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十、

    柳菡芸看着牛车上的严二虎,眼泪忽的就下来了。

    自己穿越前,不过是一个孤儿,无人疼爱,不过是靠着自己的努力打拼才有的后来的一切。

    穿越后,一清醒就在人牙子手上了,卖自己的,更是自己的亲人,记忆里,家中自从哥哥从军,就再也没有人在乎自己。

    可现在,自己却在一个把自己买回去的农夫身上,感受到了被人关心的感觉。

    严二虎看着坐在道旁哭的泣不成声的柳菡芸,赶紧下车抱住她,“芸儿,芸儿你怎么了?你别哭啊!”

    “没,没事。”柳菡芸靠在严二虎身上,抹了抹眼泪,“我就是累着了。”

    严二虎也没有多想,赶紧把人扶到牛车上。

    二人一上车,这车就慢悠悠的往平连村走去。

    柳菡芸这时才注意到牛车的车主也在,正赶着牛呢。

    她不好意思扭过了头。

    “大兄弟,这是你媳妇?”车主似乎是赶车无聊,开始和严二虎搭话。

    “还,还不是。”谈起这话,严二虎又开始害羞了。

    “嘿,还不是,那就是马上是?”那车主看他这样子,笑了起来,“你可真疼你媳妇。”

    “嘿,嘿嘿。”严二虎又抱紧了柳菡芸。

    柳菡芸见到车主打趣的眼神,赶紧往严二虎身后缩了缩。

    牛车比人走路快多了,没一会儿,就到了平连村。

    严二虎付了包车的银子,没有进村,带着柳菡芸直接往山脚走去。

    柳菡芸心中好奇,但也没有多问。

    二人又走了一盏茶的时间,前方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