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二十、

    柳菡芸当即拎起一件外套披上就往外冲去,“二虎哥,你回来……”

    话还没说完,她就被眼前的场景吓呆了。

    严二虎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全身是伤,那伤有的已经结痂,还有的正裂着往外出血,他拉着一个用木头拼出的板子,板子上堆满了狼皮和狼骨。

    严氏撑着严二虎往里挪,抬头看到柳菡芸的样子,赶忙说:“菡芸!快去烧水!”

    柳菡芸被这一声惊醒,赶紧把油灯都点上,去灶房里烧水。

    严氏赶紧扶着严二虎进了房,那一地,都是血痕。

    “二虎子,你到底遇上了什么啊!”

    把人扶到炕上,严氏把眼泪忍了回去,菡芸那孩子还没见过这阵仗,自己可不能乱了。

    柳菡芸烧好水后,直接端着进了正屋。

    屋里,严氏正翻找着伤药。

    柳菡芸走进去,声音颤抖的问道:“师娘,二虎哥没事吧……”

    严氏手上的动作没停,“没事,他师傅以前也总这样,把伤包扎一下就好了。”

    说着,严氏已经把东西找出来,开始剪严二虎的衣服。

    严二虎身上的血干了一部分,衣服粘在伤口上,不好处理。

    柳菡芸站在一边,眼眶红彤彤的,眼泪又要掉下来。

    严氏清理着严二虎的伤口,转头看到了柳菡芸的样子,赶紧说道:“菡芸,别愣着,过来帮忙。”

    柳菡芸赶紧跟着上来,学着严氏动作。

    严氏一边清理包扎,一边告诉柳菡芸这些步骤的用途。

    偶尔看到柳菡芸走神,还要考校。

    柳菡芸不知不觉忘记了伤心。

    等到处理完,天已经蒙蒙亮。

    “这些都是皮肉伤,只要二虎子醒了就没事。”严氏擦了擦头上的汗。

    柳菡芸清理着桌子,没注意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