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帝王之心

    两兄弟的话终于让在场人的脸色好了一些,沈焱关切地看着楚倾心,“什么时候出发?”

    楚倾心摇了摇头,“还不确定,天道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而且我还有事要找誉滕一趟。”

    知道她肯定是因为百年后的大战去与身为帝王的誉滕商量,楚擎点了点头,“我今早正巧去了一趟宫中,这个时候陛下应该是在御书房处理事务。我先帮你递帖子,午后你去吧?”

    “不用这么麻烦,”楚倾心微微皱起了眉头,“等会儿我直接去御书房去找他就是了。”

    看着楚倾心离开的背影,夙浅捅了捅一旁的丈夫,“怎么了?刚才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楚擎叹了口气,“若是以往的陛下,心儿这般没大没小的倒也没什么事。只是最近我发现,陛下好像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具体哪里不一样我也说不上来,好像跟先帝越来越像了。”

    “儿子像老子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你有什么可怕的?”夙浅一脸疑惑地看他。

    以前的事情楚擎也没有跟夙浅提起过,夙浅自然不知道先帝是个怎样的人,满心担忧无处宣泄的楚家主只好又深深地叹了口气,搞得一旁的楚家主母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这老头。

    楚倾心悄悄来到御书房的时候,誉滕正在处理朝中事务,在听到不响的动静的一瞬间,誉滕还以为是刺客找上门来了,下意识地浑身一僵,但是在看到楚倾心的时候,松了一口气。

    可即使是这样,他的心中还是浮起了不可抑制的怒气,连带着语气也不好,“你来干甚?”

    满腹心事的楚倾心也没注意到誉滕的不对劲之处,直接将御书房当成了自己的房间,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给自己沏了一杯茶,“我接下来很长时间不在帝都,找你来商量件事。”

    见她这般不客气的举动,誉滕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但还是耐着性子道:“什么事情?”

    楚倾心犹豫了片刻,还是将百年之后的决斗与他说了,末了还说道:“我需要你的兵符。”

    誉滕全程目瞪口呆,不可置信地看着楚倾心,似乎还在消化从她口中得知的消息,但是在听到楚倾心说需要兵符的时候,他瞬间就回过神来,“你要兵符作甚!?不对!我不答应!”

    没想到誉滕的反应居然这么激烈,楚倾心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不过还是耐着性子回答道:“我方才也说了,百年之后虽说是我与莫亚的决战,但也是他向华卡丝世界动手之时。”!%^*

    “人鱼族与精灵族已经是我们的盟友,所以现在我们需要让人族变得强大起来。你放心,我不会霸占着兵符的,我只是想让五叔利用兵符训练宫中的军队,有兵符到底好做事一些。”

    “你的意思是,兵符要让你们楚家的人掌管百年的时间?”闻言,誉滕依旧警惕地看她。

    原本这兵符是由他的皇叔——恭亲王拿着的,只是也不知是不是在这位置上坐久了,渐渐地便多了自古以来帝王心病疑心重。他总觉得让要与楚家结亲的恭亲王掌管兵符不安全,

    于是他便将兵符给收了回来,若是以往的他,楚倾心来借兵符他自然是拱手相让,可是现在的他不敢相信任何人。眼前的少女本事实在太大了,能让他成为帝王也能让他回到以前。

    而且,如今的楚家可是说是如日中天。楚倾心还是楚家的少家主,他实在是不敢相信她。(!&^

    从未见过誉滕这样子,楚倾心的心中也隐隐有了预感,“看你的样子,是不打算交出来?”

    听着楚倾心沉下去的嗓音,誉滕还以为她想要动手强夺兵符,在对比双方的武力差距后,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空间戒指,“不是,我的意思是,我直接加强他们的训练,这兵符……”

    见状,楚倾心微微眯起了双眼,“宫中的训练没用,五叔出生入死这么多年,有经验。”

    被她怼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誉滕还是紧紧地握住空间戒指,不肯给楚倾心一个准话。、

    “誉滕!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想着你的权势滔天!?”楚倾心猛地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走到誉滕的面前,“你以为我会拿兵符去做什么?再去扶持一个王爷登基?我很闲的吗!?”

    “如今整个华卡丝世界都危难当头,你还在死死地抱着这个位置不肯撒手?我告诉你!若是以现在的人族去对抗莫亚的神魔大军,莫说是皇帝,就算是人,不!鬼!你都没得做!”

    看着誉滕被吓得脸色苍白的模样,楚倾心的眸中满是失望,道:“既然陛下不肯交出兵符,那倾心也不好强人所难。倾心方才说的,还请陛下多加考虑。倾心就不打扰,先告辞了。”

    在走到窗户的时候,楚倾心停下了脚步,微微侧过头看着誉滕,“誉滕,我对你很失望。”

    直到楚倾心离开,誉滕也一直没有回过神来,直到不远处帷幔被掀起,一名雍容华贵的女子从内室缓缓走了出来,她在誉滕的面前站定,面色复杂,“你何时变得与你父皇一般了?”

    誉滕回过神来,仿佛没有听到女子所说的话,而是问道:“太后醒了?身子可好些了吗?”

    “陛下,你别装作没有听到!”太后,应该说是纳兰莹皱着柳眉,“方才楚大小姐向你借兵符你为何不借?难道你觉得她会像扶你上位一样辅佐其他的皇室子弟登上这个位置?”

    “誉滕,你莫要忘了,当初是谁机关算尽将你扶到这个位置上来的!若不是有楚大小姐在,你早就去见你那个死去的母后了!不,应该说,若不是有楚三夫人,你根本就无法降世!”

    “誉滕,你们一家子都欠了楚三爷一家许多许多。”说着,纳兰莹便直接转身离开了。

    纳兰莹话一直回响在誉滕的脑海之中,回想起方才两名女子对自己失望的眼神,誉滕心底一片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