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帝 作品

第二十九章 坐观虎斗

    篝火燃烧,不时的发出一声树枝炸响的声音,火红的光芒照亮了周围三四丈的区域。

    而在火堆的周围则围坐着七个十七八岁的少男少女。

    他们本是一个家族排出来这苍莽森林中域进行历练和搜集灵药和妖核的,作为一个狩猎小组,此时看起来,他们之间的气氛并不是十分的和睦。

    绯红的火光映射在一个女孩子的脸上,将那张清纯,愤怒的脸蛋,完全的呈现在北涵的面前。

    不知是气的还是火光的原因,那个女孩的脸蛋透出一种不一样的红色。

    “欧阳成,你太过分了!难道你就不怕承受我爹的愤怒吗?”

    少女的脸上写满了愤怒,但是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之中更多的是一种恐惧。

    欧阳家,青冥城的四大家族之一,与北涵所在的北家和林家,马家并成为青冥城四大家族。

    据北涵的了解,这欧阳家一直以来和北家的关系还不错,北家与欧阳家,马家和林家,在这青冥城内,形成了两两联合之势,虽然是一只处于明争暗斗的状态,但是也达到了难得的平衡。

    至于,那位超然世外的城主大人,则是十分清闲的闪到一边,安逸潇洒的看四大家族之间的争斗,颇有一番坐享其成的感觉。

    但是,此刻不知什么原因,北涵眼前的这一组欧阳家的少年,竟然会闹到这种剑拔弩张的地步。

    而且看样子,那位少女已经被其他人彻底的孤立出来。

    “哼!家主大人,我真的好怕啊~但是现在,在这里即便我们杀了你,他又怎么会知道。我们在狩猎途中不小心遇到一只三阶低级妖兽,在争斗之中,欧阳表妹不慎被妖兽击中,然后带回洞穴。这样的理由可是有一大堆呢。”

    就在那个少女的正前方一个满脸阴翳的少年,正一脸玩味的看着她,从他的表情北涵就知道,这个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欧阳岚!”

    突然,那个少年的语调一下拔高了好多,并且把眉毛竖成了两道剑形,狰狞的面孔看样子想要把少女吃了一般。

    “你以为你很了不起吗?你以为在年轻一代你遥遥领先就可以无视其他人吗?多少年了,你一直紧紧的压在我的头上,掩盖住了我所有的光芒,前几天更是公然拒绝了我们之间的婚约,你以为你是谁!”

    “当年如果不是我爹的拼死护佑,你爹会当上这个家主的位置吗,当年指腹为婚的誓言,当年我爹用性命换来的你这个儿媳,就这样被你一下撕了个粉碎。你,真是好啊!”

    “哈哈哈~现在你就像一条狗一样,落在了我的手里,像一条狗一样匍匐在我的脚下,即便你求我碰你,我也不回用我的手指头碰你一下,你这个脏货!”

    “号称青冥城最强天才的欧阳岚,现在你的气势哪里去了,难道你没有发现,这个小组的人全部都是我欧阳成一脉的人吗,还是你对自己的实力已经自信到可以战胜我们六个人的地步!”

    “你这个贱货!还是太嫩了!今天我就要以你的鲜血来洗刷你所加持到我身上的侮辱,今天我就要以这个骚货的头颅来祭奠我爹的在天之灵!”

    看着那个满脸狰狞的少年,北涵陷入了深深的震惊之中,怪不得,那个女孩看起来这么的熟悉,原来是三年前一直与北涵和纤纤一起修炼的欧阳岚。

    北冥天现在已经二十四岁了,但是在他那个时代,他的名字绝对就是同辈人之中的梦魇。

    二十一岁成就先天武者,这样的天赋,在整个青冥城历史上,都是寥寥无几的存在。

    天才的光环,俊毅的相貌,还有那成熟的性格,北冥天当年便成了整个青冥城最受女孩子欢迎的青年之一。

    同样那是不过十四五岁的欧阳岚,便将北冥天作为了自己的目标。

    北涵依然记得,三年前,北冥天受伤败归的时候,凄冷床前,除了北涵,纤纤和北洳,只有欧阳岚和她的姐姐欧阳忆过来看望过哥哥。

    并且那种真情的流露,深深的印刻在北冥天还有北涵的心中。

    转眼三年已过,欧阳岚在北涵的记忆之中逐渐的淡化,但是她的名声在最近却是疯狂的传播开来。

    三年前,不知什么缘故,欧阳岚有幸进入大风王朝的第一人才聚集地——风千院。

    这样一修炼便是三年的时间,但是三年之后,欧阳岚再次出现之时,便已经达到了恐怖后天武者七重境,并且她现在只有十八岁。

    完全有可能赶上当年的北冥天,欧阳岚如今绝对是青冥城最炙手可热的人物。但是现在这个传奇的女孩,竟然被人陷害,落得了现在的境地。

    “欧阳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鬼心思,你不就是喜欢那个北冥天吗?还有你那个浪荡的姐姐,早就被那个家伙把魂给勾走了吧。”

    “哈哈!当年风云全城的第一天才,你们这两个浪货是不是早就想扑怀送抱了。”

    “但是,哈哈哈,你看看现在呢,他不过是一个废物,一个在家族之中都难以站稳脚跟的废物。你这个浪货最崇拜的人,就是这样的不堪,他怎么能和我这样的天才相比。”

    “你放心~把你做掉之后,我就会和北家的人,一起出手再把那个废物宰掉,让你在黄泉路下,好好看看自己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