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四二二、

    捕头面色不愉,追问:“你说,是不是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人牙子!”

    柳菡芸缓缓站了起来,面色也沉了下来。

    不用多问,她就知道,定然是这些人编了些瞎话,捕头毫无保留的相信了。

    她深呼吸了几下,没有再和捕头多说,直接冲到鸣冤鼓前,拿起鼓槌就敲了起来。

    捕头见她动作,以为她要袭击自己,习惯性的挡了下,当发现她只是在敲鸣冤鼓时,深觉丢脸的放下了手,“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拦住她!”

    可是不论是衙差,还是他手底下的捕快,都没有动作,最后是那几个被“拿来”的平民动的手,冲到柳菡芸身边,想要将她制住。

    柳菡芸一个转身,将鼓槌扔到了打头的平民头上,嘴里也喊了起来。

    “捕头不分是非,帮着人犯欺辱苦主!还不许苦主敲鸣冤鼓喊冤……”

    她只喊了几句,就被追上来的平民捂住了嘴。

    不过四周已经围上了不少百姓,即使柳菡芸不能说话,看着衙门口的情形,大家也都信了个七八分。

    京城的百姓不似其他城镇,对于“官老爷”有一种畏惧感。

    毕竟在京城,掉块匾额下来,砸到的十个人里有八个和官员沾亲带故,还有两个,自己就是当官的。

    也因此,见到了这种情况,大家也都不怕事,帮着柳菡芸呼和起来。

    捕头见到大家群情激奋的情况,不免有些头疼。

    “静静,大家都静静,听我说!”他压了压手,让大家安静下来,“此人并非她所说的苦主,而是这家的逃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