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3章 喝西北风

    “我要告诉学校,你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都已经警告你不能接近秦小亚,会把她带坏的,你这样的人还当什么学生,你父母到底是怎么教导你的。

    一个晚上被骂了两次父母,连神仙都有脾气,叶水墨冷笑:“为人师表什么都弄明白,睁眼就骂,这不是睁眼瞎是什么。”

    张老师怒瞪秦小亚,后者只好走到他身后,他对警察说:“我只是来带这个女孩的,剩下这个我不认识。”

    “喂!”秦小亚和那个混混同时叫起来。

    “你们都不能走,这个女孩子砸破了我的头,得赔钱。”

    “喂,水墨可是我朋友,她不走我也不走。”

    张老师怒瞪秦小亚,松了口气,拿出钱包,“私了吧,钱我付,多少。”

    秦小亚一把抢过钱包丢在地,怒吼:“他欺负我,摸我屁股,还想让我赔钱,想得美。”

    叶水墨看这几个人都要吵起来了,反而没办法生气,只好先去劝,“你们都冷静一下,有什么好好说。”

    “你闭嘴。”张老师作势要推开她带走秦小亚,扬起的手臂被重重扣住。

    “你敢推她。”叶淼视线重重压下,情绪已经是暴怒,“除了我,你有什么资格让她闭嘴?”

    自己捧在手心里的人居然被这么这么大声吼,当他是死的。

    张老师是人,哪里见过气场全开的商人要吃人的模样,当下没反应过来。

    秦小亚跑回叶水墨身边,一把勾住她脖子,压低声音,“这是叶淼吧,比杂志上更帅!”

    如果刚才叶淼还能控制怒气,现在脑子里理智的弦已经断了,眼里只想把这个满是杂毛的臭小子丢出去。

    他咆哮,“放开你的脏手!”

    秦小亚吓了一跳,下意识道歉,“对不起!”

    一听是女人的声音,叶淼几乎要暴走的情绪才得以控制,松开张老师的手走到叶水墨身边,下打量,声音温了几分,“没事吧。”

    “你真的是叶淼,真人比杂志更要帅气,合个影?”秦小亚是个不怕死的。

    “秦小亚,走了!”张老师抬脚往外走。

    那混混拦在前面,“这个女人打了我要怎么说,是公了还是私了。”

    一直站在叶淼旁边的男人把名片递给混混,“我是律师,关于赔偿事宜可以和我商量。”

    秦小亚不干了,“这些人太坏了,摸我屁股,不私了。”

    已经拉着叶水墨的手往外走的人忽然停住脚步,猛的回头,看样子要把那混混吃了。

    “他没对我动手,我没事。”叶水墨赶紧拉住他。

    叶淼冷哼,“佟律师,我要保持诉讼权利,拒绝私下解决。”

    佟律师是叶氏的金牌律师,平常解决的都是大案子,对付这些小案子自然是手到擒来,这些混混下场只有一个输字。

    秦小亚发现这个男人占有欲出奇的强,简直玩瘾了,不怕事大的又加了一句,“而且他们还打水墨来着。”

    叶水墨无奈的示意她不要再火浇油了,那个混混额头冷汗,虽然不认得叶淼,但隐约听过这个名字,似乎。很不好惹。

    警察局外,剩下的事不需要他们管,张老师知道这事算是这个男人帮了忙,没再说什么,让秦小亚跟他走。

    那边秦小亚和叶水墨还在说悄悄话。

    叶水墨很好,“你和张老师真的不是邻居关系吧,刚才他那样子都快把我撕了。”

    秦小亚勾着她肩膀,“真的是邻居关系,铁铁的邻居关系,我毒舌是受他影响,他嘴巴也很毒的,所以说的话你不要介意。”

    叶淼已经无法忍受那个粗俗的女人居然把手臂圈在叶水墨身上,把人拉到身边冷冷道:“不早了,回去吧。”

    “秦小亚,走了。”张老师站在路口频频看着。

    叶水墨知道这个点很难拦计程车,她自己的车架叶淼的车有两辆,当下问张老师会不会开车,可以先开一辆回去,隔天再开到学校还了可以。

    “哇塞!他会开!保时捷和宾利,开保时捷!”秦小亚已经动手去摸保时捷的车头。

    “不用了,我们拦计程车好。”张老师没好气。

    他冷叶淼更冷,本来因为是叶水墨朋友而想帮忙的心这下是彻底没了,拉着叶水墨了开来的保时捷,反正等下律师办完事会把另外一辆开走,至于这两人,既然不想让人帮忙,等着在路喝西北风去吧。

    半路,叶水墨还是不放心,叫住了一辆计程车,让他们到警察局的门口接人。

    回家,还没开口说话被拎去浴室,叶淼从她身扒下外套直接丢了,“以后别让人这么搂着你。”

    “她。是女的。”

    “女的也不行,站没站姿,坐没坐姿。”

    叶水墨不语,她知道现在可不是惹火对方的时候,刚开始和秦小亚相处的时候,她也是被对方的豪放吓了一大跳。

    洗好澡,叶水墨主动去了书房把今天晚上的事交代清楚了,末了道:“今天我没做错吧。”

    “恩。”叶淼应了一句,这事确实没做错,错的是那些混混,当然他也会让对方付出相应的代价。

    话峰一转,“我不是不让你多接触事物,酒吧也不是不能去,下次我带你去。”

    “可是你去的话不会让我自由喝酒了吧。”

    叶淼微微蹙眉,“你什么时候对酒有那么深的瘾?”他顿了顿,“那有那个头发染成红颜色的,穿衣服像男生,耳朵像饰品店的女孩子又是怎么回事。”

    他也不是不让叫人交朋友,可是到底要怎么找朋友,才能找到这种打扮得五彩斑斓的女生?

    叶水墨决定把这件事彻底绕开,她的做法是奉献自己,对于她主动投怀送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