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353章 那个男人有问题

    抬头,往李昊天看去,不出所料,那人目光正盯过来,带着严重的警告:什么横刀夺爱?若不是你当年落水被我救的事被人刻意隐瞒,你本来就是我的。

    青灵小小无语一下,依旧朝李昊天投过谄媚的一笑。

    笑意中,表面的意思是:你最帅了,我最喜欢你了!

    而事实上,青灵心下想的是:你当年就是个霸道好武之徒,浑身上下都是斗殴之气,哪比得上启仁朗朗初日般俊朗?至于后来为什么会看上你,大概……大概是口味变了罢。

    也或者是屈服于你的淫威之下,被人霸占着霸占着,就霸占成习惯了。

    唉,想到这里,她顿时觉得自己的感情之路是多么悲催而与众不同。

    “你好像很怕他?”蓝蝎子问。

    平日里,见多了李昊天把青灵宠在手心的模样,如今乍然见青灵生怕李昊天听去他们说话,只觉得差异好大。

    “也不是怕啦!”青灵想到那人私下里也叫自己女王,心里还是有点小甜蜜的,“只不过他醋意大,吃醋的时候很凶。”

    蓝蝎子略一点头,自然,她根本不会想到,西凉这位昊帝吃醋惩罚女人的手段就是宠,不停歇的宠宠宠。

    这种事情,倘发生在她身上,她当然不会觉得那叫凶,说是福利还差不多。

    便就在这时,倒在旁边地上奄奄一息的银柳开口了:“西凉昊王,因王妃囚于宫中,怒发冲冠,一夜起兵,夺皇位,后称昊帝。”

    这么大的八卦,蓝蝎子竟不知道,他作为男宠,知无不言也是应尽的职责。

    便是这句简单的话,蓝蝎子对青灵不光嫉妒,更是几近崇拜了,太厉害了,能让一个男人为了她起兵造反,那得多大的魅力,那得男人多爱啊!

    蓝蝎子抬头看着青灵,连手上动作都忘了:“他为什么看上你,因为你长得漂亮?”

    这么多年,蓝蝎子从来就没有一个闺中密友,年轻的时候,她是上任蛊毒宗师的入室弟子,同门几个师兄们斗法斗的比任何人还凶,说是仇敌还差不多,怎么可能述说感情的事情。

    后来,她终于胜出同门师兄们,也得到南疆蛊毒宗师之位,可对于感情,对于自己多年来心心念念想着那个男人,却是完全的以失败告终。

    此刻,她问青灵这个问题,与其说是八卦,还不如说是请教。

    对于感情,她是真的不懂啊!她不明白,以她的姿色,虽谈不上倾国倾城,但也绝对不差了,为什么那个男人从来就不正眼看她。

    后来,她广收男宠,虽在南疆不是什么大事,可在西凉却是闹得沸沸扬扬,只有她知道,她做的一切,无非是想引起他的主意。

    甚至后来,她强行扣下他们家族最有可能成为族长年轻一辈的银柳……

    当然,当年的银柳本名并不叫银柳。

    只可惜,那个人,还是没来.

    青灵看着蓝蝎子几近渴求想探寻原因的目光,她无奈的指了指地上躺着的癞皮兽,示意她别忘了正事,快点找出这变异虫子的死穴。

    蓝蝎子这才重新低头,尖尖的指甲依然顺着肚皮中线的位置一路下滑,根据她对着这东西行为习惯的分析,那处死穴必定在贴在地面,最不易被人攻击的胸腹处。

    只是,她的脑海里,依然反复交叠的出现那人的身影。

    从进入地宫,从在第一层被曼珠沙华迷了心智后,无论何时,她的脑海里都会出现那个人的模样,也或者说,这么多年,即便她男宠无数,却从来就没有真正将那人淡去,

    如今,经过曼珠沙华的幻梦,经过银柳的刻意提起,经过李昊天为青灵造`反`逼`宫故事的刺激,她的心里早已苦不堪言,

    为什么,为什么这世上绝大多数人都能得到自己的幸福,唯独自己……

    她不明白,自己究竟输在哪里?为什么,那个人连看自己一眼都懒得抬眸?

    “感情的事,应该和样子没太大关系。很多男人看上相貌平平的女子,还不是爱得死去活来的。”

    地宫凶险,青灵担心蓝蝎子因为感情的事情分太多神,忙宽慰她道,“照我看,不是你的问题,而是那男人有问题。”

    “他有问题?”蓝蝎子猛然抬头。

    这么多年,她一直在找自己的原因,是不是不够漂亮,是不是不够妖媚,是不是不够女人,唯独没想过,是不是那个男人出了问题。

    忽的,指尖触到一块异常柔软的地方,忙低头,便看见指尖划过的地方正是癞皮兽肚脐的位置。

    “估计就是这里了,不过还得试试。”蓝蝎子说道,然后继续问,“你刚才说是他的问题,什么问题?”

    青灵见成找到癞皮兽死穴,心情大好的:“他最大的问题就是没眼光,放着你这么对他一往情深的女子不要,傻不拉几的。”

    “哈哈!”蓝蝎子笑,心情大好的,“这是我听到的最让我开心的话了!”

    指尖猛然一沉,瞬间入肉三分。

    这么多年,偶有人知道她和那人的事,也都是说她是名门正派眼中妖女之类,对方不屑一顾。

    如今居然有人说是那人没眼光才没看上自己,果真大快人心。

    许是那癞皮兽忽然吃痛,直觉感知到自己危在旦夕,原本冰封的身体在拼力一搏中陡然跳了起来,加上蓝蝎子的手就停在它小腹之上,基本是求生的本能,它呲牙朝着与自己最近的蓝蝎子扑了过去。

    陡然的惊变,青灵吃了一惊,这已是近搏,地上长鞭已毫无用处。

    只见银光一闪,癞皮兽瞬间被一根银色缚住,朝外面一甩就丢了出去。

    这是青灵近身攻击独门武器,也是她最后一道屏障,如今竟随手就甩了出去。

    “噗!”声音不大,却是癞皮兽落地的声音。

    青灵这一甩,原本是为了救人,力道自然不小,癞皮兽因的肚脐被划破,本就离死不远,此刻再加青灵这一甩,基本连挣扎都没有,直接宣告死亡。

    蓝蝎子看了看不远处彻底死掉的癞皮兽,真心实意的对青灵说了两个字:“谢谢!”

    若非刚才青灵速度快,怕是自己这会儿也已化为一滩脓血。

    癞皮兽之毒,虽说不是绝对无解,但这么短的时间,又被地理条件所限,到哪里去配解药?

    青灵淡淡笑了笑,目光却是朝不远处银柳看过一眼,嘴里对蓝蝎子道:“想救你的人,可不止我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