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青阳 作品

第五十二章 十坛梨花酿

    萧夫人将耳坠放回锦盒里,又盖好盖子,转头轻轻刮了下子苓的鼻尖,笑着说道:“昨天叶朴师兄弟三人在城外河边钓了条大鱼,就放在厨房缸里养着呢,说是让我看着处理了。我这就吩咐厨房那边准备准备做鱼,你呀,回来的真巧,馋猫就是有口福。”

    “新鲜的鱼啊,那就做鱼汤好不好啊,师娘。”

    “行,听你的,我这就吩咐厨房那边,晚上熬鱼汤喝,你赶了一天的路了,先回房间休息会儿去。”

    “不用,师娘,我不累,我去医馆大堂里瞧瞧去,看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你这孩子,去吧去吧,你师父也在那呢。”

    “好的,那,师娘再见。”

    “再见再见,去吧去吧。”

    子苓刚到大堂就被萧大夫给叫过去了。

    “怎么了师父?”

    “子苓,你累吗?”

    “不累,我们没有着急赶路,路上还歇了好几回呢。”

    “那行,你赶马车去趟城南郑家酒坊。”

    子苓疑惑了,去郑家酒坊干什么?萧大夫解释道:“我前天路过郑家酒坊时买了些酒,没带回来,他家掌柜的说可以随时去取。”

    “好的师父,我这就去。”

    郑家酒坊几代手艺流传下来,做的一手好梨花酿,柳州城里酒坊众多,但只有这郑家酒坊的口味最合萧大夫意。

    酿梨花酿的虽多,但不同的人酿出来的酒口味总是不同,叶朴和周南浦尝过了几家名气大的酒坊酿的梨花酿后,还是觉得郑家酒坊的梨花酿最合他们口味。

    所以萧大夫便去郑家酒坊一口气买了十坛子酒,又分别装在二十个酒囊里,好方便陆英他们几个长途跋涉。

    俗话说得好“酒香不怕巷子深”,子苓赶着马车到了城南郑家巷,还没到门口呢,就已经被浓郁的酒香给包裹住了。怕是人在这里呆久了都得被熏醉喽。

    “呦,这不是济云堂的萧姑娘吗?要买点什么?给萧大夫买酒?”

    到了酒坊前,子苓把马栓住,上了台阶进去酒坊里面,酒坊里的酒香更为浓郁,就好像她跳进了酒坛子里一样。

    店里的伙计瞧见她赶忙上前来打招呼。

    “我师父说他前天在这里买了酒,让我过来取。”

    “这样啊,那萧姑娘您这边稍坐一下,我去问一下,好吧。”

    萧大夫买酒那天这个伙计不在,他不清楚具体情况,只能去柜台那边问问。

    子苓点点头,说道:“没事,你去问吧,我在这等一下就是。”

    “好的,萧姑娘,您稍等,我马上就来。”

    片刻功夫,刚才的伙计就回来了,笑着对子苓说道:“查过了,萧大夫前天买了十坛梨花酿,分别用二十个酒囊装的,还封了口,我这就安排人帮你搬,萧姑娘怎么来的?可曾赶车,若没赶车我差人给您送到济云堂。”

    “谢谢伙计了,我赶了马车来的,你安排人帮我把酒抬到车上就行,我自己载回去就行。”

    伙计听子苓这样说完,抬手又招了一个看起来不大的小学徒过来,吩咐道:“这是城北济云堂的大夫,萧姑娘,你给萧姑娘沏壶茶来。萧姑娘,您坐着喝口茶,我这就安排人给您搬酒。”

    子苓微微朝他行了谢礼,说道:“多谢了。”

    伙计冲她直摆手,说道:“萧姑娘太客气了,您先坐着,喝点这郑家酒坊的茶,酒很快就搬好。”

    萧大夫买的酒确实不少,来时的马车显然比回去的马车要轻便许多。

    子苓赶着马车到了医馆门口,正好碰到了听完说书回来的叶朴和周南浦。

    “唉呦,瞧瞧这是谁啊,子苓妹妹,什么时候回来的?咱俩可有些日子没见了。”

    子苓勒住缰绳,跳下马车,朝叶朴和周南浦打招呼。

    “叶大哥好,周大哥好。”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