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药 作品

第1832章 胆大

    医院门口一阵喧闹,远远就听到了病人家属喊医生。

    陈素商觉得这很常见,可足智多谋的司太太,脸色很不好看。

    “怎么了?”陈素商又问了句。

    顾轻舟收回了视线:“这里是私人医院,出入都是有身份的人,况且多以疗养为主。这样喧闹,怕是有什么大事情。”

    陈素商的精神也是一凛。

    她立马问:“要不要给……她转院?”

    她不知该如何称呼康晗才恰当。

    叫齐太太?这不太像话,哪有女儿如此称呼自己母亲的?

    可叫妈,她又开不了这个口——至少暂时开不了。

    “我会处理。”顾轻舟又道,“若是有什么不妥,我安排她转院。”

    陈素商道是。

    远处的动静,也让她略感奇怪。

    “姑姑,我去看看。”陈素商道。

    顾轻舟脸上的沉重一扫而空,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好,你去吧。”

    她笑起来温柔极了。

    陈素商后知后觉才发现自己叫了句什么。

    颜恺时常在她耳边说“姑姑”,她下意识觉得,顾轻舟就是个“姑姑”。

    后来,发现顾轻舟不止是颜恺的姑姑,认真算起来,也是她的姑姑。

    陈素商有点不好意思了。

    她转身去了。

    顾轻舟让自己的副官也跟过去,探明情况告诉她。

    陈素商和副官两个人往急诊室那边走过去,远远看到了一张黑脸。

    病人的脸发黑,脖子处有个溃烂口,不停的渗出黑色脓水,非常骇人且怪异。

    年轻的太太没见过这种情况,嚎哭不止。

    护士小姐简单做了个记录,就让把病人往病房里送。

    “都散开,要隔离!可能会传染。”护士小姐高声道。

    一旁围观的人,立马尖叫着远远避开,差点撞到了陈素商。

    顾轻舟的副官扶了陈素商一把。

    陈素商站定了之后,对副官道:“咱们快走,万一真是恶性传染病呢?”

    副官道是。

    他们俩没有立刻去见顾轻舟,而是在阳光下站了三十分钟。

    阳光会把身上的病毒稍微晒去一些,这是以前学校教的。

    “你觉得是什么病?”陈素商和副官闲聊。

    副官道:“没见过,总不会是鼠疫?”

    陈素商打了个寒颤。

    若是鼠疫,会造成更大的灾祸,香港众人都要遭殃了。

    她生母身体那么弱……

    “鼠疫还有吗?不是都消失了?”陈素商很紧张。

    副官让她别着急:“小姐,我是乱猜的。”

    他让陈素商等等,自己去了前面,要了一瓶稀释过的消毒水。

    他和陈素商用它撒在衣服上和手上,又略微站了站,才去见了顾轻舟。

    顾轻舟这次要镇定很多:“先别慌。你母亲暂时不适合转移,上次她去新加坡,因为不适应,病情加重。我会派人留意,有一丁点的可能,我会安排转院。”

    陈素商心中已然有了主意。

    她对顾轻舟道:“我先回趟家。”

    “路上慢点。”顾轻舟道,“不要担心,一切都有姑姑。”

    陈素商又道是。

    她下了楼,却没有离开,而是一个闪身,进了急诊区。

    她装作家属,询问那个病人的去向。

    “已经安排进病房了。”护士小姐道,然后毫无戒备,告诉了陈素商一个病房号。

    病房在二楼,比起四楼的环境,要稍微嘈杂一点。但和普通医院相比,仍是宽敞干净。

    陈素商走到了门口,听到医生还在。

    “要等结果,来确定是不是传染病。”医生对家属这样说,“不过,他正在发烧,情况还是很危急。”

    家属失声痛哭。

    医生又说:“要有心理准备。”

    “请您救救我先生。”年轻的太太泣不成声。

    医生再三保证会尽力的,只是先给家属说明情况。

    陈素商听到了这里,确定不是鼠疫。

    医院是能判断鼠疫的。

    医生和护士也惜命,不会任由鼠疫的病人这样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