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220章 所以你要怎么哄我?

    孙姐跑出去,没一会,就请来了之前一直为厉奶奶看病的家庭医生。

    走到二楼厉沭司的房间的门口,她敲了敲门,“少爷,叶大夫来了。”

    厉沭司低声说了句:“进来。”

    门打开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走了进来,佣人孙姐退了出去。

    叶大夫是一位擅长内科和妇科的老中医,白白的胡须,看起来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他将手中提着的药箱放到了一旁,走到了床边,径自坐在床边的椅子上。

    他调了调呼吸,手往慕锦的脉搏上一搭,双目微合,眉间皱了皱,又侧着头,稍稍加重了指力,谨慎仔细地又探了一遍。

    大约一分多钟的功夫,叶大夫才缓缓抬起了手指,撩起了眼皮,“厉先生,是喜脉。”

    什么?

    厉沭司墨色的眸子里带着震惊的颜色,半晌都说不出话来,好久好久后才问:“多长时间了?”

    “刚刚结胎,大约一个多月。先生过几天可以带太太去一趟医院,好好的检查一下。”

    叶大夫抿了抿唇,声音稍顿,“不过,因为太太最近太过劳累,之前又做过剧烈的运动,动了胎气。”

    厉沭司愣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复杂起来,“严重么?”

    “没太大影响,”叶大夫收回了手,语气含着庆幸,“太太的身体素质不错,换了别人估计早就滑胎了。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给太太开一副安胎药,让她连服三天,千万不要进行剧烈的运动。”

    “好。”厉沭司凝了凝眸子,对叶大夫说道:“她怀孕的事情,叶大夫不要对任何人讲,包括我母亲和我太太。”!%^*

    母亲那里还是不要让她知道,现在他还猜不透母亲到底要怎么做,如果被她知道了,他担心会对慕锦不利。

    叶大夫答应了,他从药箱里拿出三副煎好的成药,放到床头,叮嘱道:“倒入瓷碗,热了再喝。”

    厉沭司点了点头,“谢谢叶大夫。”

    叶大夫提着药箱离开了房间。

    厉沭司看了看床上的女人,神色复杂。(!&^

    ……

    第二天清晨,在连绵的雨慕里,厉奶奶的骨灰送上了灵车,送葬的队伍,一路浩浩荡荡的来到了墓地。

    厉夫人的身后厉沭司一直为她打着雨伞。她朝人群中望了望,发现慕锦并没有人在人群当中。

    她看了眼自己的儿子,“慕锦怎么没来?她昨晚不是跟你一起在守灵么?”

    “她病了,刚刚才去休息。”厉沭司回道。

    厉夫人哦了一声,并没怀疑,也不再细问,心里却对慕锦的印象又改观了一些。

    这个丫头倒还算是有情有义。

    虽然已经离婚了,但她对奶奶的这份心意十分真诚。

    此时,厉奶奶的骨灰已经抱下了灵车,准备下葬了。

    厉沭南和厉微暖也站在奶奶的墓地前,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两个人的神色有些怪怪的,他们站的距离也有些远。

    前来送葬的人群,密密麻麻的围了一圈又一圈,一顶顶黑色的雨伞,在雨幕里撑开,像一朵朵忧伤的墨色的花。

    在庄严肃穆中,奶奶的骨灰下葬了。

    这个世界上,又少了他们的一位亲人。

    当石板盖上的那一瞬间,厉夫人的泪水盈满了眼眶,陪伴她三十来年的婆婆,再也不会对她说笑了。

    厉沭司站在伞下,昂了昂头,将眼中涌起的湿意迫了回去。

    厉微暖看着奶奶的墓碑上的照片,擦了擦湿润的眼角。

    轮椅上的厉沭南,微微有些动容。

    送葬的人群,逐渐的离开了。

    厉夫人看了看身边的孩子们,“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

    厉沭司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墓碑,一动不动,“你们先走,我留下来陪陪奶奶。”

    厉微暖陪着厉沭南上了车子车。

    细细密密的雨幕中,空旷的墓地上,只剩下厉夫人和厉沭司母子二人。

    厉夫人的鼻尖红红的,“走吧。”

    厉沭司的视线扫过母亲的脸,眼底凝结了几缕莫名的情愫,“母亲,以后奶奶不在了,请您不要再针对慕小锦了。”

    厉夫人的眉眼动了动,没有说话。

    多年来,母子两个很少有在一起沟通的时候。

    以往,厉沭司深感自己愧对自己死去的妹妹,对母亲的言语都是当做命令去执行,从来没有任何的反抗。

    母子间的关系,如同上级对下级一般。

    厉奶奶去世后,对厉夫人的触动很大。

    她回想起厉奶奶曾经跟她说过的那些话,发现人生的轨迹似乎不该是这个样子。

    也许是碍于面子,也许是对自己心态改变有些不太适应,她并没有直接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