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二九六、

    长老们顿时交头接耳起来,商量该怎么办。

    柳菡芸站在那儿,借着严二虎的身子挡住了其他人的视线,轻轻推了下他。

    哎,怎么办,你倒是想个办法。

    柳菡芸使了个眼色。

    严二虎看了一下,确定没人注意自己,微微偏头扔了个眼色给她。

    等会他们说了判决,我们再说话。

    严二虎这样决定,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

    严氏干出的这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

    要是孙夏菡一直没有来村里,老老实实的嫁了,那就什么事都没有,哪怕之后族长和长老们知道严氏曾收留她一段日子,也不会说什么。

    现在,虽然孙夏菡跑到了村里,但看样子,没一个人认出她,这样,就要看族长和长老们怎么想的了。

    要是他们觉得没有认出来,不算大事,将此事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没打算重罚严氏,此时求情就会激怒他们。

    要是他们打算重罚,现在肯定也在气头上,要避开锋芒。

    等说出责罚之后,则不一样。

    要是责罚较轻,或者没有,严氏认下,还能让他们舒心,大不了之后严氏受罚时,严二虎去帮衬一下。

    要是责罚较重,严二虎和柳菡芸作为小辈,来为严氏求情,那就是孝顺,是应该的,更不会让他们生气。!%^*

    族长和长老们没有讨论多久,就又都坐好了。

    “严冬儿,你私藏孙夏菡,还没有看好她,让她跑到了村里,还闹出事来,”严族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