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青阳 作品

第五十六章 周露月来信

    “驱寒汤?这个我听我娘给我讲过,说城北济云堂每年冬天都会熬这个驱寒汤布施给城中百姓,我家也喝,不过我家是自己熬的。”

    说完,李故秋又接着补充道:“方子是萧大夫给的呢,我娘当时是想买下方子的,但萧大夫给了方子没收钱。”

    子苓笑笑,问她:“看样子小秋是没尝过医馆熬的驱寒汤喽,那你今天要不要尝一尝。”

    还没等李故秋想出理由来拒绝子苓,小云就先一步开口拆自家小姐的台了。

    “萧姑娘有所不知啊,每年冬天府里熬的驱寒汤都得夫人亲自盯着姑娘喝的,不光要盯着,还得眼珠子不错的盯着,稍不注意姑娘就能逃了过去。”

    李故秋人在外面,注意着形象,腾不出手来去捂小云的嘴,小云就一骨碌把她倒了个干净。

    “你这丫头,回去我就罚你抄书。”

    小云十分给自家姑娘面子的住了嘴。

    子苓倒是听的乐呵呵的,调侃道:“小秋原来如此调皮啊,好了,你还戴着帷帽,咱不在外面干站着吹冷风了,去里面,书房里放了炭盆,去那里玩去。”

    子苓吩咐了小药童看好驱寒汤,便领着李故秋主仆二人去了书房,小云还折回马车上取了包裹下来,子苓以为李故秋又带了点心了,就没多言。

    这是李故秋头一次进这个忍冬斋,和其他人一样,刚一进来就被门口那幅巨大的《忍冬图》吸引了目光。

    “好大一幅忍冬花,子苓姐姐,是你绣的吗?”

    子苓正在拨弄着炭盆,闻言头也没回的说道:“我绣的,绣工拙劣,在小秋面前献丑了。”

    “哪有,子苓姐姐又取笑我,绣的很好啊,”

    “构图好,色彩搭配的好,绣得也工整,子苓姐姐净谦虚。”说着说着,李故秋意识到一个问题,子苓姐姐是怎么知道她的绣工好的?虽然她认为自己的绣工真的不错,但她敢保证,从未在外面吹嘘过,也从未在子苓面前吹嘘过。

    “子苓姐姐,你怎么知道我绣工好啊。”

    “你这不就承认了吗?”

    “……”

    小云看着自家傻乎乎的姑娘,忍不住别开脸去,在心里叹了口气。

    “在桐庐的时候咱俩整天呆在一起,你爱美,衣服经常换,搭配的物件也跟着换,我就这么看出来的你的绣工好的。而且有一回周姑娘还拿她绣的东西让你过眼呢,周姑娘的绣工在我看来已经很棒了,她还向你请教,那你肯定更厉害。”

    “……行吧,子苓姐姐真厉害,这是你自己发现的,可不是我在外面胡乱吹嘘的,让我娘知道又该说我不谦虚了。”

    “对,是我自己发现的,小秋一直很谦虚,要不是我发现,小秋都要说自己不会女工了。”

    子苓话语里调侃味太浓,三个姑娘忍不住都笑了起来。

    小云拿着包裹站在一旁,看自家姑娘笑的没心没肺的,出言提醒道:“姑娘,仪态,还有包裹的事。”

    李故秋想起自己今天来其实还有正事要办,刚才光顾着和子苓瞎聊,差点忘了正事。

    “对对对,包裹,把包裹给我,子苓姐姐,我今天来其实是给你送东西来的。”

    “东西?小秋又要给我送什么东西啊,再这样下去,我得给小秋回多少礼啊,恐怕得掏空我的私房钱了。”

    “这次不是我送给子苓姐姐的东西,我只是在中间传递的。”

    子苓一脸不信的看着她,小秋拿着包裹走到桌前,将包裹放在了桌子上,示意子苓自己过来拆。

    “这是随着舅母的信一起来的包裹,舅母在信里指明了这个包裹是给子苓姐姐你的,阿娘吩咐我送来的,今天早晨送到的,我用了午饭就过来给你送包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