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二千一百四十七章 最温暖的莫笙人

    谁不是一边经历一边成长?

    经历过这一次的事件,莫笙懂得了很多,也明白了很多。

    回到凤鸣,她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她的身份不再是那个无私奉献的志愿者,而是背负沉重压力的莫笙。

    总统府的工作渐渐恢复,夜西戎还未归来。

    那扇紧闭的办公室门,就像是她的心门一样,再没有阳光进来过。

    谭战知道了她在林乡的事迹,特地打电话来慰问她,还坚持要请她吃饭。

    怎么说,她也是他部下的,是他聘请的,谭战的脸上还是很有面子的。

    谭战说如果她拒绝这晚餐的话,那他就只能用表彰的形式来给予她奖励了。

    莫笙想了想,还是接受了他请吃饭的奖励,表彰这种事情,太显眼,她不喜。

    漫步云端餐厅。

    与上一次不同的是,这一次,谭战对她客气了很多,言语之中也都是对她的欣赏。

    不过因为莫笙之前在林乡的事情被记者报道了出去,有一些人认识了她,到是给她带来了一点困扰。

    就比如现在,漫步云端的餐厅发现是她,就立马热情的过来说今晚的餐点面单,就当是请莫笙用餐了。

    谭战笑了起来,“我这算不算是沾了你的光啊?看来还得再请你吃一顿饭才行。”

    “谭先生你别那么客气,我只是做了我自己该做的事情,新闻上基本上夸大其词了。”莫笙无可奈何的解释。!%^*

    “你就别谦虚了,我都在号召大家跟你学习呢。”谭战表示。

    吃到一半的时候,谭战说起了这一次KR支援事件,自然得提及楚愿。

    他说起楚愿的时候,仔细打量了莫笙的表情。

    只可惜,莫笙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情绪。

    谭战说道,“说起来,楚小姐也让我刮目相见,她一个大家千金,从来都是被楚先生捧在手里疼着宠着的,居然吃得了这样的苦,跟随志愿者下乡去支援,将KR准备的二十车物资都送达了,这国民度一下就上去了,大家对她也多了一个称号,叫做·爱心名媛。”(!&^

    这个称呼莫笙在网上看到过,所以听到的时候,只是淡淡一笑,“挺好的称呼。”

    “你也有。”谭战笑着说道,“大家都亲切的称呼你为最温暖的莫笙人。”

    吃了饭,是谭战亲自送莫笙回去的,他的表现一向绅士大度,仿佛那一次的醉酒,根本就没发生过一样。

    莫笙下车后,他突然下了车叫住了她,“莫笙。”

    莫笙回头看向谭战,他就站在那里,脸上的笑容潋了去,多了几分歉意,“上次醉酒的事情,我跟你道歉。”

    “谭先生不说,我其实都忘了。”

    她的大度让谭战有些愧疚,“其实我一直都想跟你道歉,但……可能是放不下架子吧,但是真的很抱歉,我戒酒了,以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再次跟你说抱歉。”

    “都过去了。”她总这么云淡风轻。

    谭战微微的点了点头,“希望没给你造成困扰,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

    莫笙跟他点了点头,才转身回了楼里。

    谭战就一直站在那里,看着她进了楼道门,这才上车离开。

    起身莫笙在楼道里并没有走,只是等待外面的车子离开后,她才打开电梯上楼。

    当着谭战的面她说了放下,起身多少还是有些戒备的,但看得出来,谭战对她是真心觉得愧疚。

    至少在今晚吃饭的时候,他再没碰过酒,服务员问起,他直说自己戒酒了。

    莫笙当时以为他是为了开车才不喝酒的,可没想到他居然为此而戒酒了。

    舒锦倾曾说,谭战这个人,野心很大。

    一般野心大的人,只要你不是他的致命敌人,那他就有可能是你的朋友。

    所以舒锦倾让他好好利用这一层关系的,本来上次的事情莫笙是对谭战有了防备,但也借着他对自己的这份愧疚,得到了很多帮助,至少以后有事情找他的时候,有这份愧疚在,他不会那么快拒绝。

    只可惜,在没弄清楚是敌是友前,她不会信任任何人。

    不,是不会再信任任何人。

    莫笙打开门,踢了高跟鞋,和往常一样,不开灯便往冰箱走去。

    从她回了来后,那里面已经放回了那些瓶装水,每天下班回来首先要做的,便是打开一瓶水喝完,让自己的心沉静下来,才开始一个人的世界。

    当她刚开始喝水时,耳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不是让你戒掉这习惯吗?”

    这突兀的声音,吓得莫笙一个激灵。

    同时,夜西戎打开了灯。

    莫笙看了看他,并没有将水放回去,依旧拧开盖子喝了起来。

    这举动惹得夜西戎走过去,将她的水夺走,让后把她抱在怀里说道,“莫笙,你可不可以听点话?”

    “放开我。”莫笙冷冷的说道。

    又是这态度,虽然在此之前,夜西戎已经习惯了这种态度,可在那些温存之后,再面对,他有点难以接受这样的落差。

    所以即使她挣扎,夜西戎也没有松开,还是紧紧的抱着她,“我怎么可能会放开,这辈子你都别想我放开了,知道吗?”

    “夜西戎,你到底想怎么样?”莫笙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她没有再挣扎,但也没接受,那种拒绝,是从心里散发出来的拒绝,是拒人千里之外的拒绝。

    不知道为何,夜西戎居然有些害怕这样的拒绝。

    他说道,“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想这样抱着你,不再松手,你想听什么,我都可以跟你解释,但别这样拒绝我,明白吗?”

    “我没有拒绝你。”

    这句话,是安静了很久,才从莫笙嘴里说出来的。

    夜西戎没有松开,只是咬了咬她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