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425.在一起就好

    虽然慕雨谣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支撑着轩绍,但还是本能的把脸扭了过去,不肯与他有太过亲密的接触。

    “你到底怎么样才能相信我?”他的声音沉沉的洒在她的后脊,很轻。

    “相不相信你,现在都不重要了。”她说话的声音也很轻。

    “重要!”他低喝一声,语气急迫,但依然很轻,“至少对我来说……很重要!”

    慕雨谣冷笑一声,“所以你做什么事情从来都是出于你自己的意愿,你认为应该怎么做,我就要配合你。那么现在我告诉你,以后都不会了!我再也不是你的附属品!”

    慕雨谣的态度十分决绝,一个反复被蛇咬过的人,即便是再入蛇窟,也多少掌握了些自我保护的方法,才不至于让那本来就触目惊心的伤口再次爆裂开来。

    他听她这么说,着实沉默了片刻。

    过了好一会,她肩头的重量忽然一轻,他慢慢放开了她,站直了身体,眼眸深眯,唇角轻扯,“不管谁是谁的附属品,只要在一起就好。”

    慕雨谣心头一荡,这话虽然被他说得霸气,可是怎么听都有点耍赖的嫌疑。

    “你!”

    没等她说完话,轩绍忽然一把将女人推开,化掌为刀,对着她身后突袭的木偶人们凭空劈了两下,银色的戾气幻化成两道明亮刺眼的弯月形剑光,直接砍劈掉了两个木偶人的脑袋!

    慕雨谣喉咙一紧,轩绍的术法果然深不可测,在受伤至此的情况之下,仅一招就能制敌。

    如此想着,那两个断了头的木偶忽然又重新站了起来,它们的头顷刻间再次重新的飞回到身体上。

    这两个阴魂不散的家伙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强,十分顽强,为了守住主人的墓,他们真是太拼了。

    “找死!”

    轩绍沉声一句,做了个手势放在面前,微微垂下眼帘,眼角满溢着神祗的慈悲和威凛。

    从他的手指尖端赫然冒出一缕神火,升腾开来,火光冲天。

    不好!慕雨谣心头一震,轩绍一定是要动用冥界之火烧死这这两个木偶人,到时候不要说它们身上还残存着的灵气会烟消云散,就连身形都要化成灰烬。

    他们进入这座古墓,本来就打扰了墓主的清幽,不仅如此,还私自拿出了里面的东西,这已经是大不敬了。

    现在如果连人家的守墓木偶都给烧干净了,就真的太说不过去了。

    “轩绍,放过他们吧!”她竖起魔天剑,一道紫色的光晕缓缓攀在刀刃四周。

    那两个木偶人再次看见这把魔天剑,行动又开始迟缓起来,然后慢慢的就停止了活动,僵在原地,好像受到了剑的召唤一样。

    “看来这把剑真的是墓主人生前使用的兵器。”慕雨谣感慨了一句。

    轩绍见那两个木偶人没有下一步的行动,便也将神火熄灭,暂时休战。

    “我们走吧。”他上前一步,过来拉她的手说。

    慕雨谣赶紧把手缩了回去,转身去看郎峰。

    他伤得很重,似乎意识淡漠。

    “你能带我们飞出去吗?”慕雨谣沉声问轩绍道。

    他诧异的看着她和洪天禹,“你说你们?包括他?”

    慕雨谣叹息一声,冷冷的说道:“算了,我搀着他出去,你不必管我们。”

    话音一落,她只觉的身体一轻,已经被轩绍抱在怀里,飞在墓室的上空。

    她抬眼看他的时候,正好对上他俯视她的眼神。

    那双黑夜般的剪瞳里闪着意味不明的光亮,睫毛轻轻抖动着,好似想透过那漆黑,向我传递什么不能说的秘密。

    但因为她的注视,他马上就将要暴露他的眸光给掩藏了起来。

    “你放我下去!”慕雨谣不禁蹬了蹬腿,挣扎了两下。

    他伸手轻轻的拍了她屁股一下,柔声喝道:“老实点。”

    “放开我,我要去救小禹!”慕雨谣继续挣扎。

    轩绍眸光一沉冷冷的看着她,“他在后面,魔天剑载着他飞呢。”

    闻言,她往后方一看,郎峰的造型绝对是要逆天了,简直堪比哈利波特。

    “他意识不清,可能会掉下去的。”

    轩绍冷剜了她一眼,“你对他还挺上心的,放心吧,他能照顾好他自己。”

    切。

    她不再说话,任由轩绍抱着飞行。

    淡淡的檀香味道环绕在她的鼻息之间,这是轩绍身上特有的味道,也是她午夜梦回经常会想起而整夜无眠的味道。

    慕雨谣以为我再见到他一定会仇人一般的形同陌路,多一句话也不会讲,甚至连多看他一眼都不会的时候,她的身体和心灵就全部都叛变了。

    重重的叹了口气,她竟发现轩绍的嘴角忽然弯起一抹弧度,看上去尤为得意。

    她竟忘了他可以使用读心术!

    不知道飞了多远,我只听到轩绍在她耳边说了句“睡吧。”

    然后她就失去了意识。

    一直到她听到几声重重的敲门声响起的时候,才睁开了眼睛。

    “您好客人,我是服务员!请开门!”

    随后便是咣当咣当,一声比一声更响亮的敲门声音。

    慕雨谣揉了揉眼睛,一脸懵逼的猛然坐起身来。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干什么?

    看了一圈周围的环境,窗外的天都已经黑了,这是什么地方?看起来像是个酒店的套房!

    “你好,客人!我是服务员,请您配合警察临检!”叫门的声音一直没停。

    服务员?

    轩绍呢?他去哪儿了?

    旋即,慕雨谣听见门外的人在讨论,“里面有问题!直接开门!”

    这声音粗犷有力,应该是警察的声音。

    她下意识的就抽身躲进了旁边的衣柜当中。

    然后门便被服务员给打开了。

    直到她藏好了,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躲起来。

    可是直到她转头对上轩绍那张白皙的俊脸,才发现,躲起来是多么的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