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十四章阵法(11)

    那男子扑哧一笑:“你还能再编一个在烂点的身份吗?凤九阁可是一个…等等。”

    那男一看了看凤九阁的脸。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凤九阁挑了挑眉。

    那男子拍了拍手:“你不是凤九阁吗。”

    凤九阁轻起薄唇:“正是。”

    那男子突然想起什么了脸色一变:“你…你,你。”

    凤九阁::“我?”

    “将,将军,凤…凤九阁回来了…”说这那男子向凤将军府内跑去,连凤府的大门都没有关。

    大门都敞开着这还是自己的“家”为何不进。

    所以某女心安理得的进了凤将军府,还好心的关上了凤将军府的大门。

    却没有发现在凤将军府大门前坐在柳树上的男人,那男人单手摸着那如白玉一般精致的下巴。

    “视乎变的有趣了呢!”

    凤府花园

    有两位男子在花园里闲情雅致的走着,一个是青年男子,另一个是中年男子,一个是背这双手有这闲情雅致的走着,另一个是满脸笑容的走着,一个在前,一个在后。

    在前面走这有这的一双黑眸宛若最上好的黑曜石,深不见底,只一眼就几乎让人深醉其中,眼角却微微上扬,而显得妩媚.

    纯净的瞳孔和妖媚的眼型奇妙的融合成一种极美的风情,细长的淡眉,白皙却不苍白的皮肤,薄唇极其性感,一张坏坏的笑脸,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

    他的身高近七尺,偏瘦,穿着一袭绣绿纹的紫长袍,外罩一件亮绸面的乳白色对襟袄背子。袍脚上翻,塞进腰间的白玉腰带中,脚上穿着白鹿皮靴,方便骑马。乌黑的头发在头顶梳着整齐的发髻,套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之中,从玉冠两边垂下淡绿色丝质冠带,在下额系着一个流花结。

    “将军,三皇子。”他喘着气说道。

    那男子单手扶在被叫作将军的耳边。

    那将军脸色瞬间大变。

    他看向三黄皇子:“三殿下,本官还有要事在身,您先在这四处走走可好?”

    他看了一眼身边的下人,那下人瞬间领意。

    那下人向后退了几步,转身便离开了。

    三皇子温润如玉的笑道:“本殿下只知道,凤将军政务繁忙。请便。”

    凤将军:“那本官先告辞了。”他刚要走三皇子就来了一句话。

    三皇子:“凤将军,且慢。”

    凤将军笑道:“殿下,您要找的人不就在您身边吗。”

    三皇子有些迷茫:“本殿下…”…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有声音打断了他。

    “锦…”一阵宛若小溪流水的声音敲打这三殿下,玄墨锦的胸口。

    玄墨锦刚一回头,便有一位倾世家人投怀送抱。

    “锦怎么来凤府了?”

    那人的皮肤如剥了壳的鸡蛋的玉肌,挺翘的鼻梁,薄薄的唇辦,穿一身白色流仙裙,宛若天上的仙子,她鼓了鼓腮帮子这让玄墨锦看的心里直痒痒,恨不得现在揣摩她。

    玄墨锦反应过来的时候,勾了勾那美人挺翘的鼻梁:“本殿下不是来看宁儿来了吗!”

    逗的那人倾城一笑:“锦真好。”

    玄墨锦看向凤将军,点了点头淡淡一笑:“凤将军不是说有要事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