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一六二、

    “不至于?怎么不至于?”周氏恶狠狠的看着面前的布,那穿针引线的样子,好像这布是什么恶人,要用针扎死它似的。

    “你喝口水,别把孩子们吓到了。”柳菡芸给周氏倒了杯水,又安抚的对着两个丫丫笑了笑。

    严二虎把饭菜端来后,也跑到山上砍柴了,柳菡芸不过刚吃到一半,周氏就带着两个孩子进了屋。

    大丫的嘴伤已经过去了一年多,可现在说话还是不清楚,看样子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周氏担心她找不到好人家,又知道柳菡芸刺绣的手艺不错,就拉着大丫来请柳菡芸教一教。

    柳菡芸平日无事,也算是打发时间,便应下了。

    周氏进屋后,没有打扰柳菡芸吃东西,但那缝衣服的样子实在是让人心惊胆战,柳菡芸忍不住问了情况,就成了现在这样。

    “我把孩子吓到?他吓到才是!不就是爹娘不要他了吗?至于弄成现在这幅样子?”周氏端起杯子一口灌下,嘴上没停,“你看他那样子!好像没了爹娘日子就不过了!我和孩子们算什么?”

    柳菡芸先使眼色让谷蝶带着两个孩子出去,又给周氏顺了顺气,“大哥孝顺,一时间难以接受是正常的,过几天就好了。”

    “过几天!谁知道是要过几天!”周氏一点也不相信,严大虎那家伙能自己调整过来。

    “要不这样,”柳菡芸停下了给周氏顺气的手,给自己倒了杯茶,“咱们让他们多做点事,省的他们总想东想西的。”

    她说话的时候嘴角带笑,却让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