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838章丝毫不感动

    厉云舒听到老爷子这话,眼里闪过愧疚。

    “以后会好的。”

    她压下心中的歉意,抿唇笑道:“等君御回来,让他和辰辰再生一个宝宝,家里局三个孩子,到时候妈就不会闲着了。”

    厉老爷子颔首,这话他是赞同的。

    “恩,到时候让你妈给辰辰好好补补。”

    他说着,眼神扫到厉云舒身上,眉头微皱道:“你也补补,等君御回来,你休息一段时间,带着妞妞去纽约找威谦,哪有夫妻长年累月的分居。”

    厉云舒不知道话题怎么突然转到自己身上,在听到父亲提及自己丈夫,脸上闪过僵凝。

    “爸,这事等君御回来再说吧。”

    她回神,眼神闪躲的岔开话题:“对了,爸有注意这两天的顾氏吗?行事很高调,我觉得顾家很有可能趁着这次风波对我们出手。”

    “别给我岔开话题,真以为我退下来就不知道外面的情况,顾家有几斤几两,我还不清楚,凭借一个新项目,他就想撼动我厉家,痴人说笑。”

    厉老爷子可不被厉云舒的话题转移注意力,让厉云舒很是无奈。

    “爸,我跟威谦的事,你就不要插手了。”

    她抿了抿唇,说出自己的态度。

    没人知道,她跟威谦的问题根本不是感情问题,而是信任上的事。

    从结婚到妞妞出生,她除了知道丈夫是欧洲第一房产商大鳄的继承人,其他一概不知道。

    每当她想了解,那人总是左顾他言,甚至一个手下都了解的比她多。

    想着,她不由得想起了当年自己刚生完孩子被他得意的女助手挑衅,原本平息的怒气又再次腾升。

    只因她离开这么多年,那个男人除了公式化的电话问候,从来没有找来,她又凭什么回去主动服软。

    错的人并不是她,不是么?

    厉老爷子瞧着女儿微变的神色,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打算暂时不管这事,让君御回来再让他去劝劝。

    “行吧,你不愿意见就算了,不过关于妞妞你不能忽视,没有哪个孩子不渴望父亲的,等学校放假,你问问妞妞要不要去见她父亲。”

    他虽然不在劝,不过还是心疼着自己的大孙女,叮嘱道。

    厉云舒蹙眉颔首:“我知道的,爸不用担心。”

    的确,这几年她把妞妞留在身边,阻止她去见那人,的确过分了。

    虽然那孩子一向懂事,从来没有在她面前提过,不过她知道,那孩子还是渴望。

    厉老爷子不知道厉云舒心里已经有了改变,见她软和下态度,满意的站起身,“这个时间,宝宝应该醒了,我去看看,你……”

    他话还没说完,客厅里,管家一脸喜意的从外面走进来。

    “老爷,姑爷来了。”

    随着他话落,厉老爷子和厉云舒都怔住了。

    原因无他,姑爷这称呼,只有那个人会有。

    还不等他们回神,就见客厅再次进来两人。

    为首的是一名棱角分明的俊逸男人,一身英伦风西装,举手投足间都是上位者的贵气。

    而他身旁则是一身干练职业装充满充满成熟女人的助理。

    若是厉君御和慕星辰在这里,就能认出那女人赫然是之前在纽约拍卖会勾引厉君御的女人。

    没错,这两人便是首席派来当内应的费拉和黑寡妇。

    不过现在他们可不叫这两个名字。

    “爸,云舒。”费拉浅笑的招呼,蔚蓝的眼眸却是看向厉云舒。

    然而厉云舒却没有看他,而是把视线落在黑寡妇身上。

    “几年不见,威总的助理倒是越来越漂亮了。”

    她讽刺的扯起嘴角。

    黑寡妇自然也感受到来自她的敌意,不明所以的看向费拉。

    她虽然被指给费拉当助理,然而过来的路上,这男人全程高冷不说一句话。

    就算她有心想了解什么,都没办法。

    当然她也知道,自己被冷遇,都是因为这男人并没有把她当回事。

    或者说,之所以带着她,不过是因为首席的吩咐。

    想着,她也不再希望费拉给自己解释。

    她沉默的站在原地。

    反正看他们夫妻之间的关系也是不和。

    她就不信,这男人会不解释。

    特别是旁边那老头,脸已经黑了下来。

    “威谦,这位是?”

    厉老爷子本就是精明的商人,虽然厉云舒没有多说,但是还是能从那简短的语气中听出不一样的东西。

    自家女儿是什么样的人,没人比他更清楚,所以当年云舒回来的原因,只怕是他一直认为还不错的女婿做了对不起的事。

    他虽然温和问着,可眼里有着不容忽视的冷意。

    甚至让威谦有种错觉,若是他回应的不对,下一秒就会被赶出去一般。

    “这是我的助理,也只是助理,贝蕾给老爷子还有夫人打招呼。”

    威谦扫了眼两人的神色,冷声道。

    黑寡妇虽然对突然冒出来的名字愣了下,不过在扫到威谦的眼神,知道他叫的人是自己。

    “夫人,老爷子。”

    她立即做出恭敬的模样叫人。

    只是随着她的话落,厉云舒和厉老爷子并没有理会。

    她瞧着,垂着头的不留痕迹的瞥了瞥嘴。

    这厉君御的姐姐还真能吃醋。

    她在心里腹议着,眼角却在四处打量。

    这还是她第一次走进厉君御的大本营。

    威谦见两人没有表示,知道自己的处理并没有叫他们满意,眉头微皱。

    他侧头扫了眼身旁垂着头恭敬的人,冷声道:“既然已经到了,贝蕾这里已经不用你了,你出去自己找家酒店入住。”

    黑寡妇闻言,错愕的抬头。

    她走了,到时候还怎么协助他?

    她心里嘀咕着,然而却撞进费拉冷漠的眼神,再看一旁还虎视眈眈的厉云舒,瞬间就明白了。

    “是。”

    她收起眼中的饿错愕,从费拉眼中看懂了,如果她不走,很有可能两个人都被赶出去。

    厉云舒瞧见威谦让那漂亮得不像话的助理走,这才冷哼坐到沙发上。

    “说吧,这次你来干什么?”

    她冷声质问,丝毫没有因为丈夫叫走身边的女人感到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