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26章 无爱之欢

    “痛……”

    徐萱萱感受到冷枫放慢的动作,闭上眼在黑暗中她感受到脖颈传来濡湿触感,被吻过的每一处都像是被点起火焰一般,疼痛却直窜下身。

    引导下徐萱萱顺从地环抱住冷枫触感良好的腰身,耳边传来衣物撕裂声还有对方沉重的呼吸声,偶尔咬着耳垂戏谑几句叫徐萱萱几乎羞愤欲绝,睁开眼却只能用闪着泪光的美目看他,辩驳不出一句话来。

    冷枫看着徐萱萱楚楚可怜的表情,漆黑的眸子染上了一丝不真切的幻觉。

    原来,没有爱,人类也可以进行繁衍、生息。

    就像现在的自己。

    像夜来香里那些妖艳炙热的身体与一个个空虚的灵魂。

    原来,只要有欲望和快感,甚至不用金钱做交易,就可以完成这样一件简单的事情。

    细碎的入耳,直到黎明前夕她被他要了一次又一次。

    第二天正午,徐萱萱是被浑身的酸痛给唤醒的。满身青紫的痕迹叫她有点儿恍惚,昨夜就像是噩梦一般,但是肌肉的酸痛和欢爱的痕迹又是那么明显。

    “嘶,痛。”

    摸出床头的手机徐萱萱发现早就过了她平日里起床的时间,拉好被角往上遮住身体,这可好,一举一动都叫自己浑身散架的疼。

    真是,为什么教课书上没有写过事后会怎么样呢……

    “你醒了?”

    小声抱怨了几句,听到房间里传来旁人的声音,徐萱萱才注意到还有一个人坐在一边办公桌上,正是祸害自己的罪魁祸首——冷枫!

    一夜贪欢为何是如此不公,自个儿的腰和断了一般这人却是早早醒来穿得斯文大气,如刀削般的五官隐隐透露出冰霜的气息,活像是昨晚来回耕耘的人不是他一样!

    “嗯,早上好。”

    低声问好,脑海里却不断涌现模糊的画面。徐萱萱还记得自己从一开始的抗拒痛苦,到后来被男人的技巧和玩弄逐渐开始迎合,到最后陷入昏暗完全不知自己究竟如何,这般便是长久的沉默。耳尖滴血,羞得无地自容。

    冷枫挑眉,身体上的满足总是会给人带来愉悦的享受和心情,就算是被称为万年冰山的自己也不例外。

    “需要什么就让佣人给你拿。”

    说着,冷枫就下楼去了餐厅,慢条斯理吃着迟来的早餐。

    老管家站在一边儿笑眯眯看着,内心不由得替冷枫真心开心,要知道自从前任夫人去世后他很久都没有流露出任何感情。虽说此刻冷枫还是板着个和平时不二的脸,但是看着他长大的老管家怎么会看不出那冷枫的变化呢。

    “我去集团处理一些事,晚上回来。”

    冷枫朝老管家说了一声就离开了,佣人帮忙关上大门之后他不由自主往二楼看了看,勾起一个似有若无的笑容才继续抬腿走向大门外停着的名贵汽车。

    “真是,明明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的冰块儿怎么动手就这么粗暴。”

    徐萱萱默默在心里替自己掬了一把泪,忍着疼痛替自己一点儿一点儿拉上裙子。

    “徐小姐?”

    女佣敲门过来的时候正巧看见的就是徐萱萱拉上最后一小截真丝白裙,遍布暧昧痕迹的肩膀被丝滑绸缎给遮住了。

    “呃,你好?”

    抱紧手里的杯子,徐萱萱尴尬的打了一个招呼,内心活动很是丰富,要知道她可是从小自力更生,从没有一早起床就有人自觉上来服侍的。

    “呵呵,我都忘了昨晚辛苦徐小姐了。我这就把粥碗端上来。”

    这个“女佣”年纪莫约实在三四十岁左右,被屋子里其他佣人称呼为王姨。职务也算是比普通佣人高些,实际上她算是冷宅的小半个管家,只是不比老管家劳心打理所有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