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873章 为了演戏下血本了

    寒风呼啸,此处又临近水边,韩重云几经克制,身体还是微微的发着抖,越发的显得她我见犹怜。

    楚非衍皱了皱眉心,却是没有如以前一样,一见面就让名臣和风起赶人。

    韩重云眼中上一抹亮光,只觉得希望终于来了。

    这段时间,她没少打听并肩王的事情,这么多年,并肩王一直守着长公主,身边别说了侍妾了,连个侍女都没有。

    人人都称道他和长公主伉俪情深,可看到之前长公主和他争吵时趾高气扬的模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并肩王和长公主并非什么夫妻情深,只不过是长公主嫉妒霸道,不允许并肩王身边出现其他女子,还偏要得个夫妻情深的名头。偏生皇上对这位长公主格外的重视,并肩王虽然是正统的皇室血脉,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没有办法抵抗,只能选择妥协。

    可他能隐忍一时,能够隐忍一世吗?

    这段时间朝中事情不断,并肩王一再的被那些官员猜忌,哪里还能如之前那般稳得住,所以,栖凤宫中的矛盾才爆发了出来。

    韩重云想到这些,就忍不住心中激动,总觉得属于她的机会终于来了。

    “王爷?”韩重云维持着行礼的动作,轻轻地抬起了头,将描画着精美妆容的面容呈现了出来。

    楚非衍神色依旧平淡,眼底闪过一抹按捺压抑的厌恶:“何事?”

    听到楚非衍终于愿意理会自己,韩重云心中欢呼雀跃,面上却露出一副凄楚的模样:“王爷,之前在竹林小道发生的事情,奴婢心中一直极为愧疚,可王爷是天边的流云,奴婢只是地上的尘土,根本没有见到您的机会,所以只能傻傻的等着,好在,上天似乎怜惜奴婢心中的苦楚,终于让奴婢见到了您。”

    流云、尘土?

    名臣学着风起,面上一副棺材板的模样,心中却在不住的大笑:这个韩重云脑子没有坏掉吧?

    “何事?”楚非衍再次将之前的话重复了一遍,略微加重了语气。!%^*

    他后悔了,不应该在自家娘子撒娇的时候,就无条件答应陪着她演戏的。

    “王爷,奴婢是想向您道歉,都是因为奴婢,才让您被长公主误会,不知道长公主殿下现在消气了没有?”

    楚非衍皱了皱眉,决定就算是答应了姚儿,也不能如此的膈应自己。

    除了姚儿,对于其他接近他的女子,他总觉得对方身上有一股令人作呕的气息。

    “王爷请留步……”韩重云暗暗地咬牙,长公主实在是太过可恶了,定然是她提前说过什么,并肩王才会对她如此冷言冷语。(!&^

    楚非衍眼神中闪过一抹冷冽的杀机,忽然改了主意,他向着前面不远处的水榭而去。

    韩重云心头大喜,连忙快步的跟过去。

    水边寒风更甚,尤其是这处水榭,更是在一个风口,韩重云刚一走过来,就被冻得打了个激灵,只觉得一侧身子骨头缝里都是寒意,可是她却不得不维持着可怜淡然的模样。

    楚非衍要坐,立刻有宫人拿了软垫一类的东西过来:“王爷,可需要摆上暖炉?”

    “不必了,你们退下。”

    “是。”

    楚非衍看向韩重云:“有什么话,你一次说清楚。”

    韩重云张了张口,觉得腮帮子都要冻僵了,她抿了抿唇,暗暗地给自己打气:“王爷,其实奴婢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第一是想表达歉意,第二则是向王爷送上奴婢的祝福,希望您和长公主能够早日重归于好。”

    “本王和王妃感情极佳,从来没有过分歧,何来重归于好之说?”

    韩重云露出一个满是苦涩的笑容:“王爷,此处没有外人,您也不必苦苦支撑着了。奴婢……奴婢虽然是一个宫女,可……可也愿意当一个安静的聆听者,王爷心中有任何苦楚,皆可对着奴婢来诉说。”

    站在水榭稍远处的名臣格外后悔有如此灵敏的耳朵,他暗暗伸手戳了戳一旁的风起:“她是不是对王爷和王妃有什么误解?”

    “其心可诛。”风起抱着长剑,冷冷的说道。

    “精辟!”

    水榭中,韩重云目光轻柔的望着楚非衍,一副我理解你的模样。

    “身为奴婢,擅自揣度主子,将你拖下去打死都不为过。”楚非衍轻轻拢了下眼眸,眼底冷芒如霜。

    “奴婢知道,自己的行为是大不敬,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王爷孤孤单单走过的身影,奴婢心中……”韩重云跪在了地上,眼眶适时的红了,“王爷,请您治罪吧,不管您如何罚我,奴婢心中都没有任何的怨言,只希望王爷能够顺心顺意、每日开怀……”

    楚非衍轻轻地垂着眼眸,沉默着不言语。

    韩重云不敢抬头,只能默默地维持着跪地的模样流泪,可此处实在是太冷了,眼泪顺着脸颊流过的地方,泛起阵阵刺痛,仿佛被冻成了冰。

    这边,韩重云一有动静,消息便传到了苏姚耳边。

    苏姚让烟箩帮忙盯着,特意换上了一身大红色的宫装,要不是害怕时间久了楚非衍直接将人处置了,她还想画一个配得上衣裳的妆容,不过情况紧急,只能将就着描画着一下眉眼,配齐首饰便带着人浩浩荡荡的赶往水榭。

    楚非衍在心中默默地算着时间,感觉地上的韩重云冻得去了半条命,终于觉得差不多了,正想要起身准备离开,忽然察觉余光出有一抹艳丽的红色亮起。

    他抬起头来,一身盛装的苏姚踏着阳光走入眼帘。

    苏姚一身大红色双凤牡丹宫装罗裙,头上鎏金凤头钗光芒熠熠,纤长的衣袖垂落,随着她走动的动作上下翻飞,再往上瞧,眉羽修长、凤眸妩媚,精心描画的眉眼带着点点锐利锋芒,在一身华贵衣衫的衬托下,越发美的锋芒毕露!

    楚非衍默默地压下唇边的笑意:看来自家娘子为了演好这出戏,可真是把自己忙坏了,毕竟这一身装扮起来还是挺费事的。

    苏姚仗着韩重云看不见,对着楚非衍眨了眨眼睛,随即冷下了一张绝美的面容:“王爷,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清冷的声音带着三分怒意、七分质问,让脑子快要被冻僵的韩重云骤然回过神来。

    长公主来的时机真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