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四二六、

    “这些人对柳氏十分了解!”捕头坚定的说。

    京兆尹不接受这个解释,“你与柳氏也不过才见面,如何知道他们是了解,而不是编瞎话?”

    捕头抿着嘴巴,看了那几个男子一眼,有些踌躇。

    他们可说了,不想暴露身份……

    京兆尹看了出来,“啪”的拍了一下惊堂木,“若是说不出来,你便是有失偏颇,需按人贩帮凶论处,流放三千里!”

    捕头吓得一抖。

    他在衙门干了这么多年,知道京兆尹没有骗自己。

    “小人能确定,这些人……这些人是大理寺少卿家的奴仆,”捕头支支吾吾的说了出来,“大理寺少卿家……不会干出强抢民女的事!”

    柳菡芸在一边,抓紧了手上的手绢。

    原来是齐家!

    看来,是小梅狗急跳墙了!

    她心里想着,脸上不免带上了冷笑。

    “柳氏,你认识?”京兆尹见她恍然大悟,问了句。

    “回大人,民妇认识,不仅认识,还很熟悉。”柳菡芸目光从那几个男子面上扫过,“民妇与他们家的二少奶奶……有不少恩怨,不过看现在的情况,恐怕齐家一家都盯上了民妇。”

    京兆尹坐在堂上,恍然大悟。

    大理寺少卿有二人,一人姓葛,还有一人,便是信齐。

    也只有姓齐的这家,家里有好几个儿子。

    他要是没记错,齐家的二少奶奶,好像也姓柳……

    难道,这是见被自己顶了身份的人回来,坐不住了?

    “你仔细说说?”他严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