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153章 九重天帝

    “呵!”孟婆轻笑一声,像是猜透了什么,“这么说,你回澹台了?”

    那你可曾见过他?

    孟婆紧凝着水夕,眼中带了些许期盼。

    澹台于她来说,是她整个黑暗世界里唯一的光明之地。

    而他,便是照亮她整个地狱里的一束光。

    “嗯!”水夕点点头,看着孟婆用术法托在身侧的白荻花,又说道:“这两盆白荻花,就是小师叔在璇玑子手中换来的。”

    “璇玑子?”

    乍一听这个名字,孟婆眼中便闪现一抹莫名地触动。

    “他……还好吗?”孟婆不自觉得问出声。

    水夕疑惑的看过来,孟婆骤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娘亲说的是谁?”

    水夕显然没弄懂孟婆问的是小师叔,还是璇玑子。

    “没有谁,你听错了!”孟婆眼中飞闪一抹惊慌,转眼便恢复成了那个又冷又艳的忘川掌管者。

    “对了娘亲,我飘尘妹妹呢?”水夕朝孟婆身后看了看,聪明地转移了话题。

    “她在闭关。”孟婆盯着水夕,那眼神犀利的仿佛一眼便看穿人心,她不在跟水夕绕弯子,直接问道:“说吧,找我来有何事?”!%^*

    她这个便宜女儿,心思玲珑,古灵精怪,鬼主意又多,自己恐怕早就被她划成了首要的危险份子,怎么会没事跟自己话家常?还专门挑了她最喜欢的白荻花相送,肯定有什么事求自己。

    水夕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讪笑一声,“呵呵,果然知女莫若母,女儿确有一事想询问娘亲。”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血缘的关系,即便孟婆对自己没有一个笑脸,水夕都倍觉亲切,有种想要依赖的感觉。

    哪怕,就这样剑拔弩张的彼此防备着对方,也总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血脉之情在心间徘徊,令她心安。

    “说。”(!&^

    孟婆干脆地道,看在这便宜女儿送她白荻花的份儿上。

    “女儿想……”水夕观察着孟婆,见她神情没有丝毫的波动,这才小心翼翼地继续说道:“想,想看看南戎的前世记忆。”

    原来是为了个男人才讨好自己,哼,真是没出息!

    孟婆诡谲莫测的目光,似笑非笑地看着水夕,看的水夕头皮阵阵发麻。

    虽然只是一缕神识面对孟婆,但水夕还是感受到了令她窒息的压抑。

    久久,在水夕以为她会拒绝的时候,一颗金色的珠子浮现在空中。

    “这便是他前世的记忆,你自己看吧!”

    孟婆将记忆珠挥向水夕,又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撕开虚空,消失在那虚无的黑暗之中。

    水夕摸了把额头的冷汗,立即撤回了神识。

    水夕眼开眼,便发现南戎早已解了她的禁制,将她放在了贵妃椅上。

    南戎见水夕一醒来,面色突然变得苍白,虚汗直冒,满脸担心地问道:“怎么了,那里不舒服?”

    他探了探水夕的额头,又不放心地回头朝未勒命令道:“还不快传御医?”

    “我没事的。”水夕坐起身,阻止了未勒离开的动作。

    随即,她小心翼翼地拿出记忆珠,欣喜若狂对南戎道:“南戎,你的天罚之咒有解了。你看,这是凝聚了你前世记忆的记忆珠。”

    “记忆珠?”南戎狐疑地盯着水夕手中的珠子,“这里面装的都是我前世的记忆?”

    他不信邪地用手指碰了碰,顿觉脑海中闪过无数画面,就仿佛曾经亲身经历过。

    “嗯!”水夕点点头,带着几分炫耀地道:“娘亲是忘川的掌管者,她给的,肯定没错。”

    她召唤孟婆,全是为了自己。

    “夕儿!”南戎心头一悸,温柔地拥住水夕,“你个小傻瓜!”

    水夕微微推开南戎,催促道:“南戎,这记忆珠只能保存记忆两个时辰,我们快进去看看吧!”

    她深知记忆珠的功效,眼前时间紧迫,也顾不得跟南戎腻歪。

    南戎随即设下几道阵法,水夕握住他的手,两人很快便进入了珠内。

    一入珠内,水夕只觉眼前迷雾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