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1931章 心疼到哭泣(4)

    “我的糖给有点好看的医生叔叔了!”

    这句话信息量有点大。

    苏简安唯一可以确认的是,“好看的医生叔叔”——指的不是宋季青就是Dennis。

    “就是带我们上来的叔叔,”相宜边吃糖边比划,“他的眼睛是蓝色的~”

    是Dennis。

    苏简安还是感到疑惑,问小姑娘:“宝贝,怎么样是‘有点好看’啊?”难道小姑娘对好看的分类是:有点好看、很好看、好看极了?

    相宜舔了舔嘴唇,认真地解释道:“那个叔叔很好看,但是我觉得爸爸更好看,所以那个叔叔是有点好看!”

    苏简安终于get到小姑娘的逻辑,拖长尾音“噢——”了一声,从包里拿出水递给两个小家伙,示意他们喝。

    另一边,念念和诺诺已经在洛小夕的带领下进了房间。

    念念先走到叶落跟前,带着几分期待问:“叶落姐姐,我妈妈还能听见我说话吗?”

    “应该还可以听见。”叶落冲着小家伙笑了笑,“刚才有什么没来得及跟妈妈说的,你现在可以全部都告诉她。”

    洛小夕戳了戳诺诺:“宝贝,你陪念念过去。”

    诺诺点点头,紧接着发现念念正在看他。

    他举起双手保证:“我不会像相宜一样突然哭的。”

    念念终于放心了,拉着诺诺一起走到许佑宁的病床边。!%^*

    旁边,洛小夕和叶落都笑了。

    心疼念念到泪奔的相宜太可爱了,念念和诺诺也太可爱了。

    “对了,相宜好点了吗?”叶落无奈地表示,“她刚才哭得太突然了,我根本反应不过来。”

    “好多了。”洛小夕说,“简安和西遇陪着她呢,不用担心。”她估计,要不了多久,小姑娘就会完全恢复,然后进来。

    一切正如洛小夕所料,念念和诺诺正跟许佑宁说着话,相宜就拉着妈妈和哥哥的手进来了。(!&^

    小姑娘看了看许佑宁,却是径直跑到叶落跟前,请求道:“叶落姐姐,我想跟佑宁阿姨说话。”

    “去吧。”叶落给了小姑娘一个笑容,“念念和诺诺都在跟佑宁阿姨说话呢。”

    相宜走过去,贴着念念坐在许佑宁的床边,双手交叠放在床沿,专注又虔诚的看着许佑宁,怎么看怎么乖巧听话。

    念念和诺诺都不说话了,看着相宜——

    相宜花了好一会儿时间组织措辞,然后郑重其事地开口:

    “佑宁阿姨,我是相宜。”

    “我刚才哭了,但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很希望很希望你可以醒过来。”

    “穆叔叔、念念,还有我们……都在等你醒过来……”

    小姑娘慢条斯理地说着,小奶音就跟她的笑容一样,稚嫩、干净、充满了人间的纯真和美好,也充满了希望。

    洛小夕看着小天使一般的小姑娘,心都要化了,把手搭到苏简安的肩膀上,说:“我想生个女儿,最好是相宜同款的女儿!”

    苏简安笑了笑:“我哥会很乐意的。”

    “嗯。”洛小夕说,“我今天晚上就跟他商量!”

    她们没有继续讨论这个话题,因为叶落就在旁边。

    一直到中午,苏简安和洛小夕才带着孩子们回家,宋季青和叶落也去找地方吃饭了。

    唯独Dennis呆在办公室里,石化了一般一动不动。

    办公的同事组队去品尝本地的特色菜了,Dennis以吃不惯为借口留了下来,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陷入沉思……

    离开许佑宁的套房后,有一些画面,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里,不管他怎么转移注意力都挥之不去。

    念念坐在许佑宁身边,小心翼翼地激动着,小声叫妈妈、跟许佑宁说话的画面——他印象最为深刻。

    那个时候,谁都看得出来,念念已经快要哭了,但最后,他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看念念那个样子,旁边的人也很想哭,只不过他们都跟念念一样忍住了。

    唯一没有忍住的,是那个可爱的小姑娘,她哭得好像昏迷不醒的是自己的妈妈。

    实际上,小姑娘是心疼念念吧?或者她也心疼许佑宁?

    为了让许佑宁醒过来,她甚至承诺以后把自己的糖果都送出去。

    Dennis原本打算辜负小姑娘的期望。

    她放在他手心里的那颗糖果,他原本是打算永远都不吃的。

    但是,在房间里目睹了一个孩子小心翼翼的激动,还有一个小姑娘心疼的眼泪之后,他的决心又一次动摇了,甚至动摇得比刚才更厉害。

    他突然不太确定K的话是不是对的——

    K说,让穆司爵陷入痛苦,他就可以得到救赎。

    K让他想象自己亲眼目睹穆司爵痛苦的样子,告诉他那样的时刻,就是他获得救赎的时刻。

    他想象了一下,发现那样的时刻,的确可以给他带来快感。

    但是,快感都是短暂的,可以让他从仇恨中解脱出来吗?

    穆司爵给他带来伤害,对他造成痛苦,他恨穆司爵入骨。

    但是,一切都不关那个孩子的事啊。

    他真的应该打那个孩子的主意吗?

    ……

    一直到同事们回来,Dennis都还站在落地窗前。

    同事给Dennis带了咖啡和三明治,递给他说:“先别想那么多了,吃点东西让自己放松一下,也让大脑休息一下。”

    所有人都以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