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一七六、

    等人都走后,严二虎又抱着孩子坐到了炕边,好好的端详了一下柳菡芸。

    他之前只是被那声惨叫吓到,所以一进来,看到柳菡芸躺在血里,才会以为人没了。

    但现在看来,柳菡芸只是面色苍白了一些,呼吸虽然微弱,但也还有,十分平稳。

    看着这样的柳菡芸,严二虎突然感受到一股心安。

    不知过了多久,柳菡芸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她睁眼的时候还有些不知今夕何夕,习惯性的想要揉揉腰,摸摸肚子。

    可肚子一片平坦。

    “孩子呢?”柳菡芸一下子坐了起来。

    严二虎就坐在炕边,一直注意着她,现下直接把孩子递了过去,“在这儿呢。”

    柳菡芸看到被递到自己面前的孩子,记忆慢慢回来,自己好像被人推了一下,接着肚子一阵剧痛,再后来……

    再后来好像有谁说“用力”之类的,自己当时迷迷糊糊,也就按那人说的做了。

    所以,自己这是已经生下来了?

    可孩子还没足月呢!

    柳菡芸赶忙接过孩子,仔细看了看,孩子瘦瘦小小的,一看就知道身体不好,以景朝的医疗条件,还不知道能不能养活。

    她突然想到自己前世听说的一句话——

    以前的人养孩子看起来简单,不是因为孩子是被养大的,而是长大的孩子都是死剩下的。

    她一下子抱紧了孩子,不行,自己的孩子,一个都不能死!

    严二虎在一旁,看着她慢慢严肃起来的表情,伸手摸了摸她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