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的泪光 作品

第95章 顾朝承,我恨你

    “你说的对,我们都是聪明人,说话根本没必要绕弯子,能不能栓得住一个全凭各自的本事,你如果有本事让顾朝承和你结婚,那是你的本事,我自然对他敬之远之,可这一切都未成定局,楚小姐不觉得自己说这话还太早了些吗?”沈薇没有看她,说完了之后,侧着身子从楚繁锦旁边走过,径直离开了医院。

    伤痛这种东西,对于二十五岁的程楚琪只是短暂的,她们两个人站在电梯里面,程楚琪抱着手靠在角落,忽然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那是我第一个孩子,也是我最后一个孩子,他没了的时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无论过去多久,我都会一直记得当时医生给我刮宫引产的痛苦,那时候我没有做全身麻醉,虽然下半身没什么感觉,可心里却痛的不能言语,这种痛我永远都记得了。”

    “小琪……”沈薇握着她的手,在只有她们两个人的地方,泪水忍不住的涌了出来。

    “当时的我还真是又傻又天真,天真的以为能生下一个自己心爱人的孩子,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事情,却不知道自己心爱的那个人他其实就是个人渣,我还傻到给我的孩子做了衣服,那时候我是多么期盼他能够生下来,可我没想到这件事情从头到尾就是一个局,顾惜早就知道我怀孕了,她就是为了让我流产才打了那个电话,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打针吃药了,然后孩子就没有了,这一切都快到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程楚琪从包里拿出了那张B超照片,她的眼神心如死灰,却又强忍着心中被捅了一个窟窿的伤疤去说起从前经历过的那些事情。

    她和陈景彻之间有那么多的达不成共识的问题要争吵,是因为在他们之间唯一有存在感的就是利益,程楚琪对陈景彻无话可说,是因为她爱着陈景彻,所有想要说,想要质问的一切都化为了无言。

    “我人生所有的绝望,都比不过当时躺在酒吧里面,看着他残忍的离去的那份悲伤,我当时不停的在想,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程楚琪喃喃道:“但是,这样的事情,今天也是最后一次了,等你明天离婚,我就彻底和他做个了结。”

    从楼梯里出来,她们两人的脚步都十分沉重,走出医院大门,她们互相都十分默契的走进了酒吧,发誓要喝个一醉方休。

    喝了个宁酊大醉,谁都没有主动说起这些年来,自己都做了些什么,身上又发生了什么,后来程楚琪才告诉她,这两年她结婚了,可是因为上次身体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她和丈夫一直都没有孩子,于是她们领养了一个,只比她那个没来得及出生的孩子小十个月,她当时想着,大约是她又来继续延续她们母子之间的缘分。

    沈薇趴在桌子上,稍微醒了一下神,看着程楚琪的丈夫接走了她。

    大约也是塞翁失马吧,她现在拥有了一个温暖的家庭,普通的丈夫,虽然生活平凡之中有所遗憾,可到底还是安稳幸福的。

    沈薇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手机,有放回了包里,想了想还是没有去拨通顾朝承的电话。

    “小姐,你现在喝醉了,想要打电话给谁?我帮您拨号。”见她迟迟没有离去,酒吧里面的酒保走了过来问道。

    沈薇盯着黑漆漆的屏幕看了很久,她没有发消息给顾朝承,他自然也是不会主动来找她的,就在她准备要放弃的时候,趴着的桌面突然被人敲响了。

    抬头一看,是顾朝承高大挺拔的身躯站在他面前,沈薇整个脑袋都喝的有些晕乎乎的,还冲着顾朝承傻笑了一番,她扯了扯这个男人的衣袖:“顾朝承,你怎么也来喝酒,好巧啊。”

    酒吧里面的灯光五光十色的映衬在他的脸上,他们都互相看不清对方脸上有什么表情,看不清也是一件好事情,人最大的烦恼就是难得糊涂,倘若什么事情都了解的清清楚楚,反而不是一件好事情,顾朝承没有解释他刚刚为什么没有在医院,也没有问沈薇离婚的事情谈的怎么样。

    他直接打横抱起了沈薇,将她扔进了车里。

    “上次喝了个胃出血的事情,这么快就忘了?你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也就枉费我一番心机了。”顾朝承板着一张脸走到驾驶座,朝她丢下冷冷的一句话。

    沈薇愣了一下,整个人趴在后排的座位上一动不动,其实在见到顾朝承以前,她是恨他的,如果不是因为他隐瞒顾惜的事情,她也不至于苦苦挣扎这么久,更加不会对顾惜所做的很多事情疏于防范,她恨顾朝承当了帮凶,毁了她原本的人生,她趴在后排的座位上幽幽看着顾朝承。

    她的那个目光,顾朝承通过车内的后视镜看到了,但他什么也没有问,只是启动了车子,带着沈薇回了别墅。

    顾朝承站在家门口开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