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八十三章出嫁

    凤一瞪大双眼,回味许久,过后,不禁不自觉的鼓起了掌。

    凤九阁深呼了一口气,站起身来,不再弹着琴,这次可能自己是最后一次弹琴了,如果这不是最后一次弹琴的话那么,又要过好久好久了。

    凤一这时却走过来,凤九阁用余光看了一眼凤一,并没有说什么。

    凤一这时却说道:“小姐,明天难道真的要嫁给那个传说中的冷王吗?”

    凤九阁仰头看着苍穹:“当然了。”

    凤一此时的表情竟然有些迷茫:“知道了。”

    “嗯,难道这其中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好奇,为什么小姐要嫁给这个冷王?嫁给其他皇子也不错。”

    凤九阁这时却笑道,看见眼前那片樱花缓缓落下,手轻轻接住那片樱花,轻轻一嗅,而那花瓣上的香气早已没有,嗅到的只是空气而已,并没有香气:“因为那个体质比较弱,不适合修炼,也不能压制住自己,更重要的就是…………因为那个皇子要死了。”

    随着凤九阁说完这句话,凤九阁手中的樱花,也悄然坠落。

    凤一这是领悟到了其中的真意,原来这就是小姐的计谋,不过这可不是一般的人能想到这件事的,其实不是想不到,而是不敢想,因为没有一个女孩可以将自己的幸福抛之在外,让自己一个人,就在那个什么都没有的冷王府那默默默默的守寡,变成了一个寡妇。

    这时千落却对两人喊了一声:“小姐小姐,还有那个凤一,快来吃饭吧,如果不过来的话,饭就凉了,就不好吃了。”

    凤九阁向千落喊了一声:“知道了。”

    在看向旁边的凤一:“走吧。”

    凤一轻点一下头。

    时间飞快,此时已经是早上了,

    此时的凤九歌,正坐在红纱帐****绵的梳妆台前,一方葵形铜镜衬映出人儿的倒影,冠霞帔,红唇皓齿,纤腰犹如紧束的绢带,十指好似鲜嫩的葱尖。鲜红盖头,她一袭云锦勾勒血色彼岸花宛如天边流霞的嫁衣,外罩着极柔极薄的绯色鲛纱,缀着米粒儿似的南珠的喜帕遮了她绝世容华。拦腰束以流云纱腰带,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她玲珑巧致的身材。慢步行走间,有芬蘼的凤凰花瓣偷偷散进在她宽大的衣袖里,妖冶的裙摆随着微风轻轻起伏,好似涌动无边血色,又似天边燃烧的火焰,从红尘深处滚滚而来,似将燃尽这万丈繁华。

    千落看着凤九阁这时的模样有些惊呆,他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小姐穿上这假意原来可以这么美,而这嫁衣,价值不菲。

    有的是外面已经传来那喜庆的喇叭声,千落有些惋惜:“小姐,时辰到了。”

    凤九阁并没有说话,而是点点头,缓缓站起,手放在千落的手上。

    不多时凤九阁便走出这凤将军府,抬起头却看到的是一片红色,只能看下面的路,这是千落说道。

    :“小姐到地方了,上车吧。”

    凤九阁缓缓的点了点头。

    等上了车车里之后,这队伍就变,走了,而千落根在这车的旁边。

    凤九阁等坐在这车里面,之后我向自己的头盖,懵的一撕,便撕了下来,随后吐了一口浊气,怎么觉得这古代的嫁人过程好心累?

    而这已经,在街上了,听到的却不是祝福,而是嘲笑。

    “看见了吗?在这里面的人就是传说中的废柴凤九阁。”

    “这后面,什么都没有,连一个箱子都没有,竟然还好意思在这大街上。”

    “都说了呀,这个是废柴,废柴嫁给废柴,哪有那么多的事情。”

    “真是天生一对儿一对儿的傻子,废柴。”

    “也不能这么说呀,那个废柴好歹也是一个皇子。”

    凤九阁听着他们诋毁自己,却缓缓的勾起了一抹笑。

    五分钟之后……

    凤九阁打了一个哈欠,这也太无聊了……突然一个想法冒出,挥了挥衣袖玄锦便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此时的玄锦还有些懵逼,怎么回事,自己怎么到这里来了?不过看了眼前的人,一切都,一问都是释怀了。

    玄锦坐到那上面,耷拉着两条腿儿,一双水汪汪的像红宝石般的,双眼,看着眼前的凤九阁,等又看看周围,不禁皱了皱眉:“姐姐,这个好简陋,姐姐怎么能嫁给这样的人?”

    虽然自己承认自己家主人穿这套嫁衣,很好看,但是衣服也是分人的,主人不管穿什么衣服都好看。

    凤九阁却一脸无所谓的摸了摸玄锦头:“不过是嫁了一个人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玄锦这时却嘟了嘟嘴,表情有些严肃:“姐姐什么能那么说呢?什么嫁了一个人而已,什么没什么大不了了,家一个人可要跟你嫁的那个人一辈子的,不过。”

    之后又坏笑了起来:“按照姐姐的作风,只想找一个清静的地方吧,所以才嫁给了这个人,我说的没错吧?姐姐。”

    他的话语虽然有吧,但是句句都是没有吧。

    凤九阁本来还想,跟他解释一下自己为什么,要嫁给那个人,不过听到。玄锦之后的解释,忍不住看了面前的小可爱:“聪明。”并且还掐了一下玄锦有些圆的小脸。

    玄锦认面前的凤九阁人掐自己的脸,有没有像其他小孩子那样反抗。

    凤九阁这时却不禁嘟囔道一句:“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

    玄锦的身体不禁一抖:“姐姐怎么知道这句话?”

    凤九阁:“不知道,因为以前没有说过这句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想说这句话。”

    玄锦这时却一脸平淡:“好吧。”

    不过凤九阁现在自己坐的地方,用手指扣了扣,心里暗想,最近怎么知道这个,明明以前没有说过,但是为什么那么熟悉呢?还真是奇怪了,算了不想了,反正也没有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