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吻

    签好财务报表的审核,冷枫掏出手机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问候徐萱萱的情况。忽然想起那小姑娘昨晚向自己求饶的模样,顿时心里升起一丝异样的感觉来。

    这种感觉……还不错。

    “大少爷打电话过来问候徐小姐呢。”

    王姨端着水果沙拉上楼的时候正好碰见徐萱萱手里拿着一本资料在翻看,认真专注的模样像极了以前夫人设计图纸时的神态。只是徐萱萱不同于她,除却认真的劲头浑然与夫人迥异。

    “我知道了,谢谢。”

    徐萱萱低下脑袋,将通红的小脸埋在书里,抱着绵软的身子半窝在床上闷声和王姨说话。

    “道什么谢,快点起来吃些水果吧。”顿了顿,王姨又笑盈盈附上一句,“少爷吩咐的。”

    “谢谢。”

    徐萱萱咬下一口草莓,鲜果的甜美汁水瞬间在口腔中迸溅开,不得不说草莓确实是自己最喜爱的水果之一。心下思忖冷枫绝对不会有那么好心,一定是王姨拿自己打趣所以才这么说。

    “这草莓可是大少爷前日带回来的,应当是看过了徐小姐的喜好吧。”

    王姨笑眯眯的说,收好果盘就出去了。

    “……”

    徐萱萱一下子又被逗红了脸。一时间想起冷枫那张完美的脸庞,不由自主地发起呆来。

    冷枫那边。

    早早散了会冷枫驱车来到一栋豪华别墅前,说起来这里住的曾经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只是此刻这位“人物”最后的庇护所被一群警车围了个水泄不通。

    “用劫持来的珠宝送去外国拍卖,再私底下交易用自己不法渠道弄来的钱购买,一下子就洗干净了钱和宝石。”

    冷枫一边说着一边不疾不徐的从车上下来,举止优雅从容还带着一种淡淡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势。

    “你!你这个吃人的家伙!”

    王德锐瞪着着一双布满血丝眼睛,胡子拉碴比前几日见面时又长了一些,原本油光满面的皮肤变得酱紫,像是忍受了不知多少折磨。

    “不得不说你还有点手段,但还是太愚蠢。”

    冷枫懒得搭理地上被警察拷起来的男子,虽说王德锐这样的举动很狡猾,难以叫人查清楚,但是他冷枫也不是吃素的,秦姐渠道多,着呢个罪状最终还是被他查了出来。

    “可惜了,要是你能不那么自大,而是用你花天酒地的时间去把后续的证据都处理的一干二净的话,说不定我叫人抓你还得编个理由。”

    冷枫揪起王德锐的衣领,当场就是一拳。

    周围维持秩序的警察本该赶忙阻止,现在却连半个大气也不敢出。

    开玩笑!总有人能轻易凌驾规则之上!冷枫就是把人打死了,也没人敢吱个声。说不定法官随便给王德锐扯个死罪,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你应该庆幸你还没动她。”

    打完这一拳之后冷枫就像是丢垃圾一样把王德锐抛在地上,沉着脸说了这么一句,转身叫姜南提供资料,简单和警官聊了几句就离开了。

    和这样没脑子的人渣待在一起可真拉低他的身份!

    王德锐被这一拳揍得脑袋发胀,鼻血止都止不住,很快青紫的伤痕就浮肿起来疼得嗷嗷直叫——他不甘心!

    这几天他几乎没有过过一个“人”过的日子!东躲西藏却无所遁形,所有的财产被狐朋狗友掏空,不然就是被银行扣押!阮景瑜那个贱人也借机哭诉一通,在媒体面前自己洗的白白净净,却把脏水毫不留情的泼给自己!

    “好生在牢里待着吧。”

    这是姜南奉劝的,要知道王德锐因为记恨冷枫却动不了他,在背地里没少找机会攻击徐萱萱,却被冷枫派过去的保镖都解决了。

    眼下要是王德锐还是不死心,难保不会在入狱之后出“意外”,被一些死刑犯给打死。

    避开晚高峰,冷枫提早回到了家中。

    徐萱萱才扶着腰一点一点挪回自己的屋子,刚坐下揉自己酸痛的腰就被楼下管家和王姨问候大少爷的声音给吓了一跳。

    “你在做什么?”

    径直上楼,冷枫看见徐萱萱白色的真丝裙松松垮垮罩在身上,风景煞是好,那张小脸此刻因为刚刚的大动作而显得红扑扑的。

    “我……想要回房间看看来着。”

    徐萱萱略微思索就给了冷枫一个回答,自然她原本心里面不是这么想的。

    我在做什么?当然是凭借本能逃离危险之地!要知道冷枫回来再来一次的话徐萱萱估摸着一周都可以不要下床了!但是当初说好了还会送她去学校上课,明天她可不想自己一瘸一拐的迈入学校大门。

    “要是想回房间就和王姨说一声,让她搀你。”

    冷枫没有多说什么,皱了一下眉头说道。

    徐萱萱松了一口气,趴在桌子上歪了歪脑袋看向冷枫,要知道她现在连直起腰板的力气都没了。只好顺从疲倦趴下来,闷闷的把脸埋在臂弯里面。

    看着面前这个小女人乖顺的模样,冷枫知道,她又在怕自己了。心中升起不悦的无名之火,冷枫走上前来伸出手捏住徐萱萱尖翘的下巴,将她的脸抬起,强迫她与自己四目相对。

    徐萱萱被冷枫的动作牵扯到腰上的痛处,俏丽的小脸苦作一团,想着这人动作也太粗暴了吧……

    冷枫看着面前这痛得皱巴巴的小脸,突然在唇边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

    徐萱萱闭着眼做好了被蹂躏的准备,却突然感到对面男子落下了一个轻柔的吻。

    不同于之前那样或霸道或粗暴,而是一个缠绵的、温柔到徐萱萱甚至以为自己的对面换掉一个人一样的吻。

    惊讶之余,徐萱萱却感到自己不由自主地开始迎合他,于是这个吻就这样被冷枫引导着进行下去。

    漫长且缠绵的轻吻之后,冷枫注视着徐萱萱脸上两朵红晕,还有那轻颤的睫毛,微微张开的红唇,一切细微的小动作像是羽毛一样,一下一下轻轻撩拨着冷枫的欲望。

    “只要一个吻,女人都是这么容易被攻陷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