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搞不懂

    “你要是非要搬弄是非的话,我可以叫律师来和你好好谈谈。”

    冷枫轻轻上前一步,刚一开口周围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的身上。就目前来讲,估计这家医院里没有一个人能在他说话的时候给无视掉。

    王德锐虽说已经是濒临绝境,在这里发几句对冷枫不痛不痒的牢骚泄愤,看着还挺带劲,实际到了最后还是得要掂量着办。

    要是这冷枫没心思和他慢悠悠地来玩儿,而是直接干脆找人灭了他,这下子可就真的一点翻盘的机会都没有了!

    “嫖娼,蓄意伤害。”

    冷枫一边说着一边垂下眼抬手看手表,名贵的牌子几乎可以抵掉在场任意一个重病患者的医药费。

    “洗钱,强迫未成年,潜规则娱乐圈,早年偷窃包括一宗绑架案。”

    冷枫一副毫无波澜的态度,嘴里却依旧慢条斯理列举了一些王德锐的“英勇事迹”。

    顿时,周围又响起了窃窃私语的声音。

    “听说了吗?这就是那个王德锐!”

    “最近新闻头条上和好几个女明星有那啥关系的那个?”

    “就是啊!我中午看新闻的时候就发现好多新闻的头条都是他!”

    “我去……都这样了还敢跑出来,真是脸皮够厚的……”

    “卧槽他老婆是我爱豆!要不然我也不知道还有这么个人。啊我的景瑜小姐姐怎么能看上这么个人渣啊!!”

    “听说他老婆好像是被他强迫的!具体情况新闻里也没说清,哎呦我去,这回是见着极品的真面目了……”

    要说现在什么的力量最大,那就是舆论。

    这不,周遭众人已经将目光纷纷投向了王德锐,刚才徐萱萱的事情已经被新的热点取代。

    “你调查我!”

    王德锐此刻已经是面色发白,虽然他早就知道自己会被调查也是在所难免,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资料居然会被收集得这么齐全!

    “是,我们慢慢来。”

    冷枫嘲讽地看了他一眼,捏死一只蚂蚁很有趣,但是看着这只蚂蚁在炮烙上跳脚,在一滴豆大的雨点儿中挣扎也很有趣。

    “你!你!”

    王德锐此刻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是面色铁青,整张脸都和下巴一个颜色,最终只得落荒而逃。

    “……”

    周围人都不约而同沉默着,各个小护士和医生各自继续做自己手上的事情——对于这些纷争,闲杂人等在茶余饭后餐坊当八卦聊一聊就行了,要是添油加醋肆意妄为怕是后果不堪设想!

    冷枫倒是无所谓,凭借他的手腕根本不在乎底层民众能掀起什么风浪。

    眼见着碍眼的家伙离开自己的视线,冷枫转身走到徐诚宏的病房门口,犹豫了一下,还是推开了门。

    虽然心中有个声音问自己为什么要和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人扯上关系,但是冷枫无视了这个声音。

    似乎是因为徐萱萱吧。

    与这个充满了意外性的女孩子接触过后,自己似乎被感染了。

    当冷枫推开病房门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干瘪的老头儿躺在病床上,满面刀刻一般的皱纹,不难想象出来他已经与病魔做过多少斗争。

    而坐在一边的徐萱萱则用棉签蘸水,正在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地给老头子湿润嘴唇。

    “怎么样?”

    破天荒,冷枫第一次过问了一个和自己几乎半点关系都没有的人。

    “刚刚护士长给他把氧气罩暂时拿下来了,爷爷看起来还不错。”

    医院墙门都有不错的隔音效果,徐萱萱并没有听到王德锐还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不堪入目的事情,但是这个人的形象在自己看到报纸的时候已经变得不堪入目了。

    冷枫将目光继续停留在徐萱萱身上,没有说话。这房间里除自己以外也就只有徐萱萱和这个叫徐诚宏的老头子两个人,自然要看好看的那个。

    虽然在自己眼里,女人都是些单细胞的生物。

    徐萱萱在“喂”好水之后,气氛又变得沉默起来。