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875章 好像教坏了

    苏姚被抱了一会儿,察觉周围有宫人路过之后,在楚非衍手心轻轻地比划了两下,然后猛地将人推开了:“别有事没事就给我来这一招,楚非衍,以前是我心软,纵容着你,如今不会了,别忘了,我是皇上钦封的长公主!”

    苏姚说完,直接一甩衣袖转过身去,脚步坚定的向外走去。

    宫人们早已经跪了满地,有人无意间抬头,便看到苏姚转身背对着楚非衍之后,眼圈便红透了,走了两步之后,眼泪更是不住的滚滚落下。

    沐卿晨赶了过来,看到苏姚的模样,整个人冷意迫人:“楚非衍,你怎么能惹我姐姐落泪?”

    “卿晨,我们走吧。”苏姚制止了要去找楚非衍算账的沐卿晨,直接带着人毁了栖凤宫。

    进入宫门,苏姚便将殿中的所有下人都遣退了出去。

    沐卿晨神色凝重的脸上顿时带上了笑意:“姐姐,我方才表现的怎么样?”

    “不错。”苏姚拿着帕子擦了擦眼睛,大冬天的哭戏不易,稍微不注意,脸上的皮肤都要变差了。

    “姐姐,你说咱们这般大费周章的,那沈菁会相信吗?”

    “他不信,总有人信,打不到狐狸,那就打只兔子,反正我们闲着也是闲着,我觉得演戏还能好玩的。”

    沐卿晨哈哈一笑:“嗯,姐姐你喜欢,我们就继续演。对了,那个韩重云怎么样了?”

    楚非衍落后一步进了大殿,看到沐卿晨,眼底闪过一抹极为浓重的嫌弃,一边坐到苏姚身边,一边拿起一个茶盏扔到了大殿的门上,装作一副苏姚发脾气的模样。

    守在门口的玉芙和挽香连忙带着人退到了院落门口,将整个栖凤宫都守了起来。

    苏姚笑的开心,给楚非衍竖了下大拇指:“相爷,韩重云如何了?”

    “我特意找了个风口的位置,又让她跪了那么久,这会儿没冻死算她命大。”!%^*

    沐卿晨喝了口茶,颇有些疑惑不解:“那韩重云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这大冬天的,她穿那么轻薄不冷吗?”

    楚非衍也想不透:“她一直就不正常。”上次在竹林小道上出现的时候,也是今日这般模样。

    “我躲在暗处留意了一眼,脸也图的煞白,脖子就很黑,幸好是白天,半夜看的话跟吊死鬼一样。”沐卿晨很是嫌弃。

    “还不止,嘴唇都是白的。”

    “真的,该不会是有什么病吧?”(!&^

    “改日让人瞧瞧。”

    苏姚微微瞪大眼睛看着两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们两个说这话是认真的吗?还是故意逗我开心?”

    楚非衍和沐卿晨皆用一副疑惑不解的模样看着苏姚:“姚儿,有什么好笑的吗?”

    “哈哈,她那样穿,还不是为了引起你的怜惜?”

    “穿的薄就能引起别人的怜惜?”楚非衍觉得韩重云脑子的确是有病。

    “你们看着她一副白衣渺渺、纤纤弱质的模样,难道不心疼?”

    楚非衍摇了摇头,眼神毫无波动。

    沐卿晨更甚,直接笑出声来:“那我看到冬日街头的乞丐,岂不是会更加心疼?”

    “可乞丐哪有韩重云那样一副好样貌?”

    “我还是觉得乞丐看上去更加顺眼一点,那韩重云瞧着就是个矫揉造作的。”沐卿晨一副敬谢不敏的模样,“姐姐,你忘了,你之前告诉我过,越是长得美丽的女子,越是会演戏,所以遇到事情一定要多长两个心眼,只有这样才不会被骗到。”

    苏姚面上有些尴尬,她说过这话?什么时候说的?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啊,没想到你还记得。”

    “那是,姐姐告诉我的话,我每一句都记得。”沐卿晨一副极为骄傲的模样,心中很是庆幸:幸好记住了姐姐的告诫,所以他才少走了许多的弯路。

    苏姚莫名的有些愧疚:“其实我说的话也不一定全对……”

    “虽然不一定全对,但姐姐一定是为了我好,所以,我听姐姐的。”沐卿晨对着苏姚笑的开心。

    总觉得有种祸害了自家弟弟的负罪感。

    苏姚赶紧转移开话头:“对了,今天晚上可是大年宴,你们两个要多注意一些,别出了乱子。”

    “嗯。”

    宫中的风总是吹的格外的快,年终祭典结束,长公主和并肩王再次闹翻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

    到了晚上年宴,许多官员心中提着一口气,总觉得这次宴会不会顺利,整个大殿上的气氛都比往年安静了不少。

    孟柔自然也收到了消息,她想要去见一见长公主,可来到栖凤宫却被告知长公主谁也不见。

    韩答应看着孟柔失落的模样,唇角微微的向上扬了扬:“孟妃娘娘,看来长公主对你也没有多特殊啊。”

    孟柔看到韩答应,便想到了她的妹妹韩重云,那可是导致长公主和并肩王吵架的罪魁祸首:“韩答应有时间和我说话,不如找机会多教导、教导你的那个好妹妹,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就不要生出觊觎之心,省的最后害人害己。”

    “娘娘教训的是,不过有些好东西是属于大家的,不应该一个人独占,不然,早晚会闹出这样那样的事情来。”

    韩答应看着孟柔,满眼皆是嘲讽之色。

    之前还以为孟柔答应让她帮忙主持选秀是想开了,终于不再霸占着皇上,可实际上呢?

    皇上不再去翊坤宫,可也没去别人的宫殿,她们依旧眼巴巴的看着,连点汤水都分不着,所以,以往一贯隐忍的她,也忍不住暴躁起来。

    “你……”孟柔眉心紧皱。

    “妾身告退。”韩答应说完,根本不会孟柔再说什么的机会,直接带着人转身离开。

    孟柔微微垂下眼眸,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之后,神色略有些落寞的转身离开。

    苏姚看向一旁的神色微动的沐卿晨:“不过去瞧瞧?”

    “不必了,年宴时辰差不多了,我陪姐姐一起过去。”

    “好。”

    大殿之中,众臣子和女眷看到楚非衍依旧一个人先来赴宴,不由得心中微微一沉。

    等了片刻,又见沐卿晨和苏姚一前一后走进殿门,纷纷收敛了气息。

    皇上特意和长公主一同赴宴,不就是为了给长公主撑腰吗?

    如此一来,夫妻之间的事情就有可能演变成朝堂之争,看来,这次宴会着实是难熬了。

    楚非衍垂眸端着手中的酒杯慢慢的品着,一副神色淡漠的模样。

    苏姚面上满是冰冷,动作十分僵硬的坐到了楚非衍的身边,还毫不遮掩的向旁边挪了挪,仿佛不屑和他挨着。

    桌案下,楚非衍一把握住苏姚的手,微微用力的扣住:演戏好累,要收利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