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2章 花菲 赌注

    “你现在不动我,以后怕是没机会动我了。”

    岑芮脸上的笑很诡异。

    林逸感觉到了岑芮话语中的笃定,似乎岑芮并不是在和他较量。

    这种笃定让林逸心里微微的慌,不过很快他就又冷静了下来。

    他站定在岑芮面前,因为岑芮此刻已经被打得虚脱,无力的垂吊在牢房中央,使得林逸看着岑芮的角度也变成了俯视。

    “说,为什么带她回来。”林逸十分清楚,凭借岑芮的手段,他完全可以逃离。

    面前的男人隐藏得很深,他带着花菲回来却没有送回子唯,一定有着他的目的。

    岑芮轻笑着,即使仰望着林逸,也丝毫不见收敛他的张扬和放肆。

    “逸少不是已经猜到了么?”岑芮不点破,一句话却让林逸拧眉。

    “你未免太高估你自己了,花菲他到底是林家的人。”

    “林逸,我们打个赌如何?看看是你和林家对她重要,还是我岑芮对他更重要。”

    从地牢里走出来,林逸身上就一直冒着寒气,脸上的郁色也一直没有消散。明明他和岑芮之间他占了上风,明明岑芮的性命拿捏在他的手中,可他却不能真的杀了他。

    原来他也会害怕,为了花菲,他也开始有了底线。

    而且,他也想知道花菲的底线,更想了解岑芮和他之间,谁会赢。

    走到总统套房,林逸正巧撞上追着林念之离开又返回顾千蕊。!%^*

    “念之她人呢?”林逸没看到女儿,有些头痛的抬手拧眉。

    顾千蕊善解人意的笑笑,“念之被我安排去了客房,正在发脾气,我让人给她准备了爱吃的东西,一会小吃货嘴巴塞上,心情就会好了。”

    对于面前的男人,顾千蕊一直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拿捏得很好,她比其他女人更明智,也更清楚欲速则不达的道理。

    想着房间里已经瞎了瘸了的花菲,顾千蕊脸上的笑意更大,面对着林逸的态度也变得更加体贴。

    “逸少,很多事情您处理的方法都不正确,就像念之的事情,虽然她经常说想妈妈,但是她见到的相片和资料,记载的母亲是那样完美优秀,乍一看见菲小姐如今的样子,她一定会接受不了的。”(!&^

    “如今不仅孩子心里难受,念之的举动也深深的伤害了菲小姐。逸少,这一定不是你愿意看到的局面,请给孩子一点时间,别逼她与菲小姐那么快相认。”

    很少有人敢批评林逸,处在高位久了,任何人对林逸说话的态度都是恭敬而谦卑的,顾千蕊是少有的几个会以平等姿态与他交谈的人。

    林逸并不生气,顾千蕊是他特意请过来照顾教导女儿念之的老师,也是震南天家族里的侄女,他一直对其很尊重。

    “千蕊,这件事情是我考虑不周,念之那边还要你费心照顾,也要让她尽快调整,我不想她和她的母亲疏离。”

    “这点逸少可以放心,念之一直都很听话,人也很善良,她只是一时接受不了而已,她一定会接受菲小姐的。”

    对于林逸的请求,顾千蕊含笑保证,也不忘安抚林逸的担忧,“菲小姐那边还要逸少好好宽慰,也别让她介怀念之的冒犯才好。”

    “我知道我的担心很多余,听风大哥说菲小姐这几年也有照顾小朋友,她肯定比我更了解小孩子的脾气,不会计较念之的过错的。”

    林逸想到一只跟在花菲身边的岑子唯,想到花菲对那个孩子的维护,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当然,念之是她的亲生女儿。”林逸说完,转身走进了总统套房。

    直到面前的门闭合,顾千蕊脸上的笑意才渐渐淡去,眼底涌出一抹不屑,不过在眼角的余光看见从一侧房门里走出来的风肃之后,她又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