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28章 你是我的东西

    在冷枫看来徐萱萱这样的无疑是对自己的邀请,只是出于她身体考虑自己不会立刻再来一次。

    但只要一想到简单的吻就会让这个女人露出如此诱人的表情,冷枫原本被撩拨起的欲望就变成了冷漠。

    “什么?”

    徐萱萱显然没能一下子理解冷枫话内的诸多含义,单单听了这么一句话瞬间感觉到自己的骨头被轻贱。

    这样刺耳的疑问仿佛她只要一个吻就能轻易任自己堕入欲望,和任何一个男人交欢也无所谓。

    失落。

    没有一个女人会想要被旁人这么看待。徐萱萱苦笑了一声,望着冷枫的眸子中混杂太多情绪。

    “我不知道,但要是冷公子一个吻一定会让许多人神魂颠倒吧。”

    冷枫深深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小女人,没有说话,径自放下她走出门去。

    “明天将家里都铺上地毯。”

    冷枫朝门外的老管家微微点头,随即迈入书房反手将书房的门关上。几个跨步冷枫就坐在沙发上,给自己点上一支烟,烟雾缭绕明明暗暗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徐萱萱有些纳闷,原本她对那厚重实木大门背后是如何光景毫不感兴趣的来着,现在随着冷枫一进去就变得万分好奇。

    瘪瘪嘴还是忍着没有去敲门。徐萱萱望着和冷枫差不多一样格局的房间微微发愣,真是老管家随意给自己安排的客房吗?话说,刚刚冷枫出去的时候似乎不太开心。

    “徐小姐和少爷闹矛盾了吗?”

    老管家转头发现书房隔壁徐萱萱房间的门还敞着,便走了过去,看着独自坐在房间里望着窗户上自己倒映的徐萱萱问候一声。

    “没有,冷公子很好,可能是我刚刚不小心说错话了。”

    徐萱萱能感受到老管家对自己的态度十分和善,不免亲近一些,随意笑笑也没有提起刚刚尴尬的事。

    “老管家也是知道我是和冷枫签订了契约才会在这儿的吧。”徐萱萱心里想着,面上的笑容又苦涩了些,“是呀,本来大家各取所需,我只是他怀孕的工具又怎么可能取得温柔呢?”

    “徐小姐不用难过的。”

    老管家看着这位女孩子很是心疼,内心又忍不住替大少爷操心。维系感情的都不过是最原始的欲望,但是绝大多数人都是欲望这坎儿没过去就将最迟的情感磨灭了。

    到了少爷这儿刚好翻过来——冷枫对徐萱萱,是从欲望开始的。

    “我没难过的。”

    徐萱萱不好意思,却不知道说什么。赶巧王姨敲门送来了糖粥,说多吃点清淡的好。

    王姨舀好糖粥递给羞赧窘迫的徐萱萱,见她有些放不太开,便拍了拍她的背,说是老管家早年察颜观色被训练的炉火纯青,叫徐萱萱不要太在意。

    喝了几口甜润的香粥,徐萱萱白皙的脸颊也才有些红晕。听了王姨是话点点头表示理解,不免也为老管家这样敏锐的洞察力所暗暗惊叹不已。

    毕竟是在这样的家族里做事,没有这般能够洞察人心的眼力,一定是无法做得长久的。光是想想整个冷宅上上下下加上佣人司机得有几十号人,而在这种豪门工作,哪个不会有点自己的私心啊欲望啊什么的。

    而自己看到的冷宅,则是一幅其乐融融、各司其职的画面。

    不得不说老管家还是很厉害的。

    “徐小姐过些时候要不要去挑一些自己喜爱的衣服款式?”王姨笑着问。

    “不了吧。”

    徐萱萱想自己虽说是住在这富丽堂皇的地方,却终究不过是个“奴隶”一样的存在,这点儿自觉她还是有的。

    “让你去你就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冷枫突然站在了门口,表情阴翳,话语中带着不由抗拒的威严。

    “哦……”徐萱萱很是郁闷,再听到冷枫接下来的话的时候惊讶得长大了嘴巴。

    “过两天有一个晚宴,你和我一起出席。”冷枫语气平淡,就像是大老板在公司里面对他的助理说“我要见个客户,你去帮我倒几杯水来”一样理所当然。

    王姨和其他人早就退下了,此时的屋子里面就剩下了冷枫和徐萱萱。

    再三犹豫,徐萱萱捏着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