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爱 作品

第26章 会大出血

    磕头,认错。

    这对傅云深这样的男人来说,简直和放下尊严无异。

    男儿膝下有黄金,岂是轻易跪的。

    可。

    眼眸一凛,傅云深就真的走到门口,接着,对着你一地的碎瓷碗,跪了下去。

    “伯母,伯父的事,我真的很抱歉,但南笙是无辜的,她已经伤痕累累,她现在只剩下你这个母亲了,我请求你,原谅她。”

    碎瓷片扎入肉里的声音,很轻微,但又随着那流出的鲜血而变得清晰。

    夏母仿佛都能听到那呲咔的声音,她的瞳孔缩了缩,怎么都没想到,傅云深竟然真的跪了。

    鲜红的血,很快,就将那碎瓷片给染红了,甚至连青灰的水泥地上,都红了一小滩。

    夏母攥紧了拳头,晦暗地盯着傅云深,许久,她才笑着说,“傅云深,你现在下跪忏悔,是想告诉我,你后悔了?你想重新和南笙在一起了?”

    “傅云深,我告诉你,即便你今天跪了,我原谅自己的女儿是一回事,要我原谅你,绝不可能!”

    傅云深面色紧绷,强忍住痛,没让自己吭一声,只道,“伯母,我不求你的原谅,我也保证,绝不会再去打扰南笙,我只求你回去见南笙,她现在只剩你一个亲人了。”

    夏母瞥过脸,漠然道,“你起来吧,我等下就会回去,但我不会原谅你,你也别想再和南笙再一起,若再让我看到你出现在她面前,我就真的当没有生过她这个女儿了!”

    傅云深起身,没有为自己去辩解什么,说了声谢谢伯母,转身离开。

    夏母看着他的一瘸一拐的背影,眸光复杂,却终是瞥过脸,漠然拿起扫帚,将那沾着血的碎瓷片扫进了垃圾桶里。

    ……

    “南笙,你先吃点东西,身体要紧,你别担心,伯母一定会回来的。”

    病房。

    楚逸逍端着粥,想要喂夏南笙,可夏南笙只是吃了两口,就再也吃不下了。

    “学着,我不饿,你自己吃吧。”

    “可你再不吃东西,身体会垮的。”

    楚逸逍满脸担忧,“南笙,刚刚医生替你新作的检查里说,你现在的身体很虚弱,如果强行引产,会落下很大的后遗症,不但会损伤子宫,还有可能在手术中因为体力不支而大出血,手术的风险会变得很大。”

    夏南笙苦涩的笑笑,“可我妈不喜欢这个孩子,学长,母亲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如果我为了孩子气走我的母亲,那我还算什么女儿?她把我抚养成人,我却为了仇人的孩子忤逆她,她当然生气,所以这个孩子,我怎么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