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笙 作品

第10章 此生最悔

    白惜寒沉默着,看着慕容临那决绝的眼神,她没有动,良久,才沙哑着嗓音开口,“我喝,但是要等一下。”

    慕容临不解地看着白惜寒坐了回去,她把身上略显凌乱的衣服整理好,又开始整理着她睡过的床铺。

    白惜寒的动作很轻柔利落,就好像每天起了床在收拾东西般平静,这动作却让他有种强烈的怪异感。

    正想着,白惜寒突然从枕头下拿出藏了很久的那把枪,速度极快地对准了慕容临。

    “这是你逼我的,放我出去,不然我就开枪。”

    白惜寒的声音很冷,在看不到的地方,她的手也在抖。

    她只是个治病救人的医生,什么时候做过这种事?

    是慕容临不肯给她一条活路,生生把她逼成了这样。

    慕容临不可置信地看着白惜寒,她比他想象中还有能耐,竟然敢拿枪指着他威胁他?

    “你觉得,我们两个,谁的枪法更准?”慕容临气定神闲地拔出手枪,也对准了白惜寒。

    白惜寒的一颗心直往下沉,慕容临本就是在刀口舔血的军人,真的要和他斗枪法,她怎么可能赢?

    更何况,白惜寒知道,她不会舍得开枪伤害慕容临,可他不会顾忌这些,慕容临巴不得她死了才好。

    两个人无言地僵持着,突然,有卫兵急忙走了过来,递上一封信。

    慕容临看着,脸色骤变。

    这是一封来自北方叛军的信,信上的内容很简单,白梓柔被他们抓了,如果不想她死,就送足够的枪支和粮食过去。

    慕容临冷着一张脸把信撕碎,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白惜寒,眼神复杂。

    “我同意你刚刚的要求,把枪放下。”

    白惜寒迟疑,“我要看到车子过来。”

    慕容临没有动怒,反而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可以。”

    慕容临很快安排了一辆车过来,白惜寒坐上去,松了口气,还握着枪的手在颤抖。

    还好,她逃出来了,看着越来越远的少帅府,她心情说不出的复杂。

    她还以为慕容临会多强硬的留下她,没想到看到白梓柔出事便沉不住气了。

    果然是她太高估自己的分量。

    车子快速地行驶着,片刻后,白惜寒察觉到了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