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二二四、

    “可是我……”柳菡芸迟疑了一下,没有直接明说,但和明说也没什么两样了。

    “你这胎可不稳当,”大夫知道她心有疑虑,赶紧补上,“前些日子,恐怕是小产的迹象。”

    柳菡芸这下心里信了七八分,“大夫,烦请您开点安胎药……”

    她笑着看向大夫,却突然被打断。

    “保下这胎难吗?”是严二虎快步走了过来,“要是难,就算了吧。”

    他这辈子都忘不了,当初闯进产房时看到的东西。

    芸儿满身是血的躺在炕上,昏迷不醒,这事自己见到一次就够了。

    “你胡说什么呢!”柳菡芸拍了他一下,“大夫,您只管开安胎药。”

    大夫看着这对夫妻,心里有些惊奇。

    村里哪一家不讲究多子多孙,大家也都是冲着这点去,柳菡芸的状态还算正常。

    但严二虎这样子……

    虽然想是这样想,但他还是告知了注意事项,还开了不少安胎药。

    “没想到,弟妹肚子里这个比我的还大。”大夫走后,周氏仔细看了看柳菡芸的腰。

    三个月内都看不出什么,不知道也是正常。

    接下来的日子,院子里两个孕妇都无比注意,尽量不受累,院子里的事情也一下子挤压了下来。!%^*

    严二虎带着平安,好好的照顾柳菡芸,谷氏母女则被拨去照顾周氏——谁叫严大虎不在,又不可能让严二虎一个男人去照顾自己嫂子。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孩子在抗议柳菡芸这么晚才发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