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追风 作品

第一章 小东西

    第一章小东西

    我想我是撸太多了,每天杀死亿万生灵,这是要遭报应的。

    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在做一个梦,一个漂亮的小女孩出现在我的梦里,也就四五岁大小,穿着条白裙,头上系着白色的蝴蝶结,板着脸看我,就这么阴森森地看我。

    一开始我没当回事,可后来事态越来越严重,严重影响了我的生活。

    不仅晚上吓得我休息不好,甚至连白天都出现了幻觉,导致精神憔悴,工作都丢了。

    没办法只好找原因,我到医院检查了一番,检查结果说没事,我认为他们太不靠谱了,最后还是老中医管用,我就到门外大街上看了个老中医,结果那老头笑眯眯地对我说:“你撸太多了。”

    果然啊,人家这都能看出来,足以证明我阳虚过度。

    在老中医的帮助下,我慢慢回想起最开始是怎么一回事,恶梦是从那天晚上开始的。

    记得那天晚上我下了个新片,一时没把持住,连撸了三次……

    老中医还是有两手的,他告诉我,阳虚已经引发了病症,导致阴气入体,之后再怎么补都要经历一个过程,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哪怕我补到流鼻血,也得慢慢调养才能恢复健康。

    然后我开始慢慢熬药喝,那中药的味道简直了,但我坚持了下来。

    别说,这还挺管用的,吃药三天以后我就不做这个恶梦了,精神状态也好了起来。

    继续吃着药,我开始再找工作,以我这样的资本是不能失业太久的,再这么折腾半个月我就得喝西北风了。工作其实也不难找,如果只图养活自己的话,随时都能找到,所以我马上就找了份工作——送快递。

    其实也轻松,每天骑着辆电动车转悠去,这一带我都熟,效率也高。

    这天我送件玩具到别人家里,他当我的面拆开验货,玩具挺高档,充气进去是个美女,我就不明白,对方是个男人,老大不小了还买玩具,难道是家里有孩子?

    结果我还真见到了,他的身后站着一个小女孩,四五岁的样子,白裙,白色蝴蝶结……

    奇怪,怎么这么眼熟呢,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我就问他:“大哥,你家孩子玩这么大的芭比娃娃?”

    那大哥大怒:“我没孩子,你家孩子才玩这芭比娃娃呢,这是我自己玩的!”

    真是童心未泯啊,我很客气地和他道了歉,又问道:“这不是您的孩子,难道是亲戚朋友家的?”

    他都被我说愣了:“什么孩子,我这哪有孩子?”

    这不是孩子吗,就站在这里……我再看向那孩子的时候,忽然想起来在哪儿见过了。

    在梦里!

    做梦是很容易忘记的,很多梦起床大约几分钟就记不清了,但这个梦我记得尤其清楚,应该说是梦里的人我记得清楚,那张青灰色的脸虽然漂亮,但一看就不健康。

    那孩子忽然对我咧嘴一笑,一颗眼珠子就掉了出来!

    结果我当场吓尿,记得当时我是大喊着后退,结果绊在门槛上摔倒了。

    这一出也把那男人吓得不轻,他赶紧把我扶起来问:“你这怎么回事,碰瓷上门吗?”

    “那个孩子,孩子……”我自己都不记得当时说什么了。

    他转身看了看,回头对我说:“哪儿有什么孩子,这是租的房子,我就一个人住,你小子造谣是不是?老子找不着对象你负责吗……”

    当时他说了很多,应该是被我的动作吓坏了,但我已经听不进去,踉踉跄跄地回来。

    都不记得是怎么离开的,迷迷糊糊要回家,却发现门口蹲着一女孩。

    又是她!

    这个时候我终于明白,不是病好了,而是更加严重了,梦里的小女孩,她出来了!

    我没敢回去,废话,这时候谁都不敢回去,就我一个人住,她掐死我怎么办?

    这应该是幻觉,幻觉……但幻觉也是严重的,这证明我管不住自己了,人往往在出现幻觉的时候作出很多不经大脑的事,导致悔恨终身,所以我觉得自己现在必须旁边有人看着。

    我打了铁蛋的电话,过去和他一起住。

    铁蛋是和我一个村里出来的,发小,从小到大一直玩得很好,他除了土也没什么缺点。

    我姓熊,叫熊润杰,小名……小名就不要说了,反正不是二狗,铁蛋姓杨,叫杨枫,看姓名就知道,我命里缺水,他命里缺木,祖传的那种缺!

    不仅祖传了这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