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657 各怀鬼胎

    姬伯梓皱眉道:“那自然是好事,莜儿未来接任族长之职,也需要有更多英才辅助她左右。”

    他的意思是夏皎回归姬家可以,但只能为辅,姬莜依然是未来的族长,当然她享受的供奉也必须是后辈子弟中最丰厚的。

    姬退谷欲言又止,夏皎的天赋潜力比姬莜强,这已经是明摆着的事实了,要让她回归姬家,真心诚意为家族效力,却又要压她一头,让她当姬莜的附庸副手,这怎么可能?!

    尤其夏皎现在已经是都亢宗少掌教的未婚妻,盛朝故的实力同样有目共睹,破天成圣几乎可以说是指日可待,夏皎与他订婚,那就是都亢宗未来的掌教神后!

    四大顶级宗门的掌教都是圣级强者,实际上挂名不管事,实权大部分在掌教神后又或者少掌教手上,然后才是长老会。

    也就是说,夏皎就算躺着什么都不干,一个都亢宗实际掌教的权柄跑不掉了,何必回来看一个样样不如自己的所谓同族姐妹的脸色?

    说到底,姬伯梓其实还是不想夏皎回归姬家,打破现有的局面,直接威胁姬莜的位置。

    姬退谷顾及姬退谷的面子,就算心里对他的话不以为然,也没有出言反对,但姬镇却没那么客气了,他指着姬伯梓冷笑道:“平日里口口声声将家族利益挂在嘴边,本座还道你真的大公无私,只为家族着想,原来也不过是盯着自家那点利益。这些年来,你在姬莜那蠢货身上投下了不少本钱吧?可惜,她就是个扶不起的废物!她若有点儿出息,现在要做的应该是沉下心思闭关苦练,以求将来能够光明正大凭实力超越夏皎,而不是跑到本座这儿来追问族里打算如何对付夏皎,想靠着家族的力量将强敌扼杀。不过也对,水冬洁那愚昧贱妇又能生出什么好女儿?”

    姬伯梓被他气得老脸发紫,就是再好的养气功夫,被个后生晚辈这般指着鼻子训斥,也要气炸了,何况姬镇还真的说中了他的痛处,对姬莜心态的点评也并非无理。

    一个遇上强敌便只想回头让家族出面的人,等同于失去了真正的强者之心,姬莜如此作为,恐怕是心魔已成,再难像往日那般在修炼途上高歌猛进了。

    姬伯梓直到此刻依然力挺姬莜,很大部分原因确实就是因为他那一系已经在姬莜身上投入太多,多到积重难返的程度。

    当年夏皎被水冬洁硬生生挖去圣石,姬雪泣血上告,姬伯梓是长老会中带头力主将错就错,把事情压下去的几个人之一。

    究其根本,是他们这些嫡系势力,打心里没把旁支的所谓亲族看在眼内,原就不希望看到旁支子弟坐大。

    在他们看来维持现状就是姬家最好的局面。

    总算姬伯梓心性坚韧远超常人,没有被姬镇气得失去理智,他死死瞪着姬镇,一字一字道:“本座便是有些私心又如何?姬家如今大局平稳,何须夏皎那野种来搅局?!一旦莜儿地位动摇,旁支势力趁机坐大,姬家又要面临内斗消耗,眼下的大好局面就要毁于一旦。族长莫非忘了自己的出身?你也是我主脉一系!”!%^*

    姬伯梓最气恨的就是这点,姬镇但凡脑子正常一点,都知道彼此同样出身主脉,最应该立场一致,共同压制那些不安分的旁支外姓,偏偏他就为了一个女子,昏了头似的一心一意扑到姬雪这么个地位低微的旁支弟子身上,姬雪死了,轮到她的女儿出现,姬镇更是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彻底不顾了,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姬镇对他的指责毫不在意,冷淡道:“当年你们鼓动圣祖强迫本座与水冬洁那贱妇联姻,说的也是这一套所谓的顾全大局,结果呢?那贱妇在我姬家搅风搅雨,偏偏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把自己的命都搭进去了。为了成全姬莜,你们死活把事情按下去,差点儿跟水家反目成仇,呵呵!罢了,今日本座前来不是跟你们翻旧帐的,你们也不必担心夏皎回归姬家会影响到姬莜的位置,族长夫人又怎么会去跟个晚辈争夺族长之位?”

    姬镇说到“族长夫人”四个字时,冰冷讥诮的神情尽去,面上露出温柔喜悦之色,犹如冰雪消融春回大地,俊美的脸庞瞬间变得生动起来,散发出无穷魅力。

    姬伯梓和姬退谷一时间有些恍惚,眼前的姬镇仿佛瞬间变回几十年前未曾与水冬洁成亲,也未曾成为族长的那个潇洒飞扬的年轻人。

    那时候的姬镇不似现在这般阴鸷冷酷,喜怒无常,虽然一样深居简出,甚少出现在人前,但三大圣灵师家族不知道有多少女子在见过他一面之后,就魂牵梦萦,对他无法忘怀。(!&^

    水冬洁何尝不是被他的仪容风采所惑,这才不顾一切非他不嫁?!

    可惜姬镇的心由始至终都在姬雪那么个出身低微的旁支弟子身上,水冬洁即使借着两家圣祖联手施压,成功得偿所愿,也没能挽回半分,最终把自己性命都搭上了,在姬镇眼中也就是个令他深恶痛绝的贱妇蠢货,连带对她生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