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220章 舍不得

    厉君御走出房间,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站在门口,落在身侧的双手狠狠攥紧。

    他多希望陪在她身边的人是自己,而不是尘非。

    他承认,自己嫉妒得都快疯了!

    “君御。”

    耳畔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他瞬间敛下所有的情绪,掀眸,目光淡淡的看向来人。

    是秦婉君。

    她走到厉君御面前,感激的看着他,“君御,谢谢你这么关心星辰,还吩咐厨房给她熬鸡汤。”

    嘴上是这么说,但秦婉君心里并不这么想。

    如果说只是因为是长辈,所以对晚辈比较关心,那也不用做到这种地步。

    亲自让厨房熬鸡汤,还亲自端上楼。

    这哪里只是简单的长辈对晚辈的关心?

    秦婉君更加确定,厉君御对慕星辰肯定没那么简单。

    想到这,她不禁在心里骂了句:贱-人就是贱-人,连自己小叔都不放过。

    厉君御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就走开了。

    秦婉君倒也不在意,径直的走进了慕星辰的房间。!%^*

    人一走进去,立马就惊呼出声:“尘非,你在干什么?”

    听到她的声音,厉君御脚步一顿,回头望着慕星辰的房间,薄唇紧紧抿成了一条直线。

    秦婉君快步走到厉尘非身边,一把抢过他手里的汤勺,不悦的拧起眉,“尘非,你可是厉家孙少爷,怎么能做这种事呢?”

    是的,厉尘非正在给慕星辰盛鸡汤,这种事在秦婉君眼里是不允许的。

    她的宝贝儿子,怎么能伺候别人呢?(!&^

    “妈妈,星辰饿了。”厉尘非根本不懂母亲怎么这么激动,只是笑着这么说。

    “她饿了不会自己动手啊。”

    说着,秦婉君狠狠的剜了眼慕星辰,语气鄙薄的骂道:“你也敢让尘非伺候你,也不先掂掂自己几斤几两重。”

    慕星辰眸光闪了闪,一声不吭。

    秦婉君把勺子放下,继续念叨着:“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命,整天病怏怏的,还想让人伺候。怎么?你就这么娇气吗?娇气到连自己盛碗汤都不行吗?”

    话真的很难听,但慕星辰也只当作没听到,兀自盛了碗汤喝。

    见状,秦婉君感觉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她讪讪的撇了下嘴,然后伸手将厉尘非扯起来,“别总和她待一块儿,万一她有什么病传染给你就不好了。”

    闻言,慕星辰手一顿,眼里浮起一丝讥诮,这秦婉君还真的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厉尘非并不想离开,但拗不过秦婉君,只能不情愿的和她一起离开。

    房间里恢复了安静,慕星辰把碗里的鸡汤喝完了,人也舒服了不少。

    她放下碗,想到这是小叔给她端上来的鸡汤,复杂的情绪涌上了心头。

    一声叹息自唇间溢出,她抬手覆上平坦的小腹,如果不是这个孩子,她对小叔或许还有期待。

    但现在……她别无选择了。

    订婚的日子就快到了,而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不能再拖了,必须尽快拿掉,不然有天藏不住了,被厉家人知道了,那就糟了。

    想到这,她拿起手机,打给了叶黎。

    上次叶黎生日的时候,说过她哥是医生,可以安排帮忙把孩子拿掉。

    叶黎接到她的电话,一开口就是问:“辰辰,决定好了吗?”

    “嗯。阿黎,我想尽快把孩子拿掉,最好是在订婚宴前。”慕星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真的决定不要孩子了?”

    “嗯,孩子绝对不能留。”

    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她都不知道,留着,只会是个麻烦。

    “那行,既然你决定好了,我随时可以带你去找我哥。就是你要确定好时间。”

    慕星辰轻轻抚着小腹,心一狠,说:“那就下周吧。”

    “好,那我等你电话。”

    叶黎又和她聊了会,才挂掉电话。

    慕星辰把手机放下,转头看向窗外,神情有些哀伤。

    虽然是个不该来的孩子,但在她的肚子里,终究是有那么点舍不得。

    ……

    厉云舒回到家里,听佣人提起厉君御让熬鸡汤的事,还说是要给慕星辰补身子的。

    她不由得皱起眉,多问了句是怎么回事,才知道慕星辰身体不舒服。

    不舒服?

    厉云舒赶紧上楼,想去看看情况。

    但刚走到二楼,和要下楼的厉君御撞了个正着。

    “君御?”她有些诧异。

    厉君御看了她一眼,不发一语从她身边走过。

    厉云舒注意到他的脸色有些沉冷,关切的问道:“你怎么了?”

    还不等厉君御回答,身后传来了秦婉君的声音。

    “尘非,我知道你喜欢那丫头,但也不需要你伺候她。以后是她伺候你还差不多,记住了,她是你的未婚妻,是她要伺候你,不是你伺候她。”

    厉云舒回头,只见秦婉君拉着厉尘非往自己的房间去。

    她皱了皱眉,然后把视线挪回厉君御身上。

    他也听到了秦婉君的话,所以停下了脚。

    厉云舒大概也猜到了是什么情况了,叹了口气,然后走到他身边。

    “听佣人说你让她们熬鸡汤了,是给星辰喝的。”

    厉君御没有反应。

    她只能继续说:“君御,你太过关心星辰了,你这样其他人会怎么想。”

    “三姐!”厉君御转头看她,“我想怎么做是我的事,别人要怎么想是别人的事。”

    “可是她就要和尘非订婚了!”

    厉云舒有些急了,“你再这样下去,只会让星辰在厉家的处境更艰难的。你以为大嫂就看不出来吗?”

    厉君御攥紧双手,脑中浮现了慕星辰那恬静温柔的笑容,心里就像堵了团棉花,他烦躁的抬手扯了扯领带,然后冷声道:“我自己有分寸。”

    话落,他不等厉云舒反应过来,大步的离开。

    他有分寸?

    望着他离去的身影,厉云舒生平第一次感到挫败,他现在根本就是被感情冲昏了脑袋,哪还有什么分寸。

    再让他这么下去,到时候厉家肯定都不安宁了。

    想到这,厉云舒有点懊恼,早知道慕星辰会和尘非订婚,她当时就不该想着要撮合她和君御了。

    这下好了,事情真的复杂到让她心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