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三零四、

    柳涵明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在放班后,约上三五好友,一起去吃酒。

    “怎么了,你一个武将,还管人文官的事?”晏潭嗤笑了一句。

    柳涵明虽然是空降到昱麟军的位置,但他的军功是实打实的。

    京城里的武将,真的上战场打过仗的,不会看不起他,自然与他关系良好,没有上过战场,仅仅只是在京军里混资历的,见他现在是圣上面前的红人,也不会没眼色的去得罪他。

    这样一来,他在昱麟军里也没什么阻力。

    他的性格也不算差,这几个月,在军里也交了几个知交好友,晏潭就是其中之一。

    晏潭家里是武官世家,只是地位不是很高,爬了好些年,现在家里最大的也只是一个五品京营守备。

    袁玉山听到晏潭的话,在一旁跟着调笑,“难道是你那妹夫屡考不中,你有感而发?”

    他也是好友之一,家境和柳涵明有些相似,父亲是文官,母亲早亡,继母是一位武官的女儿

    不过他比柳涵明幸运,他的母亲性子直来直往,从来不背地里磋磨他。

    他之所以来当武官,就是小时候见自己父亲被继母调教的服服帖帖,心生向往,一心和继母学武,又靠着继母家里的余荫进了昱麟军。

    因为家里父母和蔼,他文武都没落下,是最喜欢调笑别人的一个。

    田功不说话,给几人又续上了酒,又笑盈盈的看着几人。

    他是柳涵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