实也没多少责任,但毕竟事情是你做的,所以也必须给我们家一个交代,给芳儿一个交代。”

    “说吧,只要做得到的。”我拍着胸脯说。

    这里留了一手,如果他要求太过,我可以说做不到,反正有各种理由。

    老汉就说:“你们都那样了,就跟我们芳儿把事情办了吧,这事儿你能不能接受?”

    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冥婚?

    接着他又补充:“她连孩子都替你怀了,为了你她也死了,难道不能成全她最后的心愿?”

    行吧,反正我一开始也存着这心思,用冥婚来破解,娶谁不是娶,反正都是鬼。

    于是我就点头:“没问题,照你们说的办。”

    “好,我们马上准备,今晚就办喜事。”老汉当即说道。

    “这个,好像不合规矩吧,哪有说办就办的道理?”水哥疑惑道,“过礼合八字什么的我就不说了,他们已经有了关系,但这日子不得选一下吗,就这么不讲究?”

    老汉连忙说:“不用,今天就是好日子,你们也忙,不能耽误功夫是不是?”

    “今天就今天。”我对水哥摆摆手,“没事的,你们不嫌仓促就好。”

    老汉这就吩咐大壮准备去了,其实也没什么准备的,挂红布摆酒席,当然这种事不会请外人,我们吃一顿就可以了。细节却有讲究,红布里面衬着白布,房间里挂起小芳的遗像。

    我看着那遗像,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当时的情况了,这个小芳当时并不受人注意。

    他们的意思是,先把事情办了,之后我们无论招魂迁坟什么的都可以,反正那时候我占着丈夫的名义,做这种事理直气壮。这对他们家也好,哪有女儿死后葬在自己娘家的,这对他们家族也不吉利。

    双方一拍即合,各自忙碌,水哥还能帮上点忙,我就戴着朵大红花什么也不干。

    抱着那张遗像我就想,今晚我就得跟这张照片入洞房了,也怪瘮人的,不过这些天来我经历太多事,这也没什么了,毕竟这个不会跳出来咬我,我还希望她能跳出来呢。

    这家里也就老汉和他儿子两个,再加上我和水哥,四人摆上酒席。

    “先拜堂,拜堂再喝酒。”

    天色暗下来,老汉急不可耐,把我带到堂前,那里贴着大红喜字,还有他们家的神龛。

    我拜之前,他父子俩先拜祖先:“祖宗在上,芳儿也算是有个着落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一个笑声,是孩子那种咯咯的笑声,好熟悉。

    “你们听到没有?”我问他们。

    水哥脸色变了,对我点点头:“应该是跟来了,没想到这么快。”

    大壮也点点头:“好像是孩子的声音,你说的是真的,我外甥女来找我们了?”

    唯有老汉摇头:“没有,我什么都没听见,是你们听错了吧?”

    “咯咯……”又传来声音。

    这回的声音很大,回荡在堂屋里,可以确定绝对不是幻听了,我们都神情骇然。

    老汉也变得惊慌失措,大壮比我们好很多,他看着四周喊:“你是我外甥女吗,我是你大舅啊,出来让舅看看。”

    “呸!”冷冷的声音传来,忽然“啪”地一声响,小芳的遗像竟然断裂成两截!

    老汉大怒,挥舞着烟斗四处敲:“孽障,这个孽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