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五九零、

    “嗯……”柳菡芸应了一声,扭了扭身子,不但没有从他胸口下去,还压上了他的腿。

    “哎……芸儿……”他实在是没有其他办法了。

    严二虎下定了决心,伸出了一只手,捏住了柳菡芸的鼻子,又用唇堵住了她的嘴,让她不能换气。

    这一次,柳菡芸扭了一下,却无法避开无处不在的唇,憋的睁开了眼睛。

    “嗯……你干什么……”她嘟囔着,拍了严二虎胸口一下。

    “芸儿……”严二虎松开手,感叹了一句,“我要下去,之前粥喝多了。”

    “哦……快点回来……”柳菡芸迷迷糊糊的松开了手,从他身上翻了下去。

    严二虎赶忙冲向了茅房。

    这一通折腾,可花了不少时间,别真的尿裤子了。

    等从茅房出来,他忍不住摸了摸肚子。

    粥里多半是水,现在过了一个晚上,又上了通茅房,已经全扔了干净,胃里早就没有了东西。

    他又转道向厨房走去。

    先下碗面给自己垫垫肚子。

    柳菡芸躺在炕上,迷迷糊糊的半睡不醒。

    严二虎没有回来,她总不安稳。

    等等,她突然睁大了眼睛,相公不是去茅房吗?怎么还没回来?

    柳菡芸一下子坐了起来。

    不会从昨日直到现在,都是自己的梦吧?

    不行,自己要去找他!

    她起身穿好了衣服,走出了屋子。

    院子里的茅房空无一人。

    柳菡芸站在院子里,不停的发抖。

    难道……难道昨日的一切,真的只是自己在做梦吗?

    ……

    天已经暗了下去,御书房里还点着灯。

    “参见圣上。”柳涵明刚进门就跪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