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一百六十八章 初瑾是谁

    只见,白母有些颤抖地接过袁之修手里的手机。云朵机场爆炸,对白家的生意可是一场不小的冲击。

    张丽玉学会计出生,能理解事情的严重性。

    “死了多少人啊?”白母有些颤颤巍巍的问道。显然,对事情已然信以为真了。好在,目前为止白西沉的热点还没有被炒上热点。当下的情况,够忽悠女人的了。

    “现在还没有统计完全。”袁之修接着平和的回答道。

    至少,白天和白夕染的心好容易可以松一口气了。能瞒一天,到底也是一天。

    “这么大的事,你们干嘛瞒着我呀?”得知事件后,白母一脸焦急的质问着二人。一个是自己的女儿,一个是自己的丈夫,

    她的话一出,立马把两人弄得无言以对。

    而后,白母舒了一口气,道:“白天,你先听我说。明天,不,今晚你得立即回波斯顿一趟。”

    白母的话一出,立马惹得三人一惊。

    早先,袁之修就听说过,丽玉姨胆识过人。而且,遇事不温不火,能沉住气。

    今日一见,果真是聪慧过人。

    “夫人,你有什么想法?”白天忙追问道。他年轻时对张丽玉一见倾心,岂止是因为女人的容貌。

    紧接着,白母接着道:“意外对于白家在波斯顿的冲击自然是不小,可目前为止,我们需要做的是,承担责任。”

    “妈,死的人可不是个小数目。”白夕染苦着一张脸,好意的提醒着女人,此事非同小可。

    苦笑了一番,白母好似在嘲笑着父女两。!%^*

    “笑什么啊?”到了这个时候,白家都处于水深火热中了,白母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而后,袁之修恍然大悟道:“波斯顿公共财产大使馆,即使去了那,兴许能亡羊补牢。”

    “没错,之修还和小时候一样聪明。”白母一脸赞赏的看着男人,好是夸耀的说道。沉思了一会儿,旁边的父女两才恍然大。

    “是啊,我们怎么没有想到。”白夕染对白母的应急能力好是佩服,相反,心里也埋着一个定时炸弹。

    扔了一个眼神给袁之修,白天若有所思。(!&^

    “来来来,之修,尝尝玉姨的手艺。以后也别叫伯母,直接叫玉姨就好了。”张丽玉一边拉着男人,一边说道。

    跟随在女人身后,袁之修附和往前。

    “之修哥哥,我妈就这样。”白夕染向男人递过一个抱歉的眼神,示意自己也没辙。随后,父女两也跟前坐到桌前。

    “对了,夕染你走之前有看到弟弟吗?”白母给袁之修盛着汤,若有所思的说道。终究,她还是问起了白西沉。

    “见了,临走前西沉他还跟我打听一个女孩子呢。”话说着,白夕染努力圆着谎。

    回想起那晚的事,白夕染才联想到起初瑾来。这一次,白西沉想要回国,估计大部分也是她的缘故。

    若是男人出了什么事,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放过初瑾。

    “女孩子…西沉有喜欢的人了,谁啊?”将手里的萝卜排骨汤放在袁之修跟前,白母接着打听道。

    虽说白西沉在外风流惯了,但在张丽玉的心里,却是一个还未动过情的孩子。张丽玉自己的儿子,她最为清楚。要真是白西沉主动打听谁,那十之八九是动心了。

    “初瑾。”白夕染夹过一块萝卜,低沉的说道。

    随着声音的戛然而止,袁之修拿着勺子的手不由得一怔。偏偏这个反应,被白母尽收眼底。

    “是之修认识的女孩子啊?”说着,白母看向袁之修。

    而后,白天擦了擦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