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之后

    蓝念咬了咬牙,一闭眼,弯腰下去,“楚大小姐,今日之事,是我做错了!”

    话音刚落,甩袖转身离开,蓝家主在后头急的直跳脚,也不能现在冲出去将人抓回来。

    无奈地叹了口气,蓝家主将礼盒双手奉上,“这里面是犬子与楚大小姐约定好的寒风雪,以及一株百年的魔骨灵花,还希望楚大小姐能够不计前嫌。”

    楚倾心示意下人将礼盒接过来,“蓝家主严重了,都是小辈之间的比试,倒是惊动了蓝家主。不过倾心还是希望今天这件事情能够给蓝大公子一个教训,不过有自信还是件好事。”

    蓝念因为太过于信心自负,从而导致三阶药剂师测试的失败一事早就传遍了整个帝都。

    现在不少人将他们蓝家当成一个笑话,还有不少家族在嘲笑他们蓝家妄图取代颜家。

    现在被楚倾心这么大咧咧地说出来,蓝家主的脸色自然好看不到哪里去,但是今天这件事情确实是他们蓝念做错了,再加上楚倾心如今的身份,他哪里敢对楚倾心发火?

    所以只好干笑着道:“楚大小姐教训的是,今日之事我定会好好严惩蓝念这个崽子!”

    见楚擎祖孙俩神色淡淡,蓝家主知道自己不好再继续待着,反正歉也到了,礼也送了,蓝家主对着楚家祖孙二人微微行了一礼,笑道:“时候也不早了,在下就先告辞了。”

    看着蓝家主离开的背影,楚倾心死死地皱着眉头,“这蓝家底蕴、实力都不如颜家,继承人更是个傻的,究竟是谁给他们的勇气说想要取代颜家成为大陆第一药剂世家的?”

    楚擎直接被她这嫌弃的语气逗笑了,“难不成你还不允许人家有点远大的理想了?”

    说着,将桌上的礼盒拿起来递给楚倾心,“我看颜老头确实是挺看好你的,知道你自己在培养药材,特地从家中帮你找了个对这方面有所研究的人来帮你,听说还是醉蓝的心腹。”

    “我将碧落阁的后花园改成了能够种植药材,正巧碧落阁之下就是个聚灵阵,你手中的那些药材都可以种植在那里,我也会吩咐下去不准任何人进入你的碧落阁。”

    这些都是楚倾心之前想要做的,没想到却被楚擎抢先了一步,她更是没想到颜安居然将自己家族中的人派来帮自己,这么想着,楚倾心无奈地摇了摇头。

    “颜家主就这么放心将未来颜家主的心腹派给了我?就不怕我楚家代替颜家的地位?”

    楚擎笑道:“颜老头早就猜到你会这么说,他让我跟你说,咱们两家就别分什么你我了,而且你培养药材的手法是他们家中没一个人比得过的,所以他说你若是真的感动的话。”

    “那日后你手上的药材就分给他们一些,说是你作为颜副家主向家主上贡的贡品。”

    楚倾心这回是彻底说不出话来了,这种话确实像是颜安这个老顽童说得出来的。

    自从碧落阁后花园被改成药圃之后,楚倾心整天不是在房中修炼,就是在后花园。

    将楚倾心当做继承人培养的楚擎只能一个人可怜巴巴地坐在书房整理家族中的事务。

    有的时候他还向族中长老抱怨,想要让他们劝劝楚倾心,让她不要只知道整日修炼,偶尔也要帮自己处理一下族中的事务,结果却被几位长老训斥了一顿。

    说是他们家族中也就这么一个宝贝天才,她爱做什么做什么,你个当爷爷的瞎掺和什么!

    在碧落阁大门不出二门不买的楚倾心当然不知道楚擎的心中有多苦,就如同楚擎所说的那样,一天到晚就知道修炼,不时还与易玲一起收拾药圃之中的各种珍稀药材。

    说起易玲,就是颜安送给楚倾心帮她一起照看药圃的,也是与颜醉蓝从小一起长大的。

    易玲一到碧落阁之中看到药圃之中的药材,整个人都差点流了口水,吓得清莲还以为她会一口气将药圃之中的药材给吞之入腹,所以她刚来的几天,清莲天天跟在易玲的后头。

    这一天,楚倾心蹲在药圃栽种药材,易玲蹲在楚倾心的身边,眼巴巴地看着她手中的药材,吸了吸口水道:“楚大小姐,没想到你的手中居然还有凤羽花,这药材颜家也只有两株。”

    “我们也想着栽种它,只可惜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养不活。”

    楚倾心轻笑一声,侧了侧身子,让她看清楚自己手中的动作,嘴上还说道:“凤羽花这药材存活的条件虽然不算苛刻,但是栽种的时候却要极其注意一点,”

    “栽种的时候,一定要以灵力包裹住凤羽花的全身,否则极有可能在栽种之前死去。”

    易玲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随后乖巧地笑道:“这几日呆在楚大小姐这里,感觉每天都能学到好多东西,比跟在我家少爷身边学到的还要多上许多呢!”

    颜家的人,不管主子还是下人,都或多或少会一些药剂,更别说易玲还是颜醉蓝的心腹。

    听到她这么说,楚倾心轻笑一声,“若是被你家少爷知道,指不定要怎么罚你。”

    闻言,易玲却是满不在乎,“少爷已经说了,既然将我送到了楚大小姐的身边,那易玲便是楚大小姐的人了,是奖还是罚,全部都是楚大小姐说了算,少爷没资格说话了。”

    “个臭丫头!才离开本少爷几天,你就敢在背后说你家少爷我的坏话了!”

    易玲话音刚落,便听得一道带笑的嗓音自二人的身后传来,一听到这个熟悉的嗓音,易玲的脸色都变了一变,连头都不抬,连忙跑到楚倾心的身后,以楚倾心的身躯遮挡住自己。

    直到确认自己藏好了,易玲才敢道:“这句话是少爷您自己说的,我可没说错一个字!”

    可惜啊,楚倾心虽然比她高出一截,但是却比她瘦弱一圈,颜醉蓝还是能清楚地看到她。

    不过易玲是从小与自己长大的,颜醉蓝也不会真的责罚她,而是不轻不重地说了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