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三七四、

    严二虎现在已经在京营里站稳了脚跟,开始负责实事,自然少不了对京城的巡逻。

    京城巡捕营里的人,可都是从京营里抽调的。

    既然是巡捕营,自然少不了在京城中巡逻,日积月累,严二虎也将京城的地图记了个七七八八。

    现在,即使二人已经在城西的小巷子里绕了一个早上,柳菡芸一说要去东市,他就能带着柳菡芸去。

    还未到东市地界,就已经能听到吵嚷的叫卖声。

    那是没有买摊位,又没有占到集市边角的货郎。

    二人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往前。

    没走几步,身边的人就越来越多,虽然还没到庙会人挤人的程度,也能称得上一句熙熙攘攘。

    严二虎担心柳菡芸被人撞到,伤到身子,伸出一只手将人抱进了怀里,另一只手挡在二人面前,不让其他人靠近。

    注意到他的动作,大家都走远了些,偶然有没注意撞上的,见到柳菡芸是个孕妇,也就没有过多追究。

    这种情况下,没走多久,严二虎就已经满头大汗。

    柳菡芸看的心疼,从怀里拿出手绢给他擦了擦,又看了看四周,接着一指小巷,“咱们先去那儿歇会儿。”

    严二虎没说话,直接抬脚走进了巷子。

    东市的巷子不像城西,没有来来往往的居民,就连往这儿走的人都很少。

    柳菡芸看了看周围,没发现有什么危险,推了推严二虎,“你快去买两碗水解解渴。”

    严二虎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沉声道:“我不渴。”

    “你不渴?”柳菡芸拉过他的手,指着他袖子上的汗渍问,“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