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青阳 作品

第六十章 李衡

    “怎么了小云,看你这着急的样子,是出了什么事?”

    “萧姑娘,我家三少爷也不知怎么了,一直叫嚷着头疼,昨天也喊着头疼,但是不严重,夫人也就没放在心上,今天早上疼的厉害,都说不出来话了,夫人让我赶紧来请萧姑娘过去一趟。”

    “那行,我去拎药箱,咱这就走。”

    说完,子苓将四荣叫了进来,嘱咐他看好医馆,自己要出去看个诊。便拎着药箱急匆匆的跟着小云去了李府。

    李府,李衡房间。

    李晏正在给李衡轻轻揉着他的额角,想让他好受一些,李夫人和李故秋着急的在一旁坐着。

    “小云怎么还不回来啊,也不知道萧姑娘在不在济云堂,萧大夫又不在柳州,萧姑娘可别又去了别的府上看诊。”

    “应该快来到了,我吩咐过小云了,若子苓姐姐不在济云堂,出去了的话,就请个济云堂里别的大夫也行,能让萧大夫请在自家医馆里坐堂的,肯定医术也不会差。阿娘,你先别急,当心急坏了身子,我这就出去瞧瞧小云回来了没有。”

    李故秋刚出了门,就看见小云领着子苓正急匆匆的往这走来。

    “子苓姐姐,这边这边,你可算来到了,快来快来。”

    接着,李故秋又跑进房内朝着李夫人叫嚷道:“阿娘阿娘,子苓姐姐来了。”

    “李夫人好。”

    “好好,好孩子,别多礼了,我这小儿子衡儿不知怎么的头痛的厉害,你快给看看。”

    几人给子苓腾出空来让子苓好给李衡把脉。李晏松开了给李衡揉捏额角的手,失去缓解的李衡忍不住痛呼了声。李夫人不忍的将眼掩住。

    屋内众人都静气屏神的等着子苓说话,间或夹杂着几声李衡的痛呼。子苓把完他两手的脉搏,又看了看李衡的舌苔,抬头对着旁边等着的李夫人说道:“夫人放心,衡少爷没有大碍,只是受了些风寒。”

    “受了风寒的话怎么会头疼的如此厉害?而且也没有别的什么症状啊。”

    “等我先给衡少爷开个方子熬上药再和夫人解释一下具体是怎么回事。”

    子苓拿出药箱里随身带着的笔墨,匆匆写了幅方子给李故秋,李故秋将药方给了李衡身边的贴身小厮,小厮接过药方就冲了出去。

    子苓又从药箱里找出一个小瓷瓶,放在鼻端闻了下味道就接着把瓷瓶放到了李衡鼻端。

    头疼的快没了意识的李衡恍惚间似乎闻到了一股极淡的幽香,香气萦萦绕绕,捉摸不定,他忍不住吸吸鼻子想要仔细闻一闻这个味道,突然觉得自己的头好像没那么疼了。

    李衡迷茫着睁开了眼睛,子苓笑眯眯的瞧着他,说道:“衡少爷可觉得好些了?”说着,又用手轻轻弹了弹小瓷瓶,让里面的香气散发的更为浓郁些。

    “阿娘,这位姐姐给我闻的是什么东西,闻完感觉头舒服多了,没那么疼了。”

    “这是济云堂的大夫,萧姑娘,你要叫萧姐姐。”

    “萧姐姐好,衡儿没有力气,就不给萧姐姐施礼了。”

    一旁的李晏被李衡给逗笑了,调侃道:“这么重礼,小衡真是个小学究,小古板,都不像平时调皮捣蛋故作非为的样子了。”

    李衡虽然说话软绵绵的没有力气,但还是气呼呼的出声辩解道:“大哥说错了,明明府里最调皮捣蛋胡作非为的是二姐,爹娘都是这么说的。”

    李故秋闻言也怒了,刚要张嘴辩解就被李夫人给镇压住了。

    “行了,都别争了,你们一个个都不是老实的,萧姑娘还在这里呢,你们这么闹哄哄的也不怕萧姑娘笑话。”

    教训完不消停的儿女,李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