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事实

    还想再说些什么,姜怀眼底的冰冷,不信任让赵佳琪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受不了这种诡异的气氛,赵佳琪先行站起,她不敢再看姜怀的脸,她怕“我,我先走了,明天,明天再联系,再见。”

    赵佳琪的身影消失在姜怀的视线范围,姜怀自始至终都没说一句话,他怕,怕自己说话,自己之前所表现出来的一切,会崩塌。

    痛苦的抱住头,忍不住呜咽,“赵佳琪,再见。”

    秦家

    赵佳琪气呼呼冲进,很不礼貌把门敲得“咯咯”直响,早就料到赵佳琪会来的秦时漠笑语盈盈打开门,再笑语盈盈倒杯茶给她。

    随手把茶杯打落,名贵的羊毛毯上沾染一块污渍,秦时漠也不在意,继续笑眯眯看着她。

    “你给我说清楚,他怎么知道的,是不是你告诉的?嗯?你明明答应过我不告诉任何人,为什么,啊!为什么!”

    无视赵佳琪凶神恶煞的样子,怡然自乐来到留声机这,拿起唱片轻轻放进,低沉的大提琴声回荡整间屋子。

    赵佳琪可没有好心情听,准备一把拉住笑面虎的秦时漠,却被他一个转身,骨节分明的手指猛地拉住赵佳琪的衣领,借助巧劲,把赵佳琪往地上甩去。

    “你到底在和谁说话呢,嗯?我亲爱的妹妹!”

    好笑看着赵佳琪狼狈的样子,听着舒缓的音乐,给自己倒杯红酒,轻轻摇晃红酒杯,亲抿一口,鲜红的嘴唇沾染红酒,更显妖媚,细长的桃花眼微微眯起,里面幽暗深邃。

    “放屁,去你的,你当初和我约定的话就跟放屁一样,现在你满意了?”赵佳琪破口大骂,各种难听的话都有。

    秦时漠一双剑眉微微皱起,但很快舒展,不把赵佳琪放在眼里,一个蠢女人而已,要不是有一点轻微的血缘关系,再加上可以利用,秦时漠早就把人悄无声息给做了。

    见人不理睬,赵佳琪在心里暗骂自己数次,都怪当时的自己贪婪,在得知自己是秦家小姐时,赵佳琪,哦不,秦佳琪心中激动无比。!%^*

    她本就羡慕富裕人家,特别是当初看到宋雅蓉有钱好欺负时,本就妒忌的心更是转变为恨意,可宋雅蓉不计前嫌帮助她,还逼迫武力,恨逐渐成为笑话。

    再后来,自己被人请到秦家豪宅,一贵妇抱着自己痛哭,旁边站着不苟言笑的中年男子,在他眼中充满了疼惜,她愣住了。

    猛然得知自己是秦家小姐,秦佳琪第一反应不相信,一定是骗人的,可贵妇说出自己隐秘胎记,秦佳琪才迷迷糊糊接受。

    故事狗血,和电视剧差不多,当时秦家有势,有人起了恶意,把刚满月的秦佳琪抱走卖掉,兜兜转转二十几年过去,确定没多少仇家后便接回她。

    第一次见秦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