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六章惊人

    “唔……”凤九阁此时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我这是………在哪?”

    过一会儿清醒了之后,便想起了昨天所发生的事情,当然还知道了自己现在是在哪里,第一件事情就是现在在屋看了看自己的身下,看到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猛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吐了口气:“还好还好。”

    而现在这房间里已经没有君涵夜,连他的气息都消失不见,不过这对凤九阁这不是更好吗?一想到,从今往后就同在一个屋檐下,就觉得,如此的悲催。

    此时的凤九阁从空间里面拿出了一套白衣,毕竟现在自己身上还穿着,昨天的嫁衣,还好那个妖孽是一个正人君子,要不然如果他做那种事情的话,肯定会饶不了他。

    等换好衣服,整理好衣衫,而自己那长发及腰的青丝,拿一个丝带随意的绑起,显得如此随意却如此的不随意,还是那一身单调的白衣,拍着他那有些清秀的小脸,竟然有些美感,便走出了这房间,推开大门的时候将那阳光照在了她的眼睛,不禁眯起了眼,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睁开,今天的空气还像,以前一样的好,穿了伸懒腰,而今天,凤九阁此时的目光变得坚定起来,也要开忙了。

    不过她很快就发现了,自己所在的环境,并不是刚到,这王府时的环境,此时入目的是所有的建筑都是崭新的,不像那时的破旧,可这才像真正王府的样子。

    不过凤九阁郁闷的自己到底在哪里?

    就在迷茫的时候,随着风声的传入,听到了,舞剑的声音,而且还不是一个人,很多人。

    凤九阁听着他们练剑的声音,悄然走过,嗯看到,那些人练剑的时候,如此的惊讶,凤九阁走到那里,而这练剑的人,就有40多名,而且手法不同,练剑时的诀窍也不同,这让凤九阁大开眼界。

    而在这练剑当中的人,总有一个是教官,而这教官正是魅。

    魅可认识凤九阁,当看到凤九阁的时候,恭敬的低了下头,叫了一声让凤九阁吐血的两个字:“王妃。”

    凤九阁看着眼前身着黑衣的男子,赶紧摆摆手,解释道:“我可不是什么王妃。”

    魅:“可是您明明嫁给了主子,所以您是我们的王妃。”

    不过凤九阁也不想解释什么了,因为这好像是是事实,是公认的,就算狡辩,也狡辩不了呀。

    不过凤九阁现在看他们练剑有些手痒,魅这事好像看出来了。

    魅:“王妃,此时难道不想练手吗?顺便让大家,大开眼界。”

    只是那些练剑的人已经停止,先恭敬的都说了一声王妃,便开始四处起哄。

    “就是,您,可是我们的王妃呀,是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