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262章 厉君御是真要杀了她

    厉君御和厉云舒返回厉氏庄园,一进主宅,秦婉君他们都在。

    他们不知道在议论着什么,在看到厉君御时,全部人都闭上嘴,不敢再说话。

    利眸一一扫过在场的人,最后落在厉尘非身上。

    “说!你到底对星辰做了什么?”

    厉君御俊脸紧绷,覆着一层寒霜,一双眸子冷沉得骇人。

    厉尘非害怕的缩到了秦婉君身后,眼里里写满恐惧。

    他这样质问厉尘非,让秦婉君很是不爽,大声质问回去:“四弟,你这样是不是过分了?难道你忘了尘非身体的情况吗?他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做了什么,也许他是和星辰在玩呢?”

    “大嫂!”厉云舒站了出来,举起手里的手机,上面赫然有一张照片,“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

    秦婉君定睛一看,脸色陡然一变。

    照片里拍的是慕星辰,只见她脖子上有一圈很深的痕迹,一看就是被人掐的。

    其他人也看了,顿时脸色也很微妙。

    就慕星辰那脖子上清晰的掐痕,像是在玩吗?

    也就秦婉君敢如此睁眼说瞎话了!

    “呵!”厉云舒嗤笑了声,看向秦婉君的目光淬满了冷意,“大嫂,你还敢说这只是在玩吗?”

    秦婉君一噎,一时也说不话来。

    厉君御静静的看着秦婉君,目光沉沉得让人看不出他此时的情绪。

    空气陷入了诡异的安静,莫名的压抑。

    突然——

    “啊!”秦婉君尖叫出声,一脸惊恐的瞪着眼前的男人。

    只见厉君御不知道什么时候逼近她,手臂伸出,直接掐住了她的脖子。

    “大嫂,我只是和你玩,你怕什么?”

    厉君御的声音很平静,却像是浸透了寒意,冰冷得令人心惊胆颤。

    “君御,你在做什么?”厉云泽见状,连忙站了出来。

    厉君御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只是一眼,就让厉云泽背一凉,心里怵得很。

    厉云泽堆起满脸笑容,讨好的说:“君御,你先松开你大嫂,有什么事我们可以好好说。”

    “好好说?”厉君御冷嗤了声,“我看大嫂并不想好好说。”

    说着,他收紧手指,秦婉君脸上的惊恐更甚,就在她以为自己会窒息的时候,厉君御松开了手。

    秦婉君一下子就腿软跌坐在地上,捂着脖子,不停的咳嗽。

    太可怕了!

    真的太可怕了!

    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觉得厉君御要杀了自己。

    厉尘非躲在秦婉君身后,谁也没注意到当厉君御掐着秦婉君的时候,他都快把自己的双手捏碎了。

    “小叔……”厉尘非怯怯的出声。

    听到声音,厉君御看向他,虽然他是傻,但做出这样伤害辰辰的事,依旧不可原谅。

    厉君御眯了眯眼,“尘非,你为什么要那么对星辰?”

    “我……”厉尘非垂下眼眸,似乎是不敢看他,其实是掩去了眼里一闪而过的精芒,随后,他突然抱住自己的脑袋,哀嚎出声:“我的头好痛啊,好痛啊……”

    这么突然,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秦婉君也顾不上自己,连忙上去抱住他,“尘非,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厉尘非抱着脑袋在地上滚着,看上去特别的痛苦。

    看到儿子这样子,秦婉君急得都快哭了,一下子心里所有的愤懑都涌了上来。

    她转头瞪向厉君御,一脸的愤慨,“四弟,你忘了尘非才是你的亲人吗?你三番两次为了一个外人为难我们大房,你究竟是有什么用意?”

    此话一出,厉云舒脸色骤变,立马出声斥道:“大嫂,你胡说什么呢?君御什么时候为难你们了?哪次不是你们先做错事的,竟然到头来还怪君御为难你们,也真有脸。”

    其他人听了也纷纷点头。

    如果说厉君御为难大房,还不如说是秦婉君自作孽不可活。

    秦婉君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恨恨的瞪着厉云舒。

    而厉君御面色如常,并没有因为秦婉君的话而露出一丝慌乱,他淡淡的扫了眼还在哀嚎的厉尘非,然后沉声道:“既然尘非的病情还这么不稳定,那以后他最好少和星辰接触,免得再次让星辰受到伤害。”

    说到这,他冷冷的撇了眼不甘心的秦婉君,“星辰以后也会是厉家人,别说她是什么外人。”

    话音一落,厉君御就离开了,他想去医院陪慕星辰。

    见状,厉云舒赶紧跟了上去。

    如果只让弟弟一个人在医院陪着慕星辰,到时候不知道秦婉君又要编排出什么来。

    在还没摊牌前,厉云舒不希望再惹出什么风波来。

    ……

    翌日,厉老爷子和老太天回来,从佣人嘴里听到了昨晚发生的事,顿时勃然大怒,把秦婉君和厉尘非叫到了跟前。

    “尘非,你再傻,也不该去掐人家星辰,要是把人家掐死了,可怎么办?”

    虽然生气,但面对傻里傻气的孙子,厉老爷子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怒气。

    厉尘非低着头,就像是犯了错的学生在接受老师的批评一样。

    见他这样,老爷子也舍不得在说什么,转而把矛头对向秦婉君。

    “婉君,你明明知道尘非的病情不稳定,你就不该让他和星辰单独相处,这不,出了事情,还好只是昏迷,若是真的闹出了人命,你让外人怎么说我们厉家!”

    “爸,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秦婉君也很委屈,谁知道好端端的儿子会去掐慕星辰那贱丫头呢?

    “以后不许再做这种糊涂事了!”厉老爷子厉声道。

    厉云舒从医院回来,听到父亲正在教育秦婉君他们,便走了过来,插入了一句话:“爸,我觉得就尘非现在这种情况,不该让他和星辰订婚。我们先把订婚宴推迟吧。”

    她会这么说,是想替弟弟厉君御争取时间,只要订婚宴不举行,那事情就远没有那么复杂了。

    “不行!”

    老爷子还没表态,秦婉君先跳了出来,她不满的冲厉云舒嚷道:“云舒,你到底安的什么心啊?这是我们大房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插手了?”

    厉云舒懒得搭理她,看着老爷子,语气平静的问:“爸,您觉得呢?”

    老爷子皱起眉心,这段时间为了订婚宴,家里是忙上忙下的,也准备得差不多了,如果推迟似乎也不合适。

    “爷爷,我愿意推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